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hlw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whlw

博文

常与非常

已有 849 次阅读 2022-8-24 08:51 |个人分类:2022|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相对而言,计算的算侧客观事实,算计的算偏主观价值。能否计算及如何计算是算计的核心。


所谓的“阳”,更多对应西方逻辑的量化、表征、计算、推演的常道常名过程,其突出特征是“清晰化”。清晰的部分常常涉及理性、硬性、固化和僵化。

所谓的“阴”,更多对应东方思想的定性、象征、算计、跨域的非常道非常名过程,其突出特征是“模糊化”。模糊的部分往往包含感性、柔性、弹性和灵性。

完整的世界既有阳也有阴,一阴一阳谓之道,一有一无谓之名,东西方的智能交互对应着人物环、情理中、计算计、弥聚形,其突出特征是“融合化”。融合的系统蕴藏着刚柔、真假、虚实和有无。


西方与或非逻辑建立了常道+常名的人工智能,东方是非中思想可以尝试构建非常道+非常名的人机环境智能

计算-算计涉及已知、未知、半知,计算的因果有逻辑,算计的因果不一定有(已发现的)逻辑。算计不仅仅是hash降维数据,还hash降维推理过程,比如跳跃性推理。


“你无法在造成问题的同一思维层次上解决这个问题。”爱因斯坦说:“你必须超越它并达到一个新的层次,才能解决这个问题。”。在研究智能的过程中,研究的对象不能仅局限于人类,而是应该超越人类的层次,考虑人机环境系统中不同的事物,在更高的层次上研究智能。

诺奖获得者斯佩里早就讲过,按照还原论的方法在人脑神经系统中根本找不到精神,应该把精神看成是人脑神经系统基础上突现形成的高层次系统,这个高层次系统是不能还原为低层次的人脑神经系统的。钱学森多次表态支持斯佩里对精神的看法。但是,很多人并不了解这些情况,仅仅凭自己的想象出发认为思维的奥秘就是人脑神经系统的奥秘。


我们常常用观测时存在的世界代替实际存在的世界,所以我们所知道的,并不是全部的初始条件,而是关于它们的某种分布而已。对不同水平的人而言,信息的分布不是均质的。因果有多种,有客观的,也有主观的,真实因果的复杂性在于主客观的混合。计算只解决了其中的一部分理性,还有更多的情理需要算计处理和把握。


在人机混合智能中,熵的变化具有弥聚性。当人机价值不一致时,熵增较大,人的自疑程度较大;当人机事实不一致时,熵增较小,人的自疑程度较小。

莱布尼茨两个著明的概念对应两个重要的词:“普遍语言”即“名”,“理性演算”即“道”,只不过是“可名”与“可道”。我们需要进一步探索“非常名”与“非常道”。

细细品味,维纳控制论中“反馈”(feedback)本质上就是要回答休谟之问,即用期望值should校正实际值being,以获得系统熵减的效果。

信任的本质就是客观事实being与主观价值should的一致程度。发生的事实与预期的价值一致时,信任度会增加,反之,信任度则会减少。


英文书封面.jpg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0841-1352405.html

上一篇:人机混合智能中跨域机理的研究
下一篇:第一篇Science(合作)小文
收藏 IP: 124.64.121.*| 热度|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3 07: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