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分子医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孙学军 对氢气生物学效应感兴趣者。可合作研究:sunxjk@hotmail.com 微信 hydrogen_thinker

博文

关注40岁以下乳腺癌患者 精选

已有 3253 次阅读 2022-6-27 07:03 |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40岁以下年轻女性乳腺癌患者,虽然只有5%的比例,对于患者自己和家人的影响比老年患者更大,是及其需要重点关注的群体。目前有一批科学家正在重点研究,并发现了一些规律及潜在治疗策略。这种疾病让人想到格列卫的研究,早期从事这一药物研究的科学家不受重视,主要是患者数量太少,但格列卫的成功让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成为慢性病,从过去的小众罕见病,变成了慢性流行病。对于年轻乳腺癌来说,如果有好的治疗药物,让这些病人预期寿命达到20年以上,情况同样也会发生。

New studies shed light on breast cancer in young women (nature.com)

2016年,21岁的杰西卡·弗洛伦斯在右乳房发现了一个肿块。这位佛罗里达农工大学建筑系的学生很快就发现自己患了乳腺癌3期。尽管接受了治疗,她的疾病后来变成了转移性乳腺癌4期。到28岁时,癌症已经扩散到弗洛伦斯的大脑和脊椎。

乳腺癌在患者生命中的任何时刻都是一种毁灭性的疾病,但对于40岁以下的患者来说,它可能带来独特的挑战。

“这并不是说我们认为年轻女性患乳腺癌是一种完全不同的疾病,”哈佛医学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的医学教授安·帕特里奇(Ann Partridge)说,但它往往更具侵袭性,而且经常在较长时间内未被诊断出来。目前的乳腺癌筛查显示,女性在40岁甚至更晚的时候进行第一次乳房x光检查。“所以,大多数年轻女性没有接受乳腺癌筛查,”帕特里奇说。

也许最令人不安的是,40岁以下女性患乳腺癌的人数正在上升,原因尚不清楚。

从历史上看,研究人员对这部分乳腺癌病例的了解相对较少,关键问题仍部分未得到解答。乳腺癌易感基因致病变异对预后和抗癌治疗效果的影响还有待进一步研究。生存问题也是如此,包括生育能力保存策略和治疗完成后怀孕的安全性。

一系列新的研究调查了年轻女性的乳腺癌,结果为疾病的性质、预后和治疗以及妊娠安全提供了非常需要的见解。

寻找分子差异

为了更好地了解年轻女性乳腺癌的年龄相关特异性,科学家首先需要描述这种疾病的分子生物学特征。虽然年轻和老年乳腺癌患者之间的一些基因差异是已知的,但很多是未知的。

乳腺癌易感基因中一些研究最多的致病变异发生在BRCA1BRCA2基因中。一项研究发现,携带BRCA1BRCA2变体的女性患乳腺癌的风险分别为72%69%,帕特里奇说,“携带BRCA1BRCA2突变的患病率在最年轻的患者中更常见。”

尽管如此,BRCA致病变异只出现在10%15%的年轻女性乳腺癌患者中。帕特里奇想知道还有哪些基因可能扮演了角色。

今年1月,帕特里奇(Partridge)、同为哈佛大学(Harvard)的肿瘤学家尼克希尔·瓦格(Nikhil Wagle)以及一个研究小组发表了一项研究,他们将全基因组测序应用于35岁以下93名乳腺癌患者的肿瘤。他们将这些基因组与《癌症基因组图谱》(the Cancer Genome Atlas)中记录的45岁以上乳腺癌患者的基因组进行了比较。

结果显示,年轻的乳腺癌女性更频繁地出现两种基因的突变:GATA3ARID1A。这两种基因都在肿瘤抑制中发挥作用,它们的突变可能导致乳腺癌的发生和发展。

在之前的其他研究中,GATA3ARID1A的突变显示与癌症有关。其他研究指出了潜在的治疗方法。例如,一项研究表明,对于GATA3突变的小分子,米甲米坦可能是这些患者的一种有益的辅助治疗对于ARID1A突变的乳腺癌患者,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有待进一步研究

测试更多的病人

尽管在西方世界,年轻女性乳腺癌发病率上升,但这些病例仅占全部乳腺癌诊断的5%。这使得研究人员很难收集到足够数据来得出明确结论。

为了扩大研究范围,意大利热诺瓦大学副教授、IRCCS Policlinico San Martino医院医学肿瘤学顾问Matteo Lambertini和他的同事与世界30个医疗中心合作,研究40岁以下的BRCA致病变异乳腺癌患者的治疗结果。研究人员还收集了患者激素受体状态(阳性或阴性)的数据,这表明他们的癌症是否可以被雌激素或孕激素刺激。

Lambertini和他的同事最近报告了他们对npj乳腺癌中1236名女性受试者的研究结果。结果显示乳腺癌或其他癌症(通常是卵巢癌)的复发在携带BRCA1致病变异的患者中更容易发生。此外,与激素受体阴性的乳腺癌患者相比,激素受体阳性的乳腺癌患者更有可能复发,而且他们没有更好的预后。

基于这些发现,“我们需要更多地关注继发性肿瘤,尤其是BRCA1患者群体,”Lambertini说。“我们可能需要更积极地建议BRCA1患者采取预防措施,包括降低风险的策略。”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1174-1344696.html

上一篇:肉眼可见的细菌
下一篇:僵尸论文还魂可能是学术界的普遍现象
收藏 IP: 183.192.35.*| 热度|

1 黄永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8 00: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