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zhilo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zhilong

博文

从诗作见物理学者的心路历程(三)(范洪义作)

已有 18376 次阅读 2022-6-9 23:06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从诗作见物理学者的心路历程(三)

范洪义

大物理学家狄拉克曾好奇地问另一位物理高手奥本海默:“我听说你写诗就像你研究物理那样出色。你是用什么法子将两者结合起来的?要知道,在科学上大家都尽力使得人们把过去不明白的事情弄清楚,而在诗里,情况恰恰相反。”奥本海默如何答复,不见有文献记载,我不能胡猜。但我知道,真正的物理研习者和性情中诗人都是同声相应、同气相求天人合一的境界,物理学家义无反顾地将“观物取象”和“化意为象”契合,前者讲究弄清楚,后者难免蒙蒙胧,故其写出贴切的咏物诗自然就将两者结合起来,同时反映研究者的心路历程。以下是我早期学着写诗的一部分,是写论文时的感触自然流露,读者或可体谅艰辛。

投稿

构思近三月,稿投已半年。

水到渠成后,月望晓星前。

年关

今夜是年关,明晨属新年。

在家余一人,何以明月圆。

日受无端扰,夜求一夕安。

入眠才几分,梦境历数年。

今宵气运佳,做梦游山川。

 犹有梦中梦,愁心独自看。 

一目可十行,百文归一系。

读书常中语,计算偶出奇。 

何处寻高僧,求禅讲因缘。

入庙皆香客,出家岂名山。

物理可自学,人性却难参。

谁辨不可解?庄惠濠濮间。

倒影

风停夜静水敛波,月到池中却为何?

今晚星云寥无痕,伴我倒影叙坎坷。

半轮月亮

半轮月亮望我屋,未到夜半不甘宿。

顺逆从来随天风,参差到处见山麓。

养志淡泊难憔悴,致远宁静宜慎独。

事有难全半轮月,人借诗情释感触。

虎年初一逢大雪

一夜瑞雪贺新春,满街遍野柔着装。

水榭倒影纯因静,凉亭银盖素显旷。

老树添岁繁霜鬓,松针沾雪减锋芒。

踏雪未见梅踪迹,纵有诗情也神伤。

夜间出差有感

一脸风尘盼清溪,几树噪雀送征人。

忙碌未思道别语,分手如别故乡春。

似曾相识每弯月,梦里拜佛几度僧。

空怀仰慕银河星,总是跌落在红尘。 

回望

不惑转入耳顺年,涉世仍不谙深浅。

回望轻尘浮鸦影,侧听卵石落清泉。

坎坷一路他乡梦,无聊数载空口禅。

今日笔耕何不辍,误入江湖做科研。

悼先师

故人已音绝,遗文惜佳妙。

才华动乱误,风流病榻消。

寒洌各闭户,酷暑同煎熬。

何人琴瑟音,可谐豪情调?

