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gtianli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ngtianlin

博文

鸟类飞行的启示

已有 2259 次阅读 2022-3-5 22:46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鸟类飞行的启示

文 / 杨天林

鸟类的飞行常常让我产生崇高和敬意,让我摆脱焦虑、陷入深思、排除杂念,内心升起无限希望。对于空间和时间的无限超越的感觉,对于古代世界的某种理解和原始生命的某种认同,我们都受到了鸟类飞行的启示。

鸟类在苍茫辽阔的天空自由飞行时留下了阵阵悲壮,在生命旅程的最后一站又表现出如入无人之境的超脱和悠然神韵。我想,鸟类飞行的壮举给予我们的远远不止于此。飞行的鸟类让我们看到了生命进化的某种轨迹,给我们留下了对于自然命运的思考和对于生态世界的奇想,以此填补社会进化所伴随着的人类思维的某些缺陷,并产生一种模糊的意识。自由飞行也是人类最古老的梦想,在古印度的宗教绘画和古希腊的神话传说中均有这种梦想的动人表达。


那是一首诗,蕴含着朦胧的意韵和动人的节奏;那是一支乐曲,把它娇弱的声音融入空旷无涯的宇宙中;那是一串凝固在蓝色屏幕上梦幻般的符号,让人怦然心动而充满遐想。

冬天的黄昏,鸟类在夕阳的红晕里向南方的云天飞去,我从这种终将消逝的飞行中看到了一种纯粹自然的美丽。在平凡、宁静的氛围里只有欢乐和满足。对环境的适应使鸟类学会了顺从自然,这是生命在亿万年的进化中教给这些大自然的尤物们的。

鸟类的飞行组成了一个阵式,那是一次沿着阳光的边缘行进在梦幻世界里的飞越。在这个离开了集体和团结意识便无法生存下去的特殊环境里,鸟类很好地履行了自然的法则。鸟类的飞行给予我们的启示不仅是精神上的,实际上,在这个阵式里隐藏着某种数学的和谐,它的表达形式是有规律地变幻在四维时空中的灿烂图像,一个用有限的代数方程也不能完善解析的空间群。那是可分辨的,但却是在记忆中终会消逝的。


在太平洋的冬天,在六盘山灿烂多姿的深秋季节,当我看到成群的天鹅和大雁在飞行的路上传来类似于歌谣的声音时,我是很激动的。我想,自然之美在终极意义上不是由我们人类创造的。鸟类崇尚自然,它们本身所具有的丰富的原色、极具对称性的美丽图案都是其他生命所不可企及的。在生命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没有哪一种动物比鸟类拥有更多的自由和随心所欲的意识。

鸟类飞越长空,在极深极远的蓝天里抒写着一行行意韵无穷的诗歌,它们把生命童年的歌谣传唱至今,在离开我们的飞行中寻找着生命进化的路线。其实,我们至今仍不能详尽解读飞行的鸟类在自然界中的位置,在鸟类的飞行中,我们能够感悟到远古世界的若干影子。还有那种原始的极具个性特点的鸣叫声,从这种声音里,我们听到了鸟类对未来生命的稚拙呼唤,这是一种自然赋予的、能够穿透一切的金属般的清音。简单中蕴藏着哲理,平凡中渗透着深刻。这就是鸟类建立的哲学,它启发着我们对于生命和自我的认识。

不要忘了,是鸟类最先在飞行中发现了地球优美的圆弧。这可以上溯到几百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早期甚至几千万年前的新生代初期。它们以太阳、月亮或星星为参照系,或纯粹以地球的磁极作为飞行的标志,沿着大地上空的弧线飞行在茫茫云天中。在西半球,从阿拉斯加的育空山脉到古印加帝国的安第斯山脉;在东半球,从风雪弥漫的北高加索山脉到暴雨频仍的马达加斯加群岛,甚至还要远。面对浩瀚的海洋和莽莽古大陆,它们在流逝的时光中自由飞翔,而不惊动自然的宁静。

鸟类是生命进化的一个奇迹。它的生活态度是主动积极的,它们终身依恋的那个世界或许充满了绿色和丰沛的食物,即使面对艰苦卓绝的自然环境也没有畏惧情绪,更没有退缩意识,顺应自然的进取和选择成了鸟类生存下去的唯一出路。这对于我们如何处理好人与自然的关系具有某种启示作用,至少在我的感觉里,我是深怀着敬意和虔诚的。


自由的生命被这种优美的弧线所吸引,向着地球的两极,在南北两个不同的世界里穿行,日月星辰匆匆闪过。在喀喇昆仑的严寒地带,躲在稀疏草地上的土著鸟儿一代代地绵延着生命,把生命的基因扩散到了广大的无人区,这是生命选择自然的胜利。鸟类并不脆弱,它们战胜自然严酷环境的能力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好。

鸟类的飞行让我想到了人生的流浪,那个属于自己的自由漂泊的感觉,那个永远也不可能抵达的故乡,那在秋末的阳光中匆匆闪过的远古情结,生命的基因里就孕育着这种情结。踏着生命的步履向前走去,把温暖过自己梦想的窝巢留给后世,并慢慢地变成废墟。

在鸟类飞行路线的背后,留下了大地的幽远和苍凉。在秋天的下午,已经收割过的地里裸露着黄色的土屑,还有叶子正在变干的草儿。北风把夏天积存在泥土中的热气一点一点地带走,大地的早晨开始有了霜冻。季节的变幻在悄悄地进行,鸟儿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它们迎着季风向着冬天的住地飞去。

鸟类自由飞行的壮举是时间作用于生命意识的结果,在壮烈的自然背后有鸟类迷恋的故乡,那里并不是天堂。鸟类向着遥远的故乡奋飞而去,它们留在地上的影子被明天的太阳慢慢消融着。

在深秋萧索的天空中,在北方冬天漫长的步履声中,我们能够听到鸟类略带忧伤的歌谣。阳光印证着它们的存在,北方的河流在慢慢地向前流去时记住了这歌声。在腾格里和乌兰布和的荒漠深处,稀疏而低矮的胡杨树在秋风的吟唱中记住了这一悲壮的存在。

珍惜鸟类吧!当我们沾沾自喜于文明的发达而意识飞扬时,请不要用手中方便的利器或弓箭伤害这些在生命的旅程中与我们结伴而行的上帝的尤物。因为说到底,珍惜鸟类就是珍惜自然,珍惜自然就是珍惜我们自己。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469996-1328203.html

上一篇:鸟类生存的启示

8 张叔勇 胡泽春 朱立业 刘秀梅 赵兰浩 孔智光 李俊臻 刘朝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6-26 19: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