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aelzhangdy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ichaelzhangdy

博文

对导师的“辜负” 精选

已有 3538 次阅读 2021-11-11 21:06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对导师的“辜负”

  很久,没来科学网博客写点东西。我偶尔趁空闲时间用手机浏览科学网博客的最新目录。对比较感兴趣的题目,如谈科研方法、科研环境、人才制度、教育等问题,我会非常有兴趣地阅读,——因为我认为平时在“人群”中很难听见有人讲点真话(真问题),讲一些听了让人感觉心里非常舒适、让人想要保持纯净上进姿态的真话。也非常感谢能够学习到许多优秀老师们内心真实的独白。我其实内心很渴望在当初读大学时,能够遇见一些非常好的老师,听听我内心的想法,然后给与我一些指点。如今回想起来,我认为无论如何指点,学生自己还是要自己亲自走一遍那条道路,才会对某些当初的“困惑”有较为深刻的认识。

 谈到老师,我时常想到我的硕士导师白老师。其实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从来没有主动给白老师打过一次电话(但我经常做梦梦见在学校和白老师在一起的日子)。我知道,作为其曾经最为关注的学生,学生总要汇报一点像样的东西,才算对老师最好的回应;但每次我想到自己可能走了一条普普通通的路(没按照当初他的建议到他推荐的设计院工作,也没有听他的建议继续去读博),自己目前没有拿得出手的成绩给老师看,所以一直不敢打电话给他。

  经过几年沉淀,终于在今年上半年,我拟申请读博,正好那时白老师发来邮件让我填写一份工作情况(学校要求每一个毕业生填写),我趁机会给白老师发了一封非常长的邮件,把我这几年的工作经历、感悟及收获,认认真真给他讲了讲。他收到后,说已经看了,待他有空再回复我。后来白老回复我让我坚持下去,并亲自用手写了一封推荐信。他给我推荐信那天,白老师主动给我打来电话,询问我收到了推荐信了没,怕耽搁我寄往申请学校。其实在那一刻,我作为学生,极其感动,当时在电话里感觉我自己讲话都有点逻辑不清了。向白老师问了其身体情况后,我简单汇报了自己那段时间的情况。其实,白老师从来没有计较过我曾经的选择,只是告诉我“你成家了,有了家庭的后盾,一切都不要怕”。

 后来,因为2021年读博申请竞争激烈,联系其他大学导师方面我也缺少技巧(联系得稍晚),最后因为各种原因今年读博的申请败北了。我当时在我自己个人的十字路口,进退非常艰难,我最后把结果告诉白老师,白老师也给我回复了一封邮件,让我千万要坚持。其实到如今,结婚成家,33岁,我非常理解白老在我毕业的时候告诉我的——“工作成家后,就会有所顾忌与牵绊,所以读书最好一气呵成”。但,那个时候,我坚持我内心某些原则,还是放弃了。若从生活哲学高度来看这几年的抉择,我认为谈不上后悔,因为人如何选择,没有既定必须。从白老每次谦和平等的对待学生,鼓励学生,我无法不发自内心感谢白老师。

 记得刚毕业的时候,白老师刚好评上了“博导”,有一天在办公室,白老师问我是否愿意留下来跟他读博,他愿意额外比国家补助多2000-3000元支助我,但当时我以为白老在随意说说,象征性留下学生。上次邮件,白老依旧告诉我,倘若最后想回来,他那里随时欢迎,或者西南交通大学土木院潘老师那里还可以再推荐。其实,我知道自己可能当初太年轻了,无论言行及其他,或许无意间给白老师都造成了一些“尴尬”与“学生不听话”的感觉,甚至给白老带来一些麻烦。白老完全可以不用理会这个“不听话”的学生,一个曾经“辜负”老师期望,一个曾经被导师寄以厚望但最后还是风平浪静的学生。

 其实,我有一段时间也误会过白老师,比如我认为学生科研管理方面(论文产出方面)。但现在看国内大环境,我慢慢开始体会白老师作为导师的不容易,我在读研时,每周至少占用导师2次(每次近1个小时)汇报我的构思与发现,而且是每次没有预约,直接到导师办公室,不管白老师是不是忙碌,或者在某些专题方面有没有提前做好准备,白老师总是耐心听我汇报。有一次接近傍晚六点,白老师肚子咕咕叫,我们都笑了。也有一次,以前老的抗震所所长叶燎原老师过来抗震所(白老师目前是新的所长),我导师为了和我商议投稿到《建筑结构学报》上论文的某个结论表述技巧,没有去送他的老所长,只是站起来给叶老师打了招呼就继续与我讨论。

 白老曾经给我讲过一个他曾在美国做访问学者的故事,有一次他听一个教授在上面讲并行计算的算法,白老师看了后,说他有更好的解决办法,程序更加优化,然后美国教授让白老师上来讲,美国教授坐在板凳上听,讲完后,美国教授认为白老师讲的是对的。从那一次后,那个美国教授把白老师叫着,去找美国教授曾经的博士导师,开车几百公里到那个学校,一起交流。这件事,其实对我鼓舞非常大,我看到的是一种平等,一种对知识的尊敬。这一点,我认为白老师和学生平等相处,没有任何架子,虽然在世俗的科研评价体系中白老可能选择了退让(白老师不爱比较,不爱当官,甚至被有些老师误解),但我觉得白老师是真正曾经尊敬过知识的老师。

 我今年上半年,其实非常苦恼,我的内心对学问很感兴趣(自己从农村走出来,将来告诉自己的女儿,他的父亲从不妥协,是一个堂堂正正读过书的人;人生有何求?),但我非常不喜欢大环境下的某些读书气息,某些评价标准,某些伪善地以“知识分子”自居的人,某些不研究真问题、不敢探讨概念本质,而总是用一种气场压人的感觉,某些不懂得珍惜人才的人。

 而,我这样一个他曾经的学生,不知道将来如何走,才能对得住他曾经的期望。

 祝福白老师身体健康,一切顺利。

学生:张敦元,敬上。

写于2021年11月11日。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417592-1312024.html

上一篇:云南的云

21 张俊鹏 雷宏江 郑永军 赵建民 徐耀 黄洪林 刁承泰 黄永义 谌群芳 彭培火 杨轶杰 张士宏 路鑫民 李坤 王磊 刘金涛 赫荣乔 张红光 陈新平 郑强 梁洪泽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精选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19 09: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