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大全》《朝华午拾》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wei999 曾任红小兵,插队修地球,1991年去国离乡,不知行止。

博文

写在巴别塔建成周年纪念日

已有 1034 次阅读 2023-12-1 11:02 |个人分类:立委随笔|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去年今日此门中 -- 见证奇迹的时刻。具体说,我是从隔壁的弯曲(硅谷)微信群第一次看到 ChatGPT 的结果。当时看到有几个晒结果的帖子,跟触电一样。意识到这是奇迹时刻。虽然此前在 GPT3 playground 玩过,也在盘古群里一路追踪大模型,其实对大模型的潜力是有了心理准备,隐隐觉得会迎来核弹引爆的某个时刻,但真到了核弹爆发的那一刻,还是惊呆了。。。 意识到核爆以后的四五个月内,我过着一种没日没夜的生活,开始无条件追踪 消化每一条关于大模型的消息和资料。争取不被信息轰炸淹没,挣扎着试图能以自己一辈子做传统NLP、早已把NLP刻进血液里的老司机经脱胎换骨洗礼的视角看待和拥抱这种大爆发。

这一年真是神奇的一年,魔幻的一年。

写在巴别塔建成周年纪念日的文案

我是出门问问李维,欢迎你来到我的AI短视频频道。今天我谈谈大模型时代的 killer apps 的话题。

我们知道每一次信息技术的革命,都会产生一批杀手级应用(killer apps),大模型时代的 killer apps 路在何方呢?
回顾第一次互联网技术革命,killer apps 包括浏览器和搜索引擎,紧接着是游戏、电商和社交媒体,催生了谷歌/百度、亚马逊/阿里和脸书这样的大厂。到了移动平台时代,电商、游戏和搜索这三大类,在移动平台发扬光大。此外,移动互联网专有的 killer apps 还有 (1)出行app Uber/滴滴;(2)住宿app Air B﹠B;(3)通信app 微信;(4)娱乐短视频 app 抖音;(5)吃喝apps 美团等。这些 apps 涵盖了人类生活的基本场景,极大地提高了劳动生产率和人类的生活品质。

大模型的 killer apps 还不清晰,但大体的方向可以看到轮廓。

虚拟陪伴(包括老年陪护,也包括虚拟女友/男友)肯定算其中一类。人类的情感需求是刚需。当然,由于情色的监管,国内现在做不了虚拟交友。食色性也,老祖宗千百年前就洞悉的道理。这种东西不是洪水猛兽,而是技术时代的福音。人畜无害,其实没道理禁止。从趋势上看,最终也禁止不了。

除了虚拟陪伴的情感需求外,另一类是知识需求,就是所谓助理、副驾驶这种(辅导、问答),也包括辅助创作(无论什么模态,文字、音频、图片、视频)。文艺创作其实是人类的高阶需求,超出了吃喝玩乐与卡拉ok的低层次需求。这也是大模型的长项,将来定会诞生 killer apps,因为人对于精神生活和品质的追求,永无止境,而文学艺术方面的代入感,会让人觉得生活更有意义。文学艺术不再是少数贵族的专有,而会成为大众的自我表现形式。ChatGPT 作为助理/副驾驶,已经呈现 killer app/super app 形态。

心理辅导(therapy)介于虚拟陪伴与医疗之间,也是刚需,但有监管、私密和走偏的挑战。

最后代代相传的老三样,电商、游戏和搜索,在大模型时代会有继承改造。例如,电商就会借力LLM,提供虚拟换装、虚拟居家设计等扩展。游戏更不用说,多模态大模型会把游戏推向新的高度,包括元宇宙色彩的加持。至于搜索,自然的演进就是 RAG(搜索增强)的 Chat GPT 这类,搜索与阅读理解和问答合为一体了。

在上面这些方向上,LLM 大有可为,但还是需要时间去孕育、试错和普及,逐渐形成有商业模式、能持续的 killer apps。
这样看来,LLM落地应用的前景还是非常广阔的,也许只是需要两三年的时间就可以看清 LLM应用落地的生态图以及创新的商业模式。

稍安勿躁。精彩正在继续。

我们生在见证历史和奇迹的年代。同时也在见证人类的危机和解套。

我是出门问问李维,每次两分钟与您分享大模型及其AI落地应用的有角度的思考。

 


https://weibo.com/u/2316531634?layerid=4973825203373916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1411993.html

上一篇:李名杰:医学论文集(41):老爸的故事(代后记)
下一篇:Tanya\'s Childhood 2: American nursery rhymes
收藏 IP: 106.38.40.*| 热度|

3 尤明庆 郑永军 王安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2-26 15: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