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hlw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whlw

博文

《代数大脑》可以买了

已有 918 次阅读 2021-11-13 22:32 |个人分类:2021|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译者按:本书将联结主义模型的研究与符号加工的明确表述结合起来,特别关注不同联结主义模型之间的差异以及特定模型与符号加工的特定假设之间的关系。本书的表述与以往有很大不同,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不区分消除型联结主义和实现型联结主义,重点关注一类特定的模型——多层感知器;另一方面,本书的辩论不是关于符号而是关于符号加工的。庆幸的是,本书脉络清晰,包含大量的实验和模型,可读性很高。】


IMG_20211113_105430-1.jpg


无标题.jpg



前言

    我对认知科学的兴趣始于高中,当时幼稚地尝试编写计算机程序,希望将拉丁语翻译成英语。这个项目最终没有完成,但我却因此读了一些有关人工智能的文献,这些文献的核心就是将大脑视作机器的隐喻。

    在我上大学期间,认知科学开始发生巨大的转变。在一本名为 Parallel Distributed ProcessingPDP的两卷本书中,David ERumelhart 和 James LMcClelland 其合作者McClellandRumelhart the PDP Research Group1986Rumelhart, McClelland the PDP Research Group1986)在书中提出,人类的大脑并不像一台计算机,这与我之前的理解不同。不过,研究人员偏爱他们所谓的神经网络或联结主义模型。当我设法找到一份暑期工作来做一些类似于PDP 的人类记忆建模时,我立即被它吸引住了,并且感到非常兴奋。尽管我的本科论文与PDP 模型无我的本科论文和人类推理相关,但我一直对计算模型和认知架构的问题很感兴趣。

    在搜索研究生项目时,我参加了 Steven Pinker 的一场精彩讲座。他在讲座中比较了 PDP 和符号加工对英语过去时的影响。那场讲座使我确信,我需要去麻省理工学院MIT与 Pinker 合作。到 MIT 后不久,我和 Pinker 开始合作研究儿童的过度规则化错误breakedeated 。被 Pinker 的热情所感染,我开始思考英语不规则动词的细节之处。

    除此之外,我们发现的结果与一种特殊的神经网络模型不符。当我在讲座中提出我们的成果时,我发现了一个沟通上的问题:不管我说什么,人们都会认为我反对各种形式的联结主义。不管我如何强调我们的研究没有碰到其他更复杂的网络模型,人们似乎总是想着“ Marcus 是反联结主义者”。

    我不是反联结主义者,我只反对某些联结主义模型的特定子集。问题在于,联结主义这个术语已经基本等同于一种特定的网络模型,一种先天结构很少的经验主义模型,一种使用学习算法(如反向传播)的模型。这不是可以建立的唯一一类联结主义模型,实际上,这甚至不是正在建立的唯一一类联结主义模型,但是由于这种网络模型相当激进,因而持续吸引着大家的注意。

    本书的主要目标是说服各位读者:这类备受关注的网络模型在所有可能的模型中仅是冰山一角。我认为,合适的认知模型很有可能存在于一个不同的、探索较少的领域中。无论你是否认同我的观点,我都希望你至少看到探索更广泛的可能模型的价值。联结主义不仅仅需要反向传播和经验主义。从更广泛的意义上讲, 它可以很好地帮助我们回答以下两个相互关联的问题:大脑的基本构建模块是什么,以及如何在大脑中实现这些构建模块。

    本书中所有的错误都是我造成的,而大部分做对的事情应该归功于我的同事。在整个研究中,我最感谢StevePinker,感谢他出色的培训、不断的鼓励以及细致且发人深省的建议。还要感谢我的本科生导师 NeilStillings和 JayGarfield,在汉普郡学院的本科学习中,他们花了很多时间教我,而且他们对本书的早期草稿提出了出色的建议。  

    时间再往前推,我的第一任老师是我的父亲 PhilMarcus。虽然严格来说他并不算是我的同事,但他经常会与我讨论一些重要的理论问题,这些问题有助于我厘清自己的想法。

    自从我来到纽约大学,Susan Carey 一直是我的非官方导师。我对 SusanCarey 以及其他为本书提出建议的人深表感谢。

    还有许多同事对本书的早期版本提出了非常有帮助的建议,包括 Iris BerentPaul BloomLuca BonattiChuck CliftonJay GarfieldPeter GordonJustin HalberdaRay JackendoffKen LivingstonArt MarkmanJohn MortonMike NitabachMichael SpiveyArnold TrehubVirginia Valian 和 Zsófia ZvolenszkyNed BlockTecumseh FitchCristina SorrentinoTravis Williams 和 Fei Xu 都对某些章节给出了鞭辟入里的评审意见,感谢他们的有益建议和对我所提出疑问的耐心解答。感谢 Benjamin BlyNoam ChomskyHarald ClahsenDan DennettJeff ElmanJerry FodorRandy GallistelBob HadleyStephen HansonTodd HolmesKeith HolyoakJohn HummelMark JohnsonDenis MareschalBrian McElreeYuko MunakataMechiro NegishiRandall O'ReillyNeal PerlmutterNava RubinLokendra ShastriPaul SmolenskyLiz SpelkeEd SteinWendy SuzukiHeather van derLely 和 Sandy Waxman,以及我在 UMass/Amherst(本项目于此开始)和纽约大学(本项目于此完成)的同事。还要感谢帮助我管理实验室。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0841-1312285.html

上一篇:元宇宙
下一篇:科幻理论的未来在于发现新的逻辑体系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8 05: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