纺织经纬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ohong 东华大学纺织学院长江学者

博文

论文计分那点事 精选

已有 12030 次阅读 2022-5-20 11:09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论文计分那点事
2022年5月20日 星期五

       现在科研工作大部分是团队分工合作共同完成,尤其是涉及复杂实验解决大型科学问题的研究工作,参与核心科研工作的人数众多。也只有这样的大团队、大合作,才能完成解决真问题、真解决问题的科研工作,才能对人类的科学发展具有足够影响力和推动力。
       科研成果常以科研论文向同行和大众介绍,参与核心科研工作的人员都被应被列于论文作者名单。有时作者人数动辄数以百计。
       以时间倒序,举例如下:
       1 上周《天体物理学杂志快报》(ApJL)发表的人类首次拍摄银河系中心人马座黑洞照片的六篇系列论文,有500余名作者。

Gravitational_waves.jpg

       2、2016年2月《物理学评论快报》(PRL)发表的两个黑洞合并产生应力波的观测论文,共计有1011名作者。

Higgs_Boson.jpg

       3、2015年5月《物理学评论快报》(PRL)发表的希格斯玻色子质量精确估计论文,Nature杂志还写社评来评价这篇文章的作者数,共计有5154名作者。

Nature_gene.jpg

       4、2001年2月,NatureScience分别发表了人类基因组测序的论文,作者数量也是数百名。
       其实类似例子还有很多。上述论文都是人类认知世界的杰出工作记录,大大扩展了人类知识体系的边界,对人类科学史的发展将产生巨大影响。每一个能有幸参与这些科学盛事的人,都会感到无比幸运。
       可问题是,每一个作者在论文中的工作,如何被计分?
       无论在世界哪个角落,科研人员都要被评估和考核,科研论文时其中重要的一项评估和考核指标。科研论文的重要性,对每个当事人都不言而喻。
       我们在评估和考核时,通常只看第一作者和打星号的通讯作者。五年前,一篇论文通常只有一个第一作者和一个通讯作者。近五年,逐渐出现了这种现象:第一作者有好几个(共同一作,共一),通讯作者也有好几个(共同通讯,共通)。当然科研任务的细分,每个人的重要性很难明确孰大孰小,于是就有了“共一”;通讯作者承担将来回应论文质疑和科学责任,一个人往往回答不了或者承担不了责任,于是就多几个人,就产生了“共通”现象。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共一”和“共通”里面涉及的利益、产生的泡沫、甚至合作者之间的交易和默契,这些无需赘述。为什么近五年产生了如此之多的“共一“和“共通”论文?都是论文计分惹的祸。
       实施“破四唯”(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至今,大家的共同感受是肩上承担的压力更重了。在实际操作层面,“四唯”里面的指标实际上样样都要,更加应接不暇。为了能有时间去弄其他“三唯”指标,论文指标就用“共同”来走捷径。论文还是那篇论文,可以用的地方、可以带来的潜在利益就多了。这也是一种学术泡沫。
       其实这都是因为学术评价的简单化出了问题。真正的小同行很难找、或者在同一圈子里面很难回避,有些科技问题还很难采用国际同行评审。我国人口基数大,评审工作量繁重,假如有一半比例采用国际同行评审的话,估计国际同行都会被连累,都会抱怨评审太多太费时间了。请大同行评审时,对里面的细节等又很难把握,于是又变成了看指标数字。有时候指标数字真的很影响评审时的尺度把握。一个人表格上填的满满当当,另一个人表格上只有一行,此时评价所掌握的尺度往往还真不看质量、而只看数量。
        现在设想一下,我们收到了评估和考核任务,作者有一篇上述例子的论文?该如何评价?我们就会想,作者起了什么重要作用,是不是就在里面跑跑龙套?这样的论文给我们的印象,估计比不上一篇单独作者或者一作的中等期刊论文。又以期刊论英雄了,可是谁又不是呢?
       一个是男足世界杯冠军,一个是单打冠军。如何评价影响力?每个男足运动员都会被当成冠军对待,这是体育的集体比赛项目基本特征。前锋很重要,后卫和守门员同样重要。拿到冠军才是目标。
        第一作者重要,通讯作者重要,其余作者也很重要,解决真问题、真解决问题才是目标。论文计分那点事,既简单也复杂,不简单也不复杂。
        计分之事如果不解决好,估计大家都只会热衷于“单打”项目,没有兴趣于“团体”项目。在这样的导向影响之下,将解决不了大科学问题。

        中国男足距离世界先进水平甚远,是否也与此有关?瞎想罢了。
        学术界应是日光明照,大家的愿望都是为了推动科学进程健康前进。论文计分中的那些小心思、小算盘,真的需要改一改了。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9184-1339414.html

上一篇:领跑的密码
下一篇:做袁隆平式的科研

21 徐志刚 张俊鹏 孙颉 张鹰 杨正瓴 吴斌 毛善成 周忠浩 焦飞 陈晓川 郑强 黄永义 叶建军 褚海亮 谢钢 段含明 何应林 陆仲绩 王启云 杜永军 许培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6-25 07: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