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angpengju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angpengju attosecond transient absorption spectroscopy, ultrafast process of liquid.

博文

有趣的占座经历 精选

已有 6243 次阅读 2013-9-5 09:43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占座这种苦逼的运动,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大学的时候为了考研或者其他活动,都战战兢兢地占过那么几回座位。在人们眼中,学习是一件值得鼓励和支持的活动,占座是一件令人不齿的行为,但是为了学习而占座反而可以用来称赞一个学生的勤奋,这种逻辑或许在大学校园里才能生根发芽,但愿不会在我们毕业之后延续到其他领域。

  我考研的那段时间,也占过那么几十次座位,几乎每次占座的过程都不那么心惊动魄,但是在打着为了考研而占座的旗号所经历的这些日子里面,我相信大部分同学和我有类似的奇妙历程。这里面就有几个代表性的,跟大家分享。

 

(一) 出其不意

刚开学的那段时间,大家的座位不怎么固定,占座还没有白热化,我和几个同学经常到离宿舍很近的第二教学楼一楼的大教室上自习,玩游戏。这个教室是新装修的,各种设置都不算最差,而且左右邻着大路,虽然吵了一些,但是由于窗台较低,没有教震的情侣,也算是清净了。我们几个陆续在这个自习室安了家,过着无忧无虑的自习生活,也憧憬着能在这里结束自己的考研日子。可是,有一天,我们来到教室,闻到了其他学院学生的气味,来到座位上,才发现我们占座贴的标语“XX学院,X同学考研占座,谢谢合作!”不翼而飞了。我们顿时慌了,没了标语就没了底气,随后赶紧坐下,坐等入侵者,10分钟之后,一群敌人欢声笑语来到自习室,直冲着我们座位而来,很礼貌地说:同学,这是我们的位子。我们炸开了锅,争辩道:我们昨天还在这里呢,这里还有我们占座的条子。。。大家用手摸了摸一杯撕去的纸条留下的白花花的一片,一点儿底气都没有。为首的男生眯了眯眼,说:不好意思,昨天有人打扫卫生,把字条都处理了,这座位重新分配了。我们反问道:即便是重新分配,凭什么说是你们的,谁来的早是谁的。我们这次胸有成竹,舒了口气。男生正色道:同学请你摸一下桌子底下。我们赶紧摸一下桌子底下,心里一紧,完蛋。丫的,他们把纸条重新贴在桌子底下了,我们蹲下身子看到:政法学院,X同学考研占座,谢谢合作!笑脸。顿时崩溃,政法学院的学生口如簧舌,我们只能吃了哑巴亏。被人出其不意攻击,一击致命,我们灰溜溜地结束了二教的自习生涯,开始转战其他教学楼。

 

(二)占座秘籍

   到了10月份,我和老罗座位还没有稳定下来,俩人都急得团团转,经常在校园里看到三五成群的人在食堂角落里,厕所里,楼道里,花园里,红绿灯旁窃窃私语,商量着什么,直觉告诉我,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每次我想走近了偷听,都被人故意压低声音躲避,那时候我和老罗还在研究太祖的游击战术,但是效率不高,一个随时可以学习的座位对我们这些嗷嗷待哺的游击战士来说,就好像中了彩票一样。终于有一天,我发现政法学院的一个男老乡正在和外语学院的美女们窃窃私语,不时传出一串儿笑声,我凑了过去,脸红着给老乡打招呼,老乡很大方地问:没座位吧?我说:嗯。旁边的美女嘻嘻地笑了起来,我心里说道:这年头,有座位也可以泡MM啊,无耻。老乡,把我拉到一边,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已经发黄的纸,告诉我:这是这个学期所有不安排课的教室,你复印一下,以后就可以有的放矢了。我顿时热泪盈眶,感动得说不出话来。老乡拍拍我的肩膀,安慰道:不急,还有。说着从另外一个口袋里掏出另一张纸,说:这是这个学期前2个月有课,之后没课的教室,或许对你们这些游击战士有帮助。我的眼泪马上要掉出来了,为了避免他给我拿出一张手纸擦眼泪,我忍住了。只见他又拿出一张纸,说:这是最阴森的九教的几个最隐蔽的教室,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千万不要去,这里面都是我同学,实在没办法,你去挤上一个座位,记住,一个人去。我终于没忍住,对老乡简直是佩服的如滔滔江水。。。。此处省略一万字。。。有了老乡的秘籍,我的占座攻坚战基本上打下来了,之后的几个月,我每次都能找到教室,一直到最后一个月,战争彻底白热化的时候,我一个人挤到了隐蔽教室中,和政法学院的学霸们相依为命了几十天,撑了过去。到后来得知,占座秘籍由管理学院某女生从在教务处的老乡那里拿到的教室安排表,再加上自己近一个学期的实践之后绘制而成,在管理学院内部流传已久,得此秘籍者,大都考上心仪的学校,该秘籍实为内部传阅,偶漏风声,我也算万幸了。

