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溪翁张劲松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js1970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博文

老贺

已有 2477 次阅读 2021-8-26 21:56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老贺


   老贺,大名乾辉,是和我订交二十年以上的终身朋友。家也住花溪河畔。年龄和我差不多,但我喜欢叫他“老贺”。一方面是因为感觉亲切,另一方面是觉得他很多方面比我成熟,例如和人交往,处事等等。认识老贺是在1997年底,考研的时候。一天去一贵大老师的宿舍那里。旁边坐一个清廋的,爱笑的,戴着眼镜的人。他就是老贺。老贺开始给我的印象并不是太好。说话有时说些妈B的字眼,但感觉他脑子很灵。当时他在准备考研,他学化学的。他想考中国药科大的研究生。他少年时代在清华中学读书,后去武汉一化工学院读了一个本科。回贵阳后在药厂做了一段时间,就在家了。一直想考研。那次考研我总分没有上。寒假的时候,老贺上门拜访我,从此我们订交。他也落榜了。考研是一项非常艰巨的工程,我们俩都需要共同志向的相互温暖。老贺喜欢抽烟,我也跟着抽,经常抵掌而谈至深夜。

老贺见我老家的老房子厕所没有洗澡的热水器。就主动提出给我安装热水箱。他家在街上开着一个五金店。他先丈量观察好我家厕所的大小。然后从家里带工具和管道等。但我骑单车运一些弯头,路上却丢了。但他笑笑,没有责怪我。认真地用铁架切管道,帮我家把水箱安好了。因为房子久了,水管一截取的时候坏了。冲厕所暂时只能接水倒。老贺一直觉得事情没有做好。心欠欠的。过了一些时候,他就到我家把管子另接起一段冲水。这件事主让我挺感动的。那时我和他相交并不长,我也没有什么好处能给他,他真正的是想和我作朋友,一起努力考研。98年夏,我和老贺、小韦等不行至白边山旅行。老贺有段时间,住我的小蜗居,我就经常去和他聊天。交往久了,我感觉老贺是个有侠义心肠,心存古道,看事明白,做事沉稳,很有智慧的朋友。

我和老贺一起考研。99年我们一起住在他姐姐家。考试第一天后,我们都有点累,第二天早上都贪睡了一会,没想到,时间就快到了。我们飞快穿衣洗漱,然后飞奔考场。想起了,这事成了我们考研事业中一段佳话了。翌年,我们又一起住九中附近一旅舍。那年冬天,很冷,我身体本怕寒,衣服却穿得少,毛线裤没有穿。皮鞋潮湿。使我水平发挥一塌糊涂。不过,幸运的是老贺中举了。他终于实现了进药科大的梦想,学习药物专业。但他依然鼓励我继续考。我又考了三次,也终于成功。02年6月我结婚,他在南京,特地买了一座亚当夏娃的玻璃雕像寄给我。8月我和老贺、栖霞、嵘兄一道访古青岩,吃辣子鸡,豆腐,品茶,流连一日。古镇清净,非常愉快。

    读研的时候,老贺每年回来都来和我玩。药学要做不少实验,有时候我们就电话联系。当时老贺为找朋友苦恼,常向我倾述。他毕业的那一年找到了女朋友。03年夏,毕业后他和女朋友一道回花溪,买了东西来看我。那时我女儿才几个月大。我们一起到花溪李村半边山去玩,当时一行七人,嵘兄、栖霞等一道,窥一线天,扁舟一叶,泛舟半边山。聚餐古村,吃辣子鸡。望江湖灿烂,各抒豪情,粪土豪门。我称之为“七剑下花溪”。这之后,老贺到江苏去工作了。最初几年在横店,后来到南京,但他工作在南通。那些年,我们见面不多,但他一回来,我们就在一起玩。

     和老贺成为朋友后,我也常去他家。他父亲早逝,他母亲朴实而能干。对我很热情。每次老贺回贵阳,我都去他那里玩。临走,我都取相送,他母亲总对此表示感谢。但他母亲没有享受多少好一点的生活,05年春,老贺母亲不幸胰腺癌去世,我和嵘兄帮助守灵一夜。母亲去世,老贺内心很悲伤的,但没有太多表现出来。这年的下半年,老贺在南京结婚,我寄去一份贺礼。06年春节,老贺返筑,我们一道去安顺屯堡访古。一路漫游,很是愉快。这年夏天我和嵘兄,栖霞在昆明,老贺来电话,告诉我生了一个儿子。我们都很高兴。这些年老贺回来较少,多他一回来,我都去看他。有时候,家里水管有问题,我还请他哥哥帮忙。2011年清明节,老贺回乡祭祀父母,我们又见面了。

     现在我们还经常qq或电话联系,心灵的朋友是不在于朝朝暮暮的,友情无价。每当夜深,常想起他。老贺是我永远的朋友,生活的鼓舞者。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397716-1301572.html

上一篇:点亮那孤独的泪光——袁三三(宇星)和他的诗歌
下一篇:吴家佑我想你

3 武夷山 张晓良 刘秀梅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7 07: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