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1451085758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X1451085758

博文

一个姑娘(6)

已有 930 次阅读 2018-7-7 16:49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阿羽在阳台下的小隔间里构思着下一部小说,上一部《在这个世界与你相遇》火了之后,阿羽感到压力更大了,如果没有新的作品,自己会很快会被人忘记,其实写小说也不是为了名誉,只是自己写出来的东西能够受到大家的喜欢,那种感觉才是最大的动力。这次,阿羽想写一部以爱情、亲情和友情为主题的长篇小说,阿羽想以身边的人作为小说的人物原型,但是又怕自己写出来的不知是真实的还是虚构的。看看桌子上的日历,已经是623号了,阿羽对23特别敏感,因为23号那天要去见一个人,现在是2021623号,离2023年的1223号还有两年半,“五年之约”已经过去一半了,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呢。

“爸爸,爸爸,电话。”诗诗拿着阿羽的手机从卧室向客厅跑过来。

“喂,您好。”阿羽看着一个来自上海的陌生来电。

“学长好。”一个甜美的声音从电话中传出来。

“请问您是?”阿羽没能听出来是哪个“学妹”。

“哈哈,学长这么快就把学妹忘了吗?”

“实在不好意思,不知道您是哪个学妹?”阿羽仍然一脸困惑。

“好啦,不逗你了,我是雪晴。”

“哎呀,是你啊!”阿羽脸上露出了笑容,“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你去上海了?”

“想你了呗,哈哈,我一直都在上海啊,只是没和你说罢了。”

“原来如此,是好久没有联系了,你工作还好吧?”

“工作啊,就那样吧,你还在马鞍山吗?”

“是啊,想想在这里快有十年了,也算习惯了吧。”

“你猜我现在在哪?”隔着电话都能听到雪晴的笑声。

“不是在上海吗?”

“我现在就在马鞍山呢,专门来找你的。”

“真的假的?找我干嘛?”

“没事就不能找你吗,好歹也是朋友吧,怎么样,今晚有没有空?”

“有空是有空,只是……”阿羽转过身看着诗诗。

“怎么?不方便?”

“有点,但是你也难的过来,再怎么不方便也要克服啊。”

“爽快,那咱们晚上八点去学校旁边的那家咖啡店吧,那家店还在不在?”

“在的,生意一直很好呢。”

“好,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

雪晴是阿羽的学妹,阿羽在学校给她们上过几次课,下课后雪晴经常拿着问题问阿羽,就这样,他们之间的关系比班上其他同学之间也亲近了许多。两年前雪晴和阿羽一起毕业,阿羽问她为什么没有想过考研,雪晴摇摇头说自己不想再在学校里呆着了,想出去看看这个社会。毕业那天,他们在楼顶喝着啤酒聊着天,雪晴突然问阿羽有没有女朋友,阿羽说没有。雪晴笑着问为什么,阿羽笑着回答说没人喜欢自己。雪晴看着阿羽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接着他们大口地喝着罐装啤酒,聊着已经不再属于自己的校园生活。雪晴喝多了,阿羽把她背到宿舍楼下,打了她室友的电话,看着雪晴的两个室友把雪晴架上楼后,阿羽才放心的回去。第二天,雪晴给阿羽发了一条短信,说自己要去闯荡了,希望有缘再见。阿羽给她回复,有缘再见。

一晃两年过去了,阿羽似乎忘了雪晴的存在,这次的到来让阿羽有点摸不着头脑。阿羽目前想的是诗诗怎么办,不能一个人丢在家里,只好带着诗诗一起过去了。

晚上八点他们准时在咖啡厅见了面,雪晴看到阿羽带着一个小女孩过来,一下子呆住了。

“这位是?”雪晴充满疑惑的眼睛盯着诗诗。

“她叫诗诗,我女儿,诗诗,叫阿姨。”阿羽看着雪晴又转头看着诗诗。

“阿姨好。”甜美的声音从诗诗的小嘴巴中发出。

“你好呀!”雪晴的眼睛里更加充满疑惑,“你结婚了?”

“这个有点复杂,以后有时间我再慢慢和你说。”阿羽看着依然不解的雪晴。

“这次怎么回来马鞍山?”阿羽转移了话题。

“这个啊,其实是顺路,有一个项目在南京,正好就过来看看。”雪晴解释道。

“不错嘛,现在都出差了。”

“出差才辛苦啊,天天到处跑,累死了。”

“像我这种不喜欢到处跑的人肯定干不了你们的工作,我就喜欢宅在一个地方。”阿羽打趣的说道。

“还真有点羡慕你呢,对了,你在马鞍山做什么呢?”

“我啊,没事写点东西,没正经工作,属于无业游民。”

“没看出来啊,想成为作家?”

“只是想写一点自己想表达的东西罢了。”

“喝什么?”

“拿铁吧,给诗诗来个小甜点吧。”

“服务员,一杯拿铁,一杯卡布奇诺,再来一个甜点。”

“你还是喜欢卡布奇诺?”

“是啊,喜欢它的口感和颜色。”

“这次出差多久?”

“这次时间还挺久的,有将近一个星期。”

“听说你们出差都可以去玩一玩,是吗?”

“有时候可以,像这次一样,所以来找你了。”

“哦,那还不错,时间也不是那么紧张嘛,想你这种喜欢闯荡江湖的很适合。”

“你还记得啊,时间好快,两年过去了。”

“是啊,快的让人来不及感受生活。”

“你还好吧,你又不用上班,不像我们这些上班族。”

“我也要生活啊,我也有自己的事要做,可能时间上稍微自由一点。”

“我还是很好奇,你女儿都这么大了?”

“这个,说来话长,下次我和你说。”阿羽当着诗诗的面也不好给雪晴解释。

“好吧。”

喝完咖啡,阿羽和诗诗陪着雪晴走了一会儿,在一个路口处他们分开了,雪晴说明天还要赶高铁去南京。阿羽看着雪晴,觉得她今天晚上有点不在状态,好像在想着什么。和雪晴分开后,阿羽拉着诗诗向住处走去,好久没出来走走了。阿羽边走边唱着儿歌“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

 

(未完待续……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357760-1122742.html

上一篇:一个姑娘(5)
下一篇:《我不是药神》观后感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7 21: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