没文化开的老文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oSoliton contact me: scwen@hnu.edu.cn

博文

选题与点菜 精选

已有 7181 次阅读 2022-8-24 09:39 |个人分类:谈点正事|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科研选题与吃饭点菜有一比。

上餐馆吃饭,首先要点菜点菜决定了能否吃得津津有味,能否吃出精气神,能否吃出身体棒棒

科研始于选题。选题决定了能否做下去,能做出什么成就——用论文衡量,决定了论文能发到什么刊物上。

观察形形色色的食客,不难发现四种点菜方式。放眼学术圈,也不难发现与之对应的四种选题方式。

方式点自己喜欢吃的。

这是最利己的一种方式,某种程度也是以我为主或自我中心的表现。

喜欢,对科研来说重要

马克思“在科学上没有平坦的大道,只有不畏劳苦沿着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达到光辉的顶点。”这意味着取得科学上的成就,与其说是智力上,不如说是精神上的挑战。

如何才能不畏劳苦沿着陡峭山路攀登?许多人认为靠意志和毅力。其实更强大更愉悦的因素是喜欢或感兴趣。所以,正如爱德华·威尔逊《给年轻科学家的信》中所写:你选的课题,就跟你的真爱一样,必须让你感兴趣、充满热情、愿意为它奉献一生,并且乐在其中。

点自己喜欢吃的又包括两种情:一别人喜欢吃;二是别人喜欢吃

如果是一个人上餐馆,那么尽可点自己喜欢吃的根本用不着管别人喜不喜欢。但如果是多人一起吃,那么第一种情形是皆大欢喜,而第二种情形显然要尽量避免。

做科研无论单干还是与他人合作,选题上都要考虑别人的喜欢程度。科学是全人类都能分享的一种文化,意味着科研是利他的行而你的选题是否利他,直观判断,取决于你的选题及预期成果能否被别人认可有趣——这个“趣”用英文interest表达最准确,有趣味和利益双重含义

向综合性顶刊投过稿的人都明白稿件遭秒拒的一个常见理由是不能引起广泛多个领域兴趣如果追根溯源,这就是做自己喜欢但别人不喜欢或喜欢的人不多的结果。

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罗伯特·莱夫科维茨给其研究生的选题建议是:你可以做任何想做的目,只需满足两个条件:一是你要对这个目非常兴奋,二是我对你的目感到非常兴奋。

做应用研究或技术开发的人对就更有切肤之痛了。你“闭门造车”,好不容易造出自己喜欢的“车”,但别人不喜欢,你只好敝帚自珍斯科特·麦克凯恩著《用户真正需要什么?》指出如今企业发展的障碍之一就是,我们以为用户需要的和用户真正需要的出现了观念偏差。

方式点别人喜欢吃的。

如果是一个人用餐,那么这个人可能认为,别人盘子里的总是显得很美味;或者,别人喜欢吃的,至少是值得吃的。如果是多人用餐,那么这种方式充分彰显利他精神。

不管怎样,科研上,这种方式保证选题意义。至于有什么和多大意义,则取决于谁喜欢、有多少人喜欢。

科学家表示,国家的需要就是我的课题。”这是这种选题方式的典型

点别人喜欢吃的也包括两种情一是自己也喜欢吃;二是自己不喜欢吃。

第一种情形与方式一的第一种情形虽然出发点截然相反,但最终效果殊途同归都可谓美美与共就选题而言两种出发点哪种更值得鼓励?

杨振宁先生有金玉良言中国的年轻人对自己兴趣的重要性常常不够顾及。年轻人总是被教导要服从社会需求,但是很少有人告诉他们,要去发现自己的兴趣、实现自己的兴趣。所以我给中国年轻人的建议是,要更加关注自身兴趣的发展。但是如果你让我给美国的年轻人提建议,我会建议他们对自己所谓的兴趣少关注一点,也要多考虑社会和科学的发展趋势。

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拉比有类似忠告(非针对特定对象)生命太短,不能因为别人说一件事很重要就去做。这样也太辛苦了。你必须自己去感觉事情

据此,老文设想,点自己喜欢吃的,然后带动别人也喜欢吃,也许最值得鼓励。至少,它蕴含原创、引领精神。

国内年轻人或许真如杨先生所说,关注自身兴趣不够,因此第二种情形即做别人喜欢自己不喜欢的选题研究生中很常见。

例如,研究生苦于自己提不出问题或迫于导师的压力,不得不做导师正在承担而自己并不喜欢的课题。在海外学者认为这种现象是一种不亚于论文挂名的剥削exploitation——导师剥夺了研究生的学术自由而在国内众所周知乐于这种被剥削的研究生不在少数

