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面书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eobob --------云雷,屯,君子以经纶--------

博文

两三天流水账

已有 4754 次阅读 2010-5-23 15:28 |个人分类:逝者如斯--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饿着肚子中午来不及吃饭,周一终于修订完了论文初稿,马不停蹄地打印出来,在学校大限日期之前递交于研究生处送审,至此俺终于可以停下来喘口气冒个泡了。论文总是这样,若不规定大限日期,估计永远也写不完。原本打算再加一小章内容,本来思路和数据都准备好了,但是自感时间不足就索性删去了,压力减小了不少。

    想起论文写作冲刺的这段时间,为了提高效率减少干扰,我几乎颠倒昼夜,白天睡觉,晚上工作,纯粹的三点一线,像个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简单生活的农民。好几次看着时间临近,而迟迟写不完,光绘制图表就很费时,于是自己发了狠心通宵了若干次。先是看着师弟师妹们一个个地回去休息了,偌大实验室空荡荡的只有我一人,然后中途会到楼下自动售货机买包面,要很辣的那种,既充饥又可以让我清醒,于是接着写,不觉抬头见天已麻麻亮,继而大亮,继而清洁工开始打理实验室,继而师弟师妹们又一个个地来了,见到我惊讶万分。长这么大,如此拼命地通宵达旦地专注一件正经事情还是第一次。为此,我感到深深的困倦,身心疲惫,憔悴不堪。

    写完初稿后,带着倦意去附近的小面馆吃了顿自己一向喜爱的刀削面,提了几大瓶纯果汁回到寝室就倒头大睡,以至于师妹打电话都全然不知。早晨几个工人叮叮当当地在寝室内换新床,所幸我的床不在更换之列,得以继续酣睡。这一觉足足睡了20个小时,从晚上18点一直到翌日下午15点,睡醒的时候感觉恍如隔世,满眼感到白花花的太阳光显得格外刺眼,眼眶生疼。

    睡醒之后,替外地出差的老师去北大办点事,距离学太极上次去北大估计两年多了,我竟然忘记了地学楼的位置。沿路上和校园里看到女生们穿着各色的裙子短裤,花枝招展地,知道夏天是真的来了。走到走廊里,看到房间门开着,里面有两个男生,于是敲门打听A教授的办公室,不料身边角落一个女生抬起头突然冒出来说隔壁便是,几乎吓了我一跳。之后匆匆地办完事,在北大东门就着白花花的阳光等公交车回去,依然感到很疲惫,不知怎地,脑子里留下的只是那个女生甜美的微笑。

    公交车上人不多,站着的只有我和一个后上来的女生,而我之所以站着是因为不想坐着。彼时我依然半梦半睡之间,似乎感觉到边上的女生跟我说什么,转过脸看的时候显然她已经说完了,只是看着我期待我的答案。我猜测如此状况下她说的肯定是:下车么?,可惜已经过去几十秒,所以索性没有回答,只是收了收身子让与她道。她一定觉得我很没礼貌很拽,我本想解释下说我熬夜写作人比较迟钝,但是觉得那样子虽然可以打消她觉得很拽的想法,但是却会带来我是神经病的感觉,于是作罢。不过过道没人,我又没挡着她的路,她完全可以不问我下否,无非就是绕一下我而已。路上看到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翘着二郎腿骑着电动车,而且一只手还在发短信,你能想象的出这个情景么?

    回来下了公交车,觉得应该去理个发,前几日师弟说一起理发,我说没时间理。理了发之后又去了旁边的小面馆吃了盘牛肉炒刀削面和一盘凉菜。邻桌是一个科院学子和一个老外,那兄弟穿了双布鞋,布鞋并不大好,因为底子很薄;那老外穿了双拖鞋,是那种笑容很甜的男人,青色胡茬布满整个下巴和两鬓,长的酷似梅尔吉布森,两人各自一碗或者一盘面食,中间一道凉菜,谈笑风生。

