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zhilo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zhilong

博文

科研难之诗(范洪义作)

已有 1419 次阅读 2022-11-30 16:57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科研难之诗

范洪义

近日,有某年轻学者来信说他的一篇好论文被某刊物拒发,我颇同情他。因为我年轻时也有如此的遭遇,幸亏有我国氢弹之父于敏先生和理论物理前辈彭桓武先生的赏识,我独辟蹊径创造的理论才能终见天日,得以发展。这从一个侧面也说明了为什么近代中国科技落后的原因,除了缺乏逻辑思维和不走实验-理论-再实验的路,还有就是文人嫉妒了。我不禁录下以往写的关于科研难的诗供同病相怜者一乐:

科研星

久违才悟谁掛心,月亮偶入地球影。

云因无核终飘泊,人在他乡梦易惊。

交往有愧囊羞涩,邂逅无论老中青。

 窗外华灯数千盏,不及遥望一颗星。 

              

书生怨

如羁如绊科研中,雾囿山峰霭凝重。

课题难寻云无迹,论述有缺玉裂缝。

纠缠思绪成心事,耗散精气悲秋风。

                     庄生有缘错梦蝶,书生无福才撞钟。

 

算错

桌上小山书堆成,壁虎纱窗窥黄昏。

通篇演算归荒唐,何时妄念不进门?

 

赠王震与何锐

未至而立年,却经风霜凝。

寒窗傍藩篱,心事托浮萍。

行研鬼索魂,释疑神闪灵。

论文似泥牛,入海有人寻?

落魄 

情种埋心田,世尘抑萌念。

红晕几度泛,凌波一瞥赞。

感觉百味阵,吐言一时难。

 才子落魄际,未将风尘叹。 

梦考

积思浅入眠,梦游到考场。

阅题似历刧,答卷暗神伤。

贡院数日熬,梦境一时慌。

觉醒欲解梦,整日墜迷惘。

感时

一生雖漂泊,慎独自成家。

孤烟風必欺,雁阵云引斜。

清流纯忌浑,完璧瑜带瑕。

荷枯鹭隐时,何处寄飘洒。

 

野踱

爱观野草闲,听瀑响山涧。

水溅驱乱意,泉涌生灵感。

虫翼肖绿叶,云变随心愿。

已罢钻趼事,散步只因懒。

 

熬夜

创作犯困更漏迟,眉垂眼重不辨字。

肚内叽沽未备食,案前书籍乏唐诗。

欲驱睡意盼有客,退而独酌酒一卮。

品釀莫到身轻飘,梦蝶也须稳妥时。

 

立春有感

人在独处易茫然,有淚却在眼眶转。

春在窗外悄然立,树郁病中倚童顽。

望天碧兰欲消遥,见鹏折翅难驾仙。

休向鸟啭寻谐音,一生碌碌终成烟。

 

亭中

病后池塘客来初,一样冬景显萧疏。

浮藻漾漾欲成蕖,微風习习吹脸舒。

景历世纪貌依旧,人隔数载便称故。

老妪穿红来亭中,见我殷勤打招呼。 

 

作文

智慧非天赐,忠厚勤为本。

时溜手指缝,心系弥陀身。

逢人说天气,上街歇元神。

 作文追先贤,方显有才能。 

 

托腮

久未见尊面,眼前只书虫。

外出恐天寒,家居少人寵。

托腮想故友,开门迎房东。

有福听数落,无心打秋風。 

 

迂腐者

认字糊涂始,懵懂拜塾师。

四書多读迂,物理教人痴。

背经却离道,谈吐不入时。

择偶循逻辑,离婚在早迟。 

 

从未做梦上黄粱,倒是踯躅在野旷。

清贫易酬寒士志,富贵难蝕君子墙。

思齐常趁月下弦,臆想只寻云商量。

已过人旅十成九,梦境常陷在考塲。

 

幽草

物鸣因不平,诗情发郁懑。

云聚时化雨,雷震迥闷圈。

山谷何低洼,幽草隐深渊。

偶值阳光隙,微微将腰欠。 

 

旧书摊

魂魄行至旧书摊,日里忙碌梦里闲。

无影可随怎对语,有书相伴即姻缘。 

 

著书

英气孕混沌,至老却清纯。

业钻量子阱,功在新积分。

练诗理兼文,得句虚拟真。

 著作犹丰实,树林漫成森。 

 

照镜

童年淡泊不识愁,高考未尝皱眉头。

心善非背三字经,涉世垦荒朝阳沟。

落难渐看蜡炬残,对镜照见五蕴愁。

窗外灯明却无助,不探云层几多厚。

 

自嘲

酒旗遥看近行远,间有积雪带河冰。

才堪卅年精已疲,人受挤兑梦方醒。

何妨随处诗境观,无时不存顽童心。

隔篱谢客因门寒,怕闻台风作秋音。

 

投床小诗

睡眼先睡脑中神,偏是兴奋忆往事。

曾于蹇路辟蹊径,更向棋谱添新知。

日短因蒙云衍弥,夜长难酬月缺时。

最是令吾凄绝处,无人可和带泪诗。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385349-1365930.html

上一篇:理论物理学家的境遇(范洪义作)
下一篇:人隔数载便称故(范洪义作)
收藏 IP: 218.93.117.*| 热度|

9 张晓良 王涛 史晓雷 梁宝龙 周忠浩 范振英 王从彦 胡泽春 冯圣中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1-30 19:3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