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ntiers 开放科学平台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rontiers

博文

前沿科学家 | 古生物学真的不是天天在挖化石…

已有 2187 次阅读 2021-10-21 15:32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Frontier Scientists - Jingmai O’Connor

最近在 Frontiers in Earth Science 上的一份研究报告公布了中国科学院和美国菲尔德博物馆研究人员的一项发现:在一只与恐龙共生的鸟类化石胃部发现了石英晶体。据参与这篇文章编撰的芝加哥菲尔德博物馆爬虫类化石馆副馆长Jingmai O’Connor 称,这似乎是『某种前所未见的奇怪的软组织存在形式』。她补充道:“弄清楚这只鸟的胃里有什么,可以帮助我们了解它吃了什么,以及它在其生态系统中扮演了什么角色。”O’Connor是一位美国古生物学家,其研究重点是恐龙与现代鸟类之间的过渡以及鸟类和其他飞行恐龙的中生代演化。O’Connor撰写了100多篇论文,还是2019年古生物学会 Charles Schuchert 奖项的获得者,该奖项主要表彰40岁以下杰出古生物学家。

O’Connor最近接受了 Frontiers 的采访,探讨了其最近的研究工作及其对古生物学领域的看法。

  • Question:是什么促使您从事科研?

小时候,我妈妈获得了地球科学博士学位。我喜欢和她一起去野外收集岩石、矿物和化石,并呆在实验室。我决定也从事地质研究工作,在大学期间,受到Don Prothero 教授的影响,我对古生物学产生了浓厚兴趣。

有一年,对古生物学感兴趣的学生突然增多,达到五人,这对一个小规模文理学院而言已经非常多了。Don Prothero 教授告诉大家从事这方面的工作将面临的困难,但他依旧为我们提供了一切形式的支持。

他联系同事,帮助我实现研究中国化石的梦想。正是有了这一经历,我得以在洛杉矶自然历史博物馆做志愿者,学习如何处理化石,参加夏季考古挖掘活动,并在还是本科生的时候就去中国进行野外实地考察。他还鼓励我申请助学金,并为我们提供关于选择研究生院的建议。换句话说,他为我们所作的一切已经超出了一个教授的工作职责范畴,使我们有机会在竞争激烈的领域取得成功,我将永远感激他。

当我攻读博士课程时,我已经对古生物学的方方面面有所了解,并且明白古生物学是我热爱的领域。我觉得科研是最好的职业,你可以成为未知世界的探索者,为了人类福祉而追求知识、探索自然界。

  • Question:谈谈您最近的研究吧?

Frontiers邀请我编辑一本关于早期鸟类进化的专题书,最近出版的手稿是我的学生Shumin Liu在古脊椎动物学和古人类学研究所的硕士研究成果。

这篇手稿内容相当专业,具体涉及中国东北丰富的下白垩统Jehol沉积中的反鸟类渤海鸟胃容物。现代鸟类有非常先进的消化系统,我对该系统的演化方式非常感兴趣。根据摄入的残骸,我们对大多数早白垩世鸟类世系(但不包括反鸟类)的消化系统结构进行了重建。这点确实令人费解,因为在Jehol,反鸟类生物的标本远比其他动物多,但除了西班牙早白垩世的一个标本外,没有保存下来的摄入残骸。

有两个标本据称保留了食物痕量元素,但我始终不认同这些解释,因为这没有真正、切实的证据。Shumin开始重新检查所谓的胃石,以测试关于渤海鸟标本解释(胃石与矿物沉淀物)的两项具有争议的假说。

结果表明,这些痕量元素不是胃石。由于我们对反鸟(白垩纪陆生鸟类中的主要分化体)的饮食知之甚少,所以特别关注每一点痕量元素。大多数早期鸟类世系存在胃石,但是反鸟和孔子鸟目没有,我们也不知道原因。

据推测,反鸟类饮食多样化,而令人奇怪的是,一些鸟类世系并没有进化出胃磨,而这种结构在非鸟类恐龙和早期鸟类中都进化过多次(显然存在遗传潜力)。该研究数据有助于解决一个尚未处理的更大问题。

  • Question:有哪些常见的对古生物学的误解?

可能很多人觉得古生物学者天天在寻找和挖掘化石,但实际上作为一名古生物学家,我95%的时间都是在电脑前度过。

研究型古生物学家的工作方式多种多样:包括那些花大量时间在野外进行实地考察的人,那些花大量时间在实验室做化学实验的人,以及那些编写复杂算法从原始数据中找寻规律的人。我认为人们并未意识到古生物学家研究工作的多样性。

  • Question:您对古生物学研究界有什么建议?

遗憾的是,直至今天,古生物学仍主要由男性白种人主导。随着女性地位逐渐提升,这种情况有所改善,但少数族裔的存在感仍然很低,并且男性顾问不公平对待女性的情况并不少见。

我认为这主要反映了更大的社会问题,充斥在我们社会中的系统性不平等问题缺乏相关制度的限制,并且不平等问题阻止了有意义的变革,并利用言论自由的幌子为无知和仇恨提供保护伞。

与其简单地问「为什么白人男性在生物学领域占主导地位?」,不如想想更重要的问题:『如何迫使由白人男性主导的体系发生改变并提供平等的机会?』。那些拥有权力的人从来不会自愿放弃权力,如果我们认为他们可以主动改变这一固有的腐朽体系,那我们就太自欺欺人了。


Frontiers 总部位于瑞士,是全球领先的开放获取(Open Access)出版商,致力于使科学在全球范围内更加开放。欲了解更多详情,欢迎访问 Frontiers 官方网站:www.frontiersin.org.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465500-1308856.html

上一篇:专刊征稿 | 神经精神障碍的多维特征
下一篇:专刊征稿 | 生态系统地上地下生态学过程对氮沉降的响应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5 18: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