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gtianli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ngtianlin

博文

我从天涯海角来

已有 1877 次阅读 2022-2-6 11:11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我从天涯海角来

 /  杨天林

1

 记得很早以前就听到过一首歌,叫做《请到天涯海角来》,歌曲里有一句词印象深刻:“请到天涯海角来,这里四季春常在。”现在突然明白,这里说的天涯海角其实就是海南省的三亚。海南省在中国最南面,而三亚又在海南的最南面,又靠大海,当然是天涯海角了。走到那里,不要说鹿回头,就是万物之灵的人类也要考虑回头了。不是有一句话叫做“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吗?

 现在想来,海南大概属于《西游记》里所说的四大部洲中的南赡部洲(其余三个是东胜神洲、西牛贺洲、北俱芦洲)。据说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治世,五帝定伦,就把世界分为这四大部洲。这似乎是很早以前的事了,带有很大的想象色彩。《西游记》本身就是部玄幻小说。

 吴承恩是明朝后期人,虽然中国历史上在宋代和明代曾经有过远涉大洋的辉煌,但毕竟是很短暂的,留在人们记忆深处的东西不多,吴承恩的笔下更多的是一个虚构的世界。

 我们只用了一天时间就到了三亚,而且中间还在陕西咸阳机场吃了一顿饭,打了一阵牌,观了一会景。这万水千山似乎就在一念之间被我们踏过。



 古代人如果听到我们的故事,肯定会激动和惊讶得热泪盈眶,接着就会嫉妒得想再到阳世里走一遭。不过那要有个前提,就是时间必须倒流。

 那唐僧玄奘和尚当初若有飞机乘坐,几个其貌不扬的徒弟都可以不要,最多只需配个秘书。我猜想,吴承恩恐怕一辈子都没有去过海南。终其一生,他走过的地方其实不多,所以他写起来才可以随心所欲、天上地下。

 旅游太轻松,我们就意识不到自己身在一个人类的生存技术已经高度发达的社会。我们绝不会想到,李白当初是怎么骑着毛驴渡过长江天堑到长安履新的?他的官职并不高,也就是个翰林待诏。后来被玄宗皇帝赶出长安时,又是怎么颠簸流离漂泊四方的?他的诗中也有“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之类的描写,那多半都是一种想象和一种心愿的展示。

 李白是唐朝诗人,《西游记》描写的也是唐朝社会那个时间段内发生的事情。要我说,李白的想象远不及吴承恩,如果把浪漫主义的桂冠给这两个人中的一个戴上的话,我宁愿选择吴承恩。

 因为在吴承恩的笔下,有很多人物(其实是妖怪,或者是神仙)都可以在天上地下随意穿行,只要愿意,没有他去不了的地方。齐天大圣孙悟空是其中最典型、也是能耐最大的一个。

 他老人家一个筋斗就是十万八千里,比美国的卫星和航天飞机不知快捷和运行自如了多少倍。但怎么折腾也逃不出如来佛的手心。这当然是神话了,不过其中也透露出一些辩证的意味,即人类是有限的,个体生命就更加渺小了。

 于是,有限且如沧海一粟的我们聚在一起,借科学技术的翅膀延伸我们的梦想。像歌中唱的那样,到天涯海角体验不同的自然。

2

 大家其乐融融,共度这短暂而有意义的时光。人生就是这样,是千年的缘分让我们走在了一起,有一句话不是叫做“千年修得同船渡”吗能够在一起工作和生活,绝不是这么短的时间就轻易修得来的。我们要珍惜这种缘分。

 我们一行四十多人,不是单位的同志,就是同志们的家属或亲戚,最小的只有三、五岁,不知道那么小年龄的孩子对这个世界的感受跟大人是不是有些不一样?

 和唐玄奘师徒们当年路途的寂寞及艰难险阻相比,我们热闹了许多,也轻松了不少。双扣也打着,小酒也喝着,心事也吐着,笑话也说着,美景也赏着。而且,我们一路上不必饥餐渴饮,像天蓬元帅那样,见了美食眼睛都要僵直,也不需要靠化缘度日,更不用担心那些个妖魔鬼怪一路上的折磨。

 于是,大家都兴高采烈,兴奋无比。我们从银川起飞,还没有怎么坐稳,就到了陕西咸阳,一下飞机,双脚就踩着悠久而厚重的历史。你只要用手摸一摸那散发着芳香气味、粘性太大的泥土,就知道农耕文化的基因有多么深厚了。

 想当初,唐太宗李世民到高平(今天宁夏固原)视察唐朝军马场的时候也从咸阳经过。他是从长安向西走,那几十里路却用了一天时间。据说在翻阅六盘山时还一直在寻找秦直道。李世民也骑马,但更多的是坐马车,想来那旅途够颠簸的。即使秦直道还在,经过八九百年的自然侵蚀,也会面目全非的。

 不知道坐在马车上的太宗皇帝会不会想到,一千多年后的人们竟可以舒舒服服地坐在飞机上满世界乱跑,在无所事事中享受旅行的惬意。正如我们,也不敢贸然断定,再有一千多年,太阳还会如此的光辉灿烂吗?