                               忧思

老去襟怀更拓开,客来乡情入迷茫。

欲火暗趋黄昏冥,鬓须白过晨曦霜。

少年朦胧情最真,晚岁偷生梦嫌长。

今宵搁笔暂休闲,忽有忧思潜心房。

浮沉人皆有,得失余独闲。

元神游海角,佳文共月园。

芳草荣历枯,夕阳落又还。

雅诗静里得,便觉尘世远。 

真意

人生十载数,昙花一夕开。

真意渊明识,牢骚亚子才。

文章过眼去,忧思无形来。

天意若垂怜,不使有余哀。

入秋

秋近听蝉声,夏过庆体安。

旱空雨洗凉,浊炎风吹散。

老逐秋叶落,岫迎斜阳晚。

天旷合人勤,论文开新篇。

除夕

斟茶无暇饮书房,行文有获补精神。

窗外积雪鸟数只,楼内用功我一人。

客来常叹青春驰,老去应仗童心存。

憔悴因缘思虑频,物事变幻几招魂。

自叙

常年耕耘辟蹊径,花榭场圃自分明。

青年底事尚忆得,昨夜诵诗未记清。

新生迎来畏迟暮,古籍拭勤慰文心。

朵云形变时时望,偶向淡月沐微影。

暑读

晚睡早起月未落,凉席不敌酷暑恶。

醉里吟诗欠灵感,梦中做题甚恍惚。

月痕着地如何深,镜像虚返总是薄。

坐对书卷拾春光,今日精神不如昨。

 六十述怀

寒窗断隔嚣尘烟,苍颜白发形自怜。

工件琢磨非一日,论著传世有几篇。

                               诗作养心人双收,理趣伴枕客独眠

雨打窗璃堪无聊,钟响嘀嗒数残年。

偶感一

治学日知新,醒脑方难寻。

爱古圣贤书,研文慎独心。

水涵调流年,山迴空性灵。

 演算皆公式,徒有文史情。

                             睡莲

红绿衬夏池塘鲜, 睡莲尤萦好梦间。

喜鹊飞来啄树干, 报道日痕到水面。

上樓

未嫁东风趁快舟, 黄昏负笈慢上樓。

西望层林蒙绛纱, 云山久雾方气候. 