    母亲或者朋友总是在电话中说注意身体要吃点好的云云。对于不大讲究饭菜的我,总是感到困惑,谁能告诉我到底什么才叫“好的”呢。我觉得,饭菜的可衡量的标准大概只有贵和便宜或者做得好与做得不好之分,至于“吃点儿好的”大概是高度异化的,在我眼里“好的”就是自己喜欢吃的莜面刀削面,对于高级饭店的饭菜并不感兴趣。实际上,经过科院食堂的摧残,随便吃点什么都会觉得是美味,是“好的”。

    吃晚饭过马路等绿灯的时候,搜刮了几枚硬币,在书报亭买了本《意林》。本来看到了《译林》,但是感觉太厚。记得组里每年都会征订期刊报纸,先前一直订阅《读者》,后来又人建议为《青年文摘》,《读者》尚可,至于《青年文摘》我觉得很无趣,里面都是类似于《青苹果之恋》呀、《红草莓之约》、《蓝果冻之吻》呀之类青涩干瘪的5元快餐爱情文章,倒不如建议改名为《所谓的80和90后爱情文摘》更为贴切。小时候我哪里看过一期《读书》,觉得很好,于是此次建议订了一年,结果其他同学都不看,只有我一人看,觉得似乎内容也枯燥很多,远不如从前。而我看过的寥寥的几本期刊,唯独觉得《意林》不错,尚有一些积极的意义。

    虽然答辩前后事情很多,但是论文一旦写完,就感觉轻松了不少,总得放松一下吧。权且下个游戏玩玩,我一般只喜欢中国古典题材类的游戏,诸如三国系列。《三国群英传》不知道通关了多少次,在我影响之下,超格日勒兄以及实验室生平从不玩游戏的若干师兄都玩了些日子。网上一搜吃惊不小,光三国题材游戏不下四五十种,我下了个《傲世三国》,即时策略游戏,不大容易玩,操作很多,游戏的时候精神高度紧张,简直比写论文都要累不少。本来打游戏是为了放松,岂料比写论文都累,或者我不大适合玩即时战略游戏。

    于是就在合肥之围、急救樊城等等战役之中,不觉又天亮了,正酣战之际,师兄突然跑来说别玩了,暂停一下,替他给一个加拿大教授讲些东西。我说稍等,且待我攻下城池,解救了大将甘宁再说。我满脑子混沌,早已经将专业知识暂时清空,存储的全是游戏,以至于看到沥青路上都感觉有无数的小兵在呐喊厮杀,耳边回荡着投石车霹雳车攻城的声音,满眼武将格斗的幻影;就在这一片混沌之中,伴随着疲惫,不知所云地给那个教授交流了一番,我只记得有冷僻不常用诸如“玉米黄质”和“植物热耗散”很专业的其他专业单词我说不来,见了我认识,但是读和写都不会,抓耳挠腮地解释,幸亏她聪明帮我写了那几个单词,不知她事后她的感觉如何,会不会觉得我心神不宁精神恍惚呢。

    本来打算出去爬爬山之类,这种写论文的疲惫大概也是缺乏体力劳动,所以只能以体力劳累代替,之后才可以恢复。岂料游戏一玩,废寝忘食,不觉周末计划约人已经来不及了,天气炎热只好作罢,权且答辩了之后再说呗。

    除了诸多的正经事外,之后嘛,再玩个游戏,然后逛遍京城的历史遗址,去一趟历史博物馆,夜宿长城一次,于夜晚看远处灯火,崇山峻岭之间,秦砖汉瓦之侧遥想历史风云,兴废更替,令人惆怅;正好组里两年没有出去玩,在俺这个大师兄建议之下这次组织大家周末去承德避暑山庄,本来想去白洋淀只是有人说荷花没开;之后约好友去趟呼伦贝尔大草原或者去爬华山,然后回趟家,之后就南下金陵报道去也。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59899-327766.html

上一篇:呼和小记(一):粗糙的砖茶
下一篇:望海潮--毕业感怀
收藏 IP: .*| 热度|

4 武夷山 金小伟 赵宇 侯成亚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6-23 02:3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