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都空间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ivaxin

博文

亲历波士顿马拉松爆炸事件 精选

已有 19278 次阅读 2013-4-16 12:02 |个人分类:波士顿一年|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马拉松, 波士顿, 爆炸事件

 

   今天吃完午饭,和实验室的同仁们一起去Copley Square看波士顿一年一度的马拉松比赛,谁知竟然遭遇恐怖炸弹袭击,幸好有惊无险,虽然在外面迎着冷风走了将近一个多小时才回到实验室,但总算安然无恙。这次事件的调查还在进展过程中,作为这次事件的亲历者,同时也是应急管理的研究者,先谈一点最直观的感触吧。

   我们当时在距爆炸一个block不远的商场一楼,看到很多人从外面跑进商场,询问之后才得知有炸弹,但大家都不知道是否爆炸,还会不会有后续爆炸。当时我们并没有感到紧张,准备继续上商场二楼,但商场广播马上通知说所有人离开,商场马上会关闭。我们离开商店时,门口有一队记者,应该是采访马拉松的,我们问他们发生什么事,他们也说一无所知,只告诉我们爆炸发生的方向,让我们尽量往反方向走。

  当我们有点茫然地走在大街上,这才有点紧张的感觉,因为有点不知何去何从的感觉,街道上都是人,有些在走,有些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大多拿着手机,一脸焦虑的神情。因为天气很冷,所以我们没走了多远又躲进附近的John Hancock towner,写字楼下和lobby里都聚着不少人,询问其中的一个中年男人,才得知在马拉松终点站处发生两起爆炸,还发现好几处未被引爆的炸弹。我们问是呆在这边更安全,还是走回家更安全,他回答说他也不知道,他觉得目前似乎呆在室内更安全,等待警查发布通知。

   我们这时尝试给实验室和老板Gene Stanley打电话,但发现手机有信号,但完全打不出去。问了一个女孩手机是否能打电话,也回答说她试着给她男朋友打电话,但也打不了,她说可能是这幢building里信号不好。事后我们才知道,爆炸发生之后,警方一度shut down所有的手机通迅,防止用手机信号再次引爆炸弹,之后因为拨手机人太多了,所以导致手机网络超负荷,所以很难打出去。

   最终我们决定还是走回实验室,因为回实验室的地铁绿线关了,很多路也被封了,所以我们绕了很大一圈,寻找回实验室的路。路上看到不少参加马拉松的选手,披着毯子,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有些有家人在一旁安慰,有些则有些落寞独自喝水或吃东西,令人十分不忍。除此之外就是穿流不停的救护车、警

车和消防车,各种警笛声此起彼伏。但总体人们的疏散都还非常有秩序,也没有多少惊慌。

   波士顿马拉松比赛有140多年的历史,而且今天是Patriots Day,不少学校都放假,所以从早上八点多开始,就有不少人聚在runer会经过的城市街道旁等着观看比赛,不少家长都带着孩子,俨然是一个盛大的节日,从早上开始整个波士顿城可谓一片欢腾。而爆炸事件无疑让人们的情绪从沸点瞬间跌入冰点。这次事件的物质损毁可能能够被发上修复,但人们的心理影响的平复可能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

   我们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终于回到实验室,坐下来压压惊,就开始在网上看有关这次爆炸的新闻,这才发现大约在爆炸发生30分钟之前,我们就站在第一起爆炸发生的地点的斜对面,但因为那里人太多,所以我们只在那里停留了10几分钟。能够想象以那个地方如此倜密的人口,发生爆炸后大家四散而逃,该会是多么恐慌的场景。

   回家的路上,发现很多Bus都停了,一路上都有警察,不少下班回家的人在向警察询问怎么走回家,还有不少暂时回不了家的人在询问最近的shelter。也有一些志愿者询问过往的家人是否都平安,是否需要水和食物等。见到一个女孩和她的男友,女孩应该是参加马拉松的选手,只在短打运动装外面套了一件球衣,冻得全身发抖,应该是在试图去找她寄存在马拉松组委会的随身用品。最近在路人的帮助下,应该是找到了送选手去领寄存行李的大巴。

   回到家,室友们也都已经回到家了,大家都安然无恙,忽然发现为什么在走回实验室的路上会看到很多人流泪,也许就是因为刚刚接近死亡才发现生命如此脆弱,才发现生命的珍贵吧。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01290-680654.html

上一篇:在H.Gene. Stanley课题组听秀明青山教授经济物理讲座
下一篇:伤痛之春----炸弹事件后的波士顿
收藏 IP: 24.62.61.*| 热度|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3 23: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