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大全》《朝华午拾》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wei999 曾任红小兵,插队修地球,1991年去国离乡,不知行止。

博文

我的前老板的企业家创业访谈

已有 2219 次阅读 2022-4-30 04:52 |个人分类:立委科普|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立委按】我的前老板(NetBase 创始人兼CEO Jonathan)最近有访谈,谈到他的连环创业的过程,带回来公司创业初期的很多回忆。Netbase 目前是美国社会舆情(social listening)B2B 赛道的绝对领跑者,早已站稳了脚跟。我是五号员工,首席科学家,带进来 NLP 落地大数据的硬核技术。当年与两位创业者融洽相处,共同奋斗的生活是我职业生涯的愉快时光。我在Netbase 的10年见证了技术改变商业情报的成功案例。访谈中提到的最出彩的创业环节是客户顾问委员会的成立,保洁等巨头公司作为早期客户愿意投资新产品,根据他们的需求和痛点参与制定产品方向,这是创业公司梦寐以求的情况。其实,这是因为此前我们已经用NLP技术开发了另一款科技文献的搜索产品(最终由 Elsevier 独家代理发行 illumin8),可以瞬时发现任何问题的现存解决方案,是回答how难题的利器。这款产品的第一期客户就有保洁公司,是这款产品的出色表现及其背后的NLP挖掘大数据的能力展示,使得保洁公司的客户情报部门愿意出钱出力帮助我们制定开发一款面对社交媒体的客户情报挖掘产品,最后成就了我们的 B2B 事业。这里面的创业故事还有很多有趣的细节。记得有一次陪同 Jonathan 去保洁公司总部见他们的VP,路上他跟我回忆他们第一次去保洁公司总部试图联系时候的冷遇,前后对比,不胜唏嘘。我们终于凭着技术创新的实力成了他们的座上客。他当时的感慨和对于新产品的兴奋,非常具有感染力。

将 AI 应用于潜在客户生成:Rev.AI 首席执行官乔纳森·斯皮尔

发表于 2022 年 4 月 26 日星期二

我在 1998 年创办了一家初创公司,将 AI 应用于潜在客户生成和资格问题。时间还早,当年数据还不够丰富。

现在,数据就在那里。问题最终能否以适当的复杂程度得到解决?

米特拉:让我们回到你旅程的开始。你在哪里出生和长大?

乔纳森·斯皮尔(Jonathan Spier):我是在圣地亚哥长大的加州人。我来这里是为了在伯克利上学。我再也无法逃脱。

米特拉:你在伯克利之后做了什么?

乔纳森·斯皮尔:我曾短暂从事咨询工作,然后进入了一家名为 Ariba 的公司。我是 85 号员工。几年之内,我们就有了 3,500 人。这是一个有趣的地方。

米特拉:我们有Ariba案例研究。基思·克拉赫(Keith Krach)参加了该系列。

乔纳森·斯皮尔:他是一位伟大的领袖。整个团队都很棒。我是他们雇用的最年轻的人。我加入时,他们已经是一支非常资深的团队。我对成长型企业非常着迷。

米特拉:你是哪一年离开阿里巴的?

乔纳森·斯皮尔: 2002。

米特拉:那之后会发生什么?

乔纳森·斯皮尔:硅谷经历了整个核冬天。恢复花了很长时间。期间我去接受了我的“脑叶切开术”,哈佛的 MBA。那是一次很棒的经历。我打算最终创办一家公司。2004年离开商学院,我违背自己的意愿创办了一家公司。

米特拉:为什么说违背你的意愿?

乔纳森·斯皮尔:当时他们会说的是先向其他人学习,然后创办公司。这已经改变了。现在鼓励人们立即创办公司。更多的人在他们职业生涯的早期就这样做了。

米特拉:我在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生院创办了我的第一家公司。我没有上商学院。

乔纳森·斯皮尔:有很多人这样做吗?

米特拉:第一批互联网企业家,很多人都在这样做。我在 1994 年创办了我的第一家公司。然后在 1997 年我的第二家公司和 1999 年的第三家公司。当时,人们这样做。你所描述的时期是核冬天。

乔纳森·斯皮尔:我记得我去硅谷银行存入我的种子资金。我记得他们很惊讶有一位企业家在那里。我对这个想法很兴奋。我的联合创始人是麻省理工学院的人。他发明了一个概念。我对此感到非常兴奋。

米特拉:什么是想法?

