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怀宇_中国科学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huaiyu 博士、副教授 「模式识别国家重点实验室」&「中国-欧洲信息,自动化与应用数学联合实验室」

博文

末日随笔

已有 3202 次阅读 2012-12-22 19:52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末日

2012年12月21日已无情地走过,一如时光无情地结束每一天。
我们接下来终于明白:玛雅人的时间定格预言已经失败,比1999年另一位先知失败得更彻底。
而末日之后,却让我对人生有了体味:
“人生的结束,从来不是可预知的,不是广而告之的,不是急刹车式的。
它的到来,是首先会扮做一位平常的友人,陪我们一起走过很长很长的、平淡的路——
然后在某一天,当我们转过某一个街角,刹那转身的时候,发现物是人非。。。
然后那时的我,回望年轻时风华正茂的你我,惊骇苍老残败的此境,恍然隔世。
然后经过这一番极速人生快播之后,我想大多数人那时会心生惆怅,默默问自己的内心:
-我的人生任务完成了吗?
-不对。。我的人生任务是什么??
-哦,我的天!我的人生有任务么???

只有到那时,我们才会对名誉、金钱、车、房、女人、孩子彻底看轻,
再不会为了获得一个高级职称而踌躇满志,
也不会为终于成为京城二环一个几十平小方盒子的房奴而暗自得意,
因为这些,全都不属于自己真正的灵魂,要么是主动表演给别人看的——以证明自己的肉身不是一个失败者,
或者不得不为别人陪演的——以让对方打赏几个小钱让自己的肉身还能够活下去,而灵魂却也同时被那几个小钱所困住。

在这个没有英雄的时代,一切逝去之后,没有人会再愿意翻开你的历史,哪怕是你自以为最亲近的子女!
他们在分完你的房产金钱之后,再过那么几十年,也会把你彻底封存和忘却。
因为,你的一切,自以为了不起的一切,自以为实现了自我价值的一切,
——其实非常沉闷,一点都不有趣!一点都不让别人的灵魂受到启发!一点都不让人觉得可以轻松、自由和解脱!
为什么《肖申克的救赎》会让我们永远有印象?不是因为他是科学家、政治家、伟人,而是因为他以一位普通人的力量拨动了所有普通人灵魂深处的旋律,包括作为观影观众的你我。

1、也许,在这个没有英雄的时代,我们只有,首先做记录自己的英雄!
自己写、自己拍、自己演、自己编导、自己发行、自己上映、自己观摩、自己感动、自己流泪、自己欣赏、自己颁奖!
自己把它打装成经典,让它成为自己心中的TOP Spirit Movies 100。。
2、更进一步地,我们要以自己微薄的力量,去拨动所有普通人灵魂深处的旋律,和大家一起共同感受生活的真正意义和快乐。
3、最高的境界,要自甘奉献地愿意成为一块踮脚的砖头,以便抛出所有普通人灵魂深处的玉。要善于发掘每个普通人灵魂深处的闪光点,并放大它、升华它,
——以便让所有普通人的灵魂能够超越平凡生命和一般意义生活的本身!人人皆可为尧舜,人人皆是伟人!灵魂深处的伟人。
 人生的价值在于努力让所有普通人都能实现人生的价值


而到那时,当每个人都实现了自我生命的超越,
即便真的世界末日来临了,
我们还需要去关注它吗?
我们还需要去迷惘自己的人生是否有未完成的任务么?


我回想起七八年前的另一个末日之梦:

梦中是老家市政府门前的一个小公园广场,是我高中时每天上学的必经之地。
而在梦中,广场上所有枝叶繁茂的树木和花草全都没了,只有一片蒙蒙的、厚厚的残白!
蒙蒙的天空中,漫漫飘扬中鹅毛般大片大片纯白的火山灰,地面也是厚厚的白色,
被白色灰絮层层包裹的树枝是光条条的,银装素裹,见不到一片叶子。
如果用一个贴切的比喻来形容这个场地,那就是烧过木炭后的白色火炉残迹,或者说,是地狱火葬场的入口。

我和一位记不起来名字的童年好友,一起穿过这个广场。
空荡荡的广场,没有其他任何人、任何观众,只有我们两个。
那时的我们,都已蹒跚慢步。
我们一边走,一边回想共同记忆中的每一位童年好友。
某某,去年已经没了。
某某某,今年已经没了。
某班花,大前年早没了。
远在海外的某某传奇神人,十多年前已没有任何音讯。
。。。
说到说着,我们俩四目相对,镜头最后定格彼此苍老的脸孔。
——而对面的脸孔,竟然就是我自己的脸孔。

这是我能梦到的自己最远的将来了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099-645354.html

上一篇:中国科学院樊彬老师的最新综述-“局部图像特征描述概述”
下一篇:[CV研究探讨](北大)王立威教授的报告:机器学习与概率图模型
收藏 IP: 123.118.211.*| 热度|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3 06:0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