 

(三)占座奇观

   话说在九教上自习,一楼是比较安全的,为什么呢?九教的布局是八卦型,所有的教室围绕一个中心分布,基本上只有当初的建筑师才能够分得清方向,历年来所有的老师学生到了九教就迷路。这种八卦型的建筑据说吸引了天地间很多灵气,以致于各种冤魂弃戾都在这里定居,不时在深夜制造一些不和谐的声音。只有一楼毗邻大路,算是安全的区域。这里有一个超大的阶梯教室,当年李阳就在这里做过报告,一进这个教室,哇啦哇啦的英文就萦绕耳畔,绵绵不绝,这也许是幻听。我在这里上过一个月的自习,见识了几个令人深思的现象。

-----------

我左边过去三个座位,是一位单身大龄女青年研友,据她坦白,年方二八,我和同学目测应该有二九,是一个镇上中学数学老师,早年毕业于一个知名大专学校,这次要考南师的数学系。该研友学习毅力惊人,每天几乎是最早来到教室,准时打开高等数学课本开始研读。时间久了,我发现她也有精力不济的时候,于是她会从包包里拿出一瓶药,没有标签,加上座位上放的乌鸦白凤丸,趁着热水吞下,继续研读,令人敬佩。由于之后我没有坚持在那个教室学习,对她考研的结果不得而知,但是临走的时候,旁边男生告诉我,她已经考了三年了,男朋友没了,工作也没了,听后,我良久无语。

----------

从九教后门进入教室,首先看到的是一大堆复习资料,看样子是生物专业的,里面貌似还有化学资料,资料旁边是一把水果刀,水果刀旁边是一块生姜,生姜旁边是一个水杯,水杯里面是一大坨叫不出名字的枝枝叶叶,水当然是黑色的。这个座位的主人,貌似是这个教室的元老,据说是化学院跨专业考生物的研友,我几乎很少见他,即便是见了也难对的上号,每次学习累的时候,我就会回头朝那个座位看几眼,都是空的。休息的时候,我们会在后门附近聊天,有时候也聊这个座位的主人,大家都觉得奇怪,总不见人,但是水是热的,姜也是新鲜的。终于有一天,这个惊人的秘密被我同学发现:后门外面还有一个凳子,凳子上经常坐着一个男生,很孱弱的样子。同学告诉我,他亲眼看到该男生有几次从后门进来,悄悄坐在那个座位上,切几片生姜嚼碎,用水吞服,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看过那个座位。

 

   现在回想起来这些由于占座经历的东西,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再加之看到新闻上说华农的学生和领导之间由于占座发生冲突,觉得滑稽。

   我也希望所有考研占座的同学不要把为了学习而占座觉得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

 

感谢百度图片。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32266-722446.html

上一篇:亲历的两次青年基金申请
下一篇:感谢各位老师

21 吴玲玲 赵美娣 王浩 陈小润 陈进斌 胡南 唐凌峰 张忆文 贾伟 邓旭坤 李宇斌 边媛媛 陈沐 苏金亚 唐常杰 廖晓琳 俞立平 seeker99 neilchau biofans yunm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4 17:3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