 我们一路走下去,历经咸阳、三亚、兴隆、海口、北海、桂林、阳朔……。游览了有“东方夏威夷”和“天下第一湾”之称的亚龙湾旅游区。朝拜了佛教名山胜地南山文化苑,在108米高的海上观音圣像前,再次认识到了人自身的渺小。在天涯海角,留下了我们最珍贵的集体照片。体验了椰田古寨的风情。在兴隆热带植物园,意识到了没有绿色的支撑就没有人类和谐天堂存在的原始而简朴的道理。在桂林山水,看到了人类脚步太多的重叠,及重叠过后留下的残迹和污秽。不过,阳朔的山水形胜绝对是世间一美景,银子岩的喀斯特地貌绝对值得一看。   那样的景致是你无论如何都不会梦见一回的。这梦幻的景致正是亿万年来地壳运动的结果,也是宇宙演化的结果。

 所以,大自然才是最杰出的创造者和建筑工程师,在她面前,人类的那些个创造都有些脆弱。

 这一路与海有关,与水有关,与绿水青山有关。因为银川的冬天有些暗淡,缺乏靓丽的色彩。只有在夏秋之际,“塞上江南”的美好景致才属于这里。

 这一路,拍了不少照片,写了若干心得,留下徐徐回忆。回忆中的每个人都终将成为一个隐者,我们不想成为隐于野的小隐,至少要隐于市,最好属于隐于朝的那种。

 每个人都是摄影师,每个人都是这段历史的亲历者和记录者。我们把自己心目中最美的风景定格在灯光闪烁的一瞬间。特别是叫做南乡子的那厮,情随性移,文思泉涌,运筹帷幄,高屋建瓴。凝结大家情志,聚焦最美风景,定格每位驴友,塑造非常景致。归来之后,面对黄卷青灯,释放心中激情,书写共同观感,成就美好华章。废寝忘食,不辞辛苦。这才有了今天的《海之南·冬日纪行:梦里寻她“千百度”》。阅读之后,本人才知道,那最美的风景原来“众里寻她千百度,慕然回首,却在灯火阑珊处。”

 当下的人,工作生活节奏相对紧张,偷闲时刻,肯定有人羡慕过五柳先生的田园生活。“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对我们会有无比的吸引力。陶渊明仅仅是一间陋室,一袭布衣,一杯清茶。不闻丝竹,方可宁静致远。那遥远的夕阳红的诱人,总是充满了无限的诗意。

 坐在自家门前,细细品味着自酿的玉液,管它云卷云舒、沧海桑田?对陶渊明来说,以穹庐为家,住在淳朴的自然里,与天为伴,诗酒相酬,那就是他的世外桃源。

那天在桂林桃花源坐着小船前行时,看到了一座形致特异的山,就想起陶渊明和他的诗,那座山似乎就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中的那座南山了。

 不过,你千万不要太相信文字成就的历史。在我们国家,有好几个桃花源,桂林桃花源仅仅是其中之一。老陶当年或许根本就没有来过桂林。美好的景致和作古多年的名人联姻不仅中国有,国外也不鲜见。

 有一位高人曾经说,所谓旅游就是从自己住厌倦的地方,到别人住厌倦的地方去看看。不看不知道,看了才会吓你一大跳。陌生的地方真的有不同的风景啊。

从审美心理学的角度看,人都会有审美疲劳。所以,“喜新厌旧”也可以理解。客观地说,“喜新厌旧”是一个中性词,人们常常往偏地理解。有时候,“喜新厌旧” 还有可能提供一种力量,那是一种开拓未来的内驱力,籍此就会创造出一个崭新的世界。有些开玩笑了。


 天涯海角归来后,有此感受,就写了“我从天涯海角来”,作为《海之南·冬日纪行:梦里寻她“千百度” 》的后记,以与“梦里寻她‘千百度’” 前后呼应。不一定切题,但可以表达一种心境。最后以南乡子一段充满诗意的描述作为后记的结尾:

 天之涯,海之角,宛若天苑仙境,那明媚的阳光、迷人的海水、雪白的沙滩、旖旎的海底世界和传奇的民族特色,让塞上“千百度”旅友们流连忘返。

 但我们终要归来,因为我们还有新的工作和使命。

 (本文曾发表在《朔方》杂志上,此处略有改动)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469996-1324179.html

上一篇:喀纳斯湖
下一篇:鸟类生存的启示

9 郑永军 宁利中 孙颉 罗春元 汪运山 杨正瓴 李俊臻 刘硕 黄河宁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6-26 19: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