偶感

日间苦思虽有补,中夜默想却踌躇。

也曾行文半千篇,难写自生一本书。

夜坐

闭门坐久似入禅,创意正浓怎言传。

脑泛思潮风不生,手执妙笔兴遂添。

珍珠蒙灰等闲日,美文遭贬顺应天。

谁教此生忒勤奋,案上纸堆伴残年。 

月光

夜因无眠更嫌长,愁缘有月倍孤凉。

不似青莲善比兴,月色疑作地上霜。

                               登岳阳楼

谁言古文不卖钱,人穷补身唯诗篇。

诗意浪漫助想象,风物吟唱泄愁念。

采菊潇洒陶渊明,羡鱼折杀孟浩然。

君看洞庭湖水贵,应谢楼记范仲淹。

扫墓

又逢清明小雨帘, 先人相貌怎堪辨。

无言寸草沾泪滴, 有蕊鲜花插墓前。

清明

久弹是非琴, 断弦在清明。

游魂细雨润, 功名风尘轻。 

寻诗

因罹病痛寻诗谜, 资愚质钝难切题。

夜半却有好诗句, 吟到晨起却忘记。

偶感

灵气由来非吾知,书魂只合伴学痴。

昔文已陈渐短视,新篇多磨才好事。

归家偶玩掌中玉,断梦时萦案上诗。

惭愧此身未羽化,祈望茅塞顿开时。

立春

浪迹随身书一卷,字里行间寻悲欢。

原非张衡全才辈,权作车胤借荧看。

见人不免直肠语,受恩常念热情还。

劳碌心瘁思归隐,且看西山落日圆。

                              踌躇

思绪凝一点, 创意踌躇间。

谁家横笛声, 振谐我心坎。 

秋深

秋深爱听钟声晚, 入寺恐踏落叶碎。

樵子负薪歌旷野,僧老读经无所谓。

人逢蹉跎谷起雾,云困岫顶鸟倦飞。

闲情应在劳碌后,哪得渊明飘然归。 

                               游感

旧景游少欣,桥影已赋诗。

一双雀喃语,两片云聚迟。

秋蝉叫停日,无端惆怅时。

树叶正愁黄,风前有所思。

                               淡

半江春色暮,小舟雾烟缠。

桥影虚园空,水痕人情淡。

文坛

有势便利文坛混,真才实学固不论。

苟且文章本低格,入赘门派便身份。

雾漫可滞宝马车,云游不究何方僧。

山果有实富营养,野花无名也艳人。 

辛苦

辛苦最是夜无眠,漏断阶寒雨滴檐。

  起坐翻读古书籍,纸黄灯昏终可怜。

书写

伤感怎堪心上负,随墨流化宣纸间。

小诗落纸无客顾,惟有清风时来舔。

                              悟

一丝银发一黯然,几读唐诗几狂颠。

何如早起学太极,晨鸟隔窗已啼唤。 

充斯文

忙里偷闲学作诗,平仄韵味惭半知。

性情只向诗中倾,逢人谈天说禄事。

疑惑

批阅有疑惑,何似入羁笼。

答案常卷外,春光且书中。

彷徨蝉伴鸣,浮云日照虹。

散步无所念,未必得从容。 

逢甲

一甲不是进士甲, 惶恐虚度六十年。

入林爱听风吹叶, 进山偶探泉落涧。

早春浊水犯清流, 晚秋虫声伴夜眠。

陋室低矮惟算稿, 身后有人文章传?

自嘲

书齋人静卅年缘,半生行迹体会襌。

孤吟苦思悲白发,气昂态轩配心善。

常以文笔掖后生,不向权贵递媚眼。

命运多舛堪回首,何怳本性易伤感。

 偶感

六十从艺不从容,蹉跎十年去也匆。

未将挖空心思泪,洒于门前流水中。

无语苦对惟铜镜,有幸沐浴恰东风。

懊悔学得相对论,过去将来皆虚空。

物理与禅

静参禅意僧功课, 默悟物理余春秋。


开卷万念欲涌月, 下笔千言断江流。

 退休人

老来守拙归田园,渔樵问答到门前。

芸芸尘事到山稀,寂寂闲身引梦远。

竹风耐听好放鹅,蕉雨时汲为养砚。

最喜读诗石上苔,羡鱼听瀑响水涧。

                                             病中

误将论文换健康,书生懦弱病魔狂。

百事偶成费心力,一生蹉跎寻秘方。

梦回青春挽损失,病中至交失探望。

闻说做诗可祛病,强吟新句落空床。

赠研究生

探幽不免失瞻望,星空黑洞如何熵。

攀高几欲追斜阳,植树亦曾济洪荒。

有志贤俊着彩笔,无形灵感偏寒窗。

绕樑何时续新谱,沾尽先师几分光。 

                                观人钓鱼

独坐高堤极目眺,稻谷迎风自逍遥。

驳船驶过水生风,汽笛响时波怡涛。

河道拐弯鱼不知,渔翁挂饵时易熬。

微露散尽和气生,熏得乡人声音娇。

黄昏颂

科研无时不劳神,叶公好龙谁相问。

雨打败荷催蛙鸣,水滴玻璃垂泪痕。

灵思每从平易求,闲情只在吟诗生。

处静欲听时流淌,且将撞钟应黄昏。

                                              

远望起雾走近无, 人生一样陷糊涂。

烟云聚散忽东西, 莫怪仙人不招呼。

                                             立春

立春缓行过曲廊,盼有花香侵衣裳。

悠闲助得心灵动,吟诗不碍论著忙。

喜鹊高树弄枝轻,枯藤矮墙任叶黄。

人老方觉兴时短,且喜奇文日月长。 

吟诗

一读唐诗便抒怀, 不尽风光到眼前。

李杜未酬高才志, 韩贾有遗推敲篇。

寺壁题诗自禅意, 山间诵经悟清闲。

长啸远林风声和, 吹落豪情到人间。

水边偶成

孤舟衰翁不思归,独立鹭鸶伴落晖。

水面成影互对歌,微浪载情自陶醉。

雁掠江面忽成行,人居闹市终有悔。

万虑空向太虚捐,一石投水花影碎。

蜀山枫

一枫经霜红未艳,几时栽于蜀山前。

不期薄寒风力软,只怯烧荒袅青烟。

斜阳陌里落归鸟,月影幌中搅夜眠。

常羡白云独悠哉,时盼细雨润心田。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385349-1342301.html

上一篇:如何读“物理感觉启蒙读本”(范洪义作)
下一篇:为什么是我发明了量子算符积分学(范洪义作)

1 梁宝龙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6-29 14: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