幸运的是,第二种情形并非全是痛苦,即使有痛苦,也并非没有苦尽甘来。

首先,别人喜欢吃的,也许不是自己的最爱,但往往也不是自己根本不,除非忌口。其次,兴趣也是可以培养的,方式之一是付出。科研上,因为付出才喜欢甚至爱不释手的例子比比皆是。另外,乐于尝试别人喜欢吃的,有利于扩大自己的食谱,这在科研上有如促进学科交叉、拓宽学术视野

方式热销榜上的菜。

这种方式的信念往往是:大多数人喜欢吃的,肯定是好吃的。这种随大流的方式不失英明,最大不足是,很难吃到与众不同的菜。

其对应的选题方式就是追逐热点,什么热门做什么

追逐热点对于取得温饱层面应付学位职称考核需求的成果也许是个不错选择若想成为领域佼佼或领军人物另辟蹊径、与众不同是不二法门

关于这点,威尔逊有详细论述。我相信任何有经验的科学家都会同意我的看法:在选择进行原创研究的知识领域时,最明智的做法是去找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只要比较一下各领域有多少学生和研究人员,就能判断你的机会有多大。选择人烟稀少的地方刚开始,你可能会觉得孤单,充满不安全感,但是在其他一切都相同的情况下,在这样的地方,你更有机会崭露头角,及早体验找到科学新发现的快感。”“若这课题持续无人问津,只要你辛勤耕耘,甚至能在年纪轻轻时,就成为全世界唯一的权威。

爱因斯坦为什么成为爱因斯坦?从人们对他的评价可见一斑。据菲利普·弗兰克著《爱因斯坦传》,爱因斯坦在柏林工作期间的同事这样评价“柏林只有两类物理学家,爱因斯坦是一类,其他物理学家是另一类。”后来有人更进一步:把这个评价中的“柏林”替换为“二十世纪

方式四随便,由餐馆配。

这种方式显然最省事。说是随便,其实点菜者也提要求,例如消费上限、口味类型等。

其对应的选题方式,通常只有研究生或上有“老板”的人(如博士后)才能享受——导师或“老板”想要随便可能也没人给配。

典型的一些研究生选导师“唯论文”看谁论文发得多发得快就冲谁而去,反映到选题上就是:做什么都行只要容易发论文或容易毕业就好。

这种选题方式没什么不好。恰恰相反,由于它有很强的目标导向性,所以对实现特定目标,可以比前三种方式任何一种都奏效。关键要做到两点:一是目标定得好,例如发nature;二是咬定目标不放松,例如不能发nature的选题坚决不做,要求给题者(例如导师再想想这方面孙悟空值得效仿的经

悟空拜菩提祖师为师读研在连续干了七年左右搬砖般的苦力活扫地锄园,养花修树,寻柴燃火,挑水运浆和打酱油般的所谓打基础与众师兄学言语礼貌,讲经论道,习字焚香,每日如此后,进入做课题环节。祖师给悟空抛出道字门中的旁门供悟空选择,并告诉悟空“旁门皆有正果”,也就是发论文、拿文凭、找工作、得帽子等是没有任何问题的,问悟空“不知你学那一门哩

悟空很谦虚:“但凭尊师教诲,只是有些道气儿,弟子便就学了。”——这显然与“随便,由餐馆配,只是要满足一定要求”无异。

祖师先后抛出了“术”、“流”、“静”、“动”等旁门并逐一给悟空耐心讲解。悟空听不懂,也不细究。他只始终如一问祖师同一个问题:“似这般可得长生么?”——相当于做这玩意儿能nature么?

祖师每每明确告知“不能,不能!”悟空始终如一毫不犹豫回答“不学,不学!”——“学一个不老长生”是悟空拜师学艺前就明确的目标。

众所周知,正是悟空“这般不学,那般不学”,才让祖师“我亦喜悦”地“当传与你长生之妙道也”。

现实,有明确目标的研究生很多,像悟空那样敢于向导师说的十分罕见。

悟空给我们启示:读研,若想取得大成就,与其被导师push,不如push导师。导师push学生,往往是push解决问题;学生可以反过来从源头push导师,即push导师提出问题,直到提出能实现目标的问题。

这个启示是有科学道理的:学习理论表明,主动学习的成效远高于被动学习。

最后,必须指出,尽管选题与点菜有一比,但科学上并没有像餐馆菜单那样的问题清单。说是选题,其实是找题或发现问题,这正是科研的最大困难所在,远非吃饭点菜那么简单。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12323-1352420.html

上一篇:如何判断大学有没有大师
下一篇:为什么学名校慕课不利于考试拿高分
收藏 IP: 119.39.92.*| 热度|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6 02: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