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ngha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enghan

博文

疫情后第一次出国参加国际会议 精选

已有 1948 次阅读 2023-3-8 10:44 |个人分类:研究生涯|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上一次出国参加学术会议还是2019年10月份。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原本渐入佳境的国际合作中止了,多年的老朋友也只能通过视频交流。

去年年底接到通知,中断了3年的国际天然橡胶研究与发展委员会(IRRDB)年度会议将于年后2月份在马来西亚召开,此次会议是补办2022年会,原计划在泰国举办。分管国际合作的同事问我要不要出席,当时国内疫情如火如荼,兄弟单位没人前往。中国热科院是IRRDB的理事单位,代表中方行使理事权利,而橡胶研究所则是热科院理事职责的具体执行单位。中国在IRRDB里面有3个席位,是最重要的理事单位之一,要有人出席。因此想也没想,就同意说去。

1月底的时候开始申报审批流程,办理签证和因公护照。幸好轻车熟路,很快就办妥。出发前还有点下忐忑,毕竟3年没有出去过了,外面的世界、疫情情况等等都是从新闻上看到,没有一手资料。幸好吉隆坡也算是国际大都市,距离近,以前多次去过,算比较熟悉了。

2月19日起了个大早,从海口飞往广州,再转南航国际航班飞往吉隆坡。以前有海口直飞吉隆坡的航行,疫情后航班大幅度缩减,必须到广州转机。本来只有4个小时的航程,折腾了一整天。到酒店大堂的时候已经是下午6点多了,办理入住,发现带银联的visa双标卡都不能刷预售了,银联卡也不能刷。找遍了身上的卡都不能刷预售。幸好同事有一张万事达卡,一起办理入住。这里了提醒将要出国的同志们,现在很多地方都不接受银联双标卡了,建议出国前办理一张visa单标芯片卡或万事达单标芯片卡,备用以防万一。

接下来就是开会,老朋友相见,自然是心情愉悦,畅谈甚欢。大会日程安排是前两天IRC2022大会,属于学术报告性质,第三天是考察马来西亚橡胶产业,第4-5天是院所长会议和理事会。只参加学术会议的第四天就可以返程。我由于要参加理事会,必须待到最后一天。

这次举办方是马来西亚橡胶局(Malaysia Rubber Board, MRB),考虑到咱们国家12月份的疫情,他们都以为中国不会有人出席。虽然提交了会议摘要,但过了他们的deadline,由于无法确认我们会出席,会议议程上没有安排我们的报告。入住当晚就发现这个问题,赶紧给MRB的朋友打电话,说明情况。他们也很惊诧,说才知道我们都已经入住酒店了,赶紧连夜修改了议程,将我们的报告安排了进去。

首先是开幕式,马来西亚副总理兼种植与原产业部部长Sri Haji Fadillah bin Haji Yuso拿督亲临现场并致辞,说明马来西亚对这个会议很重视,出席领导级别很高。马来西亚橡胶研究已经整合到橡胶局(MRB)里面,这个机构类似于咱们国内的农垦局,是政府部门,下设多个Unit,涉及橡胶从上游育种栽培研究到下游的加工、商业以及推广应用(extension)等等各领域。

Keynote speech之后就是分会论坛,我的报告在育种分会场,主要是讲刚刚发表的橡胶树基因组及其在育种上的应用,引起各国专家的兴趣,这是目前橡胶树质量最高的橡胶树基因组,但会上讨论时间有限,大多会后跑来找我交流。

第三天是前往马六甲参观胶园,看了RRIM3001品种的表现,第一次发现该品种和咱们的热研879一样,也会出现爆皮流胶现象,大家围着一棵树七嘴八舌提出自己的见解。我个人则认为是这两个品种由于产量太高,乳管内膨压过大,在逆境时候,如昼夜温差大,病虫害,机械损伤等,就会出现乳管破裂从而爆皮流胶。

第四、五天是院所长会议和理事会,主要是审议秘书处的各类报告,以及选举新的联络官和财务委员会成员。我有幸当选了橡胶树分子生物学与生理学专家组联络官,任期3年,这也是中国学者第一次担任这个专家组联络官。

最后就是返程,必须要提供48小时内的核酸阴性证明,找了一大圈,在马来西亚橡胶局的朋友们帮助下,在酒店附近的诊所做了检测,单管150马币,相当于240人民币,是相当的贵啊,还是要吐槽一下。

最后再说一下国外疫情。出国前,心里还是有点忐忑的,毕竟我一直都在“阴”着,从来没有阳过。虽然打了疫苗,但全球几十个国家的人在一起开会,担心各种变种啥的。在吉隆坡海关,入境花了1个多小时,黑压压的。我全程是口罩戴的严严实实。但出了机场,才发现司机、工作人员要么不带口罩,要么敷衍了事。第二天会场200多号人,戴口罩的寥寥无几。后来我也把口罩摘了,彻底放飞,自由呼吸。回国2周后,我基本可以宣布全程无感染。前两天有个新闻,大家可能都没有注意,就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疫情仪表盘正式下线了,全球大流行真的过去了。在国外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From pandemic to endemic.

最后附上此次出访的官方报道:https://www.catas.cn/contents/5/242630.html

再分享一些照片:

微信图片_2023030810411319.jpg

大会现场

马来西亚副总理、种植与原产业部部长Sri Haji Fadillah bin Haji Yuso拿督致辞

领导们合影

左起IRRDB秘书长Abdul Aziz博士,种植与原产业部秘书长Zurinah Binti Pawanteh,种植与原产业部部长Sri Haji Fadillah bin Haji Yuso,IRRDB主席Oumar NDIAYE,马来西亚橡胶局主席Zairossani Mohd. Nor博士。

野外考察点,专门搭建的棚子和视频系统,可以边吃边喝边听讲解,建议国内也采纳这种形式。

当地的一种小蜜蜂,和苍蝇差不多大,这是筑的巢,圆球里面是蜂蜜,有点酸。


土壤研究,从不同深度挖出的土壤

橡胶树RRIM3001品种,马来西亚最高产的胶木兼优品种,出现了bleeding症状,和国内的热研879类似。

微信图片_20230308174103.png

马来西亚现存最老的橡胶树,在Kuala Kangsar,魏克汉群体最早的9棵奠基者之一,目前仅存一棵。1877年种植,比咱们国内最老的(1904)早27年。

微信图片_2023030810411311.jpg

马来西亚第二老的橡胶树,1881年左右种植。这是魏克汉群体9棵奠基者的子代,仅存一棵。


土壤研究,挖的土层观察点


IRRDB举办的青年academy培训班,每年从各成员国选派1名青年研究者,开展为期2周的集中培训。

吉隆坡石油双塔

马来西亚入境处,人山人海。排队1个多小时

IMG_20230223_081935.jpg

最后放一张大堂照片,酒店是会议安排的,每晚440马币,相当于700人民币,比国内的五星级还是要便宜不少。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84018-1379385.html

上一篇:印第安人如何制作橡胶鞋子的?
收藏 IP: 59.50.66.*| 热度|

2 程汉 高峡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7-18 04: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