乔纳森·斯皮尔:基本想法是着眼于世界上巨大的数据爆炸和关联信息的数量,并说这些信息对于企业挖掘非常有价值。与基于少数人的旧方法不同,我们可以在一毫秒内了解整个舆论网络。这是一款非常高端的社交上市产品,在一些大型财富 500 强公司中表现出色。

我们发展了大约七年半。我们已经筹集了超过 2000 万美元的资金,并且收到了一家大型企业软件公司提出的以九位数出售的报价。其中一位董事会成员不想出售。好消息是这是一家好公司。它仍然被认为是企业分析类别的领导者。

米特拉:公司的名字是什么?

乔纳森·斯皮尔: NetBase。它有大客户。我经常遇到使用这个软件的人。当我们收到报价时,我赞成出售它。于是,我与公司分道扬镳。

米特拉:你当时是首席执行官?

乔纳森·斯皮尔:我担任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七年半。然后我和 Ho Nam 在 Altos 做了一个 EIR。

米特拉:谁是不想卖的投资者?

Jonathan Spier:这是一家名为 Thomvest 的风险投资公司。这是汤姆森家族的风险投资部门。

米特拉:那太不合理了。

乔纳森·斯皮尔:他们不是不理性的。他们只是想要一个更大的出口。

米特拉:你在Altos有没有想出一些新的东西?

乔纳森·斯皮尔:我喜欢桌子的那一边,但我就是太喜欢运营了。我在看一些机会。在 NetBase,当SAAS软件落地时,我们就在那里。我们有机会建立适当的 SaaS 销售动议。我从 Marketo 的人们那里得到了很多很好的建议。我和他们的团队一起度过了愉快的时光。

我真的很喜欢 B2B 销售流程的演变方式。作为一名 EIR,我在研究这个问题。具体来说,我是在看售后。似乎需要一个新类别来管理客户的售后管理方式。Gainsight刚刚开始。我以为我有点晚了,但我一直很喜欢那家公司,并跟踪他们,看看他们去了哪里。

米特拉:你提到的两家公司,MarketoGainsight,都参加了我们的企业家之旅系列。

Jonathan Spier:我与 Marketo 的 Phil 取得了联系,并与他讨论了目前的公司。我从来没有和 Gainsight 的 Nick 谈过话。他也是门洛帕克的人。

米特拉:你有什么收获​​?

乔纳森·斯皮尔:我朝不同的方向急左转。我遇到了一位在零售领域非常出色的创始人。我最终创办并经营了一家零售业务。我从未想过我会去 B2C,但我非常喜欢这项业务。我被营销过程和弄清楚消费者营销所吸引。

米特拉:你卖的是什么?

乔纳森·斯皮尔:童鞋。这家公司叫普莱。它在门洛帕克拥有非常高的市场份额。

米特拉:我想你想花时间谈论Rev,但请给我一些 NetBase和Plae的亮点,它们确实具有战略意义。

Jonathan Spier:亮点通常来自客户互动和客户增长。我们在 NetBase 做过的最好的事情之一就是成立了一个客户顾问委员会。

我们开始与宝洁公司就我们的新产品进行对话。宝洁公司同意帮助我们做到这一点。他们会坐在房间里帮助我们设计产品。在产品出现之前,他们在财务上做出了承诺。然后他们还帮助我们招募了可口可乐、雀巢和卡夫等其他公司。他们都是顾问委员会的成员。在我们推出产品之前,所有资金都已承诺。

米特拉:那太了不起了。

Jonathan Spier:在编写一行代码之前,我们已经获得了数百万的预订。

Google MT from



 

【相关】

李维 郭进《自然语言处理答问》(商务印书馆 2020)

预告:李维《巴别塔影:符号自然语言处理之旅》(人民邮电出版社 2022)

预告:李维等 《知识图谱:演进、技术和实践》(机械工业出版社 2022)

【语义计算:李白对话录系列】

【置顶:立委NLP博文一览】

《朝华午拾》总目录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1336294.html

上一篇:[转载]编译 Gary Marcus 最新著述:《深度学习正在撞南墙》
下一篇:《我看好超大生成模型的创造前途》
收藏 IP: 99.151.9.*|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9 07: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