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huanggou666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ahuanggou666

博文

关于求真,关于求知/科研

已有 1794 次阅读 2019-9-1 01:06 |个人分类:成长|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今天偶然在豆瓣得知一本好书,关于汉语的演变。往下翻书评,看到一个被我取关的ID。

这个ID背后的人是做近代史研究的,她对一些事有自己的精彩思考,但太聒噪了。

这聒噪主要不是指她发很多文字,而主要是指她喜欢批评政府。她以为她在为一些重要的什么发声。她以为她比政治家更懂怎样才能使现在的国家更好。她的无知+多语,即是我所谓的聒噪,而且这种无知是可以避免的,是她在表达时过于情绪化所致的。

我想说她,是为了引出我的一个“耿耿于怀”,我对一句话的不满。这句话是前几天从一个同学那听来的。

首先,我必须得强调,使我不满的是这句话,是这句话内含的逻辑错误和目光短浅的动机,换句话说,使我不满的是一种抽象的东西,一种价值观,与具体的个体无关。

其次,这句话大意是:“我是搞科研的,我必须说真话,你们不能不让我说真话。”这句话说的挺不错。但不如这句好听,“我是搞科研的,我想说真话,我希望你们能让我说真话。”

但,这两句话的背后都有一句不好听的话:我知道什么是真的。

没有人敢在苏格拉底面前说:我真的知道一些/我知道一些真的/我知道什么是真的。

我们所谓的真,是一种规定的真,是非客观的真。

如果有人十分肯定地说他真的知道什么,我能理解他所谓的真是什么。因为这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在撒谎,一种是他所谓的真是人类内部制定的游戏规则。

把这种游戏规则误以为是世界的真理,或者说,把世界当作是人类的世界,也就是说,高估了人类在客观世界的地位,多少会遇到些想不明白的事。

让我们回到苏格拉底。苏认为他自己除了知道自己一无所知外,什么都不知道。这种说法听起来很极端。是的,这很极端,也就是说,这句话不能只理解其表面意思,这句话具有修辞功能。他是想强调否定的意义:我只能知道我不知道什么。正如,人们一直在思考上帝是什么,有的人愿意骗自己:上帝是这,上帝是那;有的人不想骗自己,只能说:上帝不是这,也不是那。

否定会招致人们的负面情绪,也会招致对自己的负面情绪。因此苏格拉底未得善终,而且克尔凯郭尔认为他是主动求死。

因此,在具体的存在中,即个体的生活中,我们应该学习肯定。但是这肯定并非直接的肯定,而是否定之否定。直接的肯定是不成熟的肯定,是过度的肯定,最终也会招致负面情绪。必须先历经否定的痛苦,然后才能悟得否定之否定的意义,即达到成熟的肯定。

如此,才有一个真正开放的态度。

如此,才是真的对科研充满热情,而不是对别的什么充满热情。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384670-1196097.html

上一篇:无题
下一篇:短叹一则

3 王安良 刘炜 张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3 20: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