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angpengju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angpengju attosecond transient absorption spectroscopy, ultrafast process of liquid.

博文

忆老董

已有 3371 次阅读 2013-6-26 15:36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老董是我初三的班主任,是个退伍军人。

   我读初三的时候,是老董和学校校长专门儿到我们家找到我,“请”我回镇一中读书的。那天中午天很热,我经历了人生第一次闭门谢客,在屋里没出来,避而不见了老董和校长,并让老爸告诉他们,我已经决定转到另外一个镇的初中读书了。

    老董走后,一直支持我转校的老爸竟然一反常态,语重心长地命令我:还是别转校了,回原来学校上初三吧,校长都来了,你不去面子上过不去,都是熟人—老爸以前压根儿没见过老董和校长啊。

    我内心没有什么太多挣扎,反正去哪里儿都一样,那时候,没有读大学,读研究生的想法,读书嘛,不要太差劲儿,考上高中就可以了。现在回想起来,真是二到家了,我们学校每年能考上高中的学生比例是3-5:300啊。。。作为河南学生,认了。

     开学了,我爽了一个叔叔的约,回到了以前的初中继续读。

     刚开学开大会,我见到了老董,其实,那时候老董在同学们中的绰号是老古董,迂腐,耿直,原则性强,吃苦耐劳。

     老董作为班主任,给我们上的第一堂课就是洗脑,他慷慨激昂地对下面的新兵蛋子说:同学们,我们要努力学习,考上高中,知识改变命运,不学习回家种地,永远都不可能成为人上人。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希望同学们要刻苦,勤奋,坚持不懈,坚持就是胜利。。。此处省略一万字,至大家瞌睡为止。

      洗脑课之后,我就开始不喜欢老董了。这玩意儿,光洗脑有啥用,没有高水平老师,要考上高中纯属虚构。但是,老董扬长避短,没有用高水平的老师装备我们,但是他却引进了军队的魔鬼训练。

     于是,我们每天早上6点起床上早自习,晚上晚自习至9点半。刚开始还能适应,一个月以后,大家都开始拖拉,迟到的,早退的,开小差儿的。用老董的话说就是:脑子这根儿弦又松了。老董又开始洗脑,早自习一次,晚自习一次,每次洗后,我们都是斗志昂扬。

     有一天,老董发现洗脑这种刺激终于不能凑效了。于是他采用了另一种方式来刺激我们。每天早上5点半,老董就会挨个敲我们的宿舍门,一个班主任,从离学校5公里的家里赶到学校敲门儿,至今也算是我经历的一件“奇葩”的事儿了。敲门儿这茬儿,他坚持到中考,我们竟没有一丝惭愧。还有,等到要参加体育加试的前三个月,老董每天领着我们出操,环绕校外一大块农田一周,他喊号子,老董当了连长,精神抖擞,腿疼的毛病都忘了。还有,老董帮我打开水,老董喜欢把我们的茶壶都收了,一个个灌满,一手四个,来回数趟,从水房到4楼教室,几乎无间断近半年。

     和老董的一次激烈冲突发生在中考前的三个月,我那时候的成绩一般,在班里也就前十名,考上高中的希望较大,接近50%,我也很知足,就放松了警惕,下午偶尔到镇上的电子游戏厅打街机,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坚持了近两周,就给人告密了。老董知道了这件事,就像一个长官知道了新兵偷懒一样,暴风骤雨般收拾了我,很彻底。那天早自习,我正迷迷糊糊看着书,老董砰的一声推开门,冲进教室,直奔我的位置,直接把我揪出来—那时候身高只有1400mm,两三下把我推到教室外,期间哇哇早读的教室突然变得死一样寂静,同学们有的人知道是为了什么,大部分还都不知道,事后我觉得老董给我留足了面子。他先是给我了几个脖耳拐,然后直接告诉我,你被开除了,让我同桌把书给我拾掇了,赶紧回家。我吓懵了,我不能被开除啊,我可丢不起那人,要死也要站着死,考不上大不了不上,这样回家一辈子抬不起头。于是,我灵机一动,开始动之以情,时间过去很久了,再加上当时脑子眩晕,时至今日我也不能确定是不是用嚎啕大哭来感动他,还是默默流泪感动他,总之是流泪了的,他让我站了一个早上,告诉我,给我一周的时间考察,我如释重负,彻底告别了街机,告别了街机,我认为也就告别了无知的童年。三个月后,我全镇第二考上高中,老董见到我之后,孩纸般地逗我:“小**呀”,(此处省略几句骂人的方言),“到了高中好好读,别浪费了。”

    老董带完我们那一届初三,就退休了,从此至今,那个中考记录就被我们那届学生保持:14个人考上高中。老董身体一直有恙,退休后过了一段时间的田园生活。

    儿女子孙满堂的他,据说现在在一个书店当管理员。哈哈,图书管理员,我猜,老董生活会丰富多彩呢?

     谢谢老董,谢谢那段还不算青春的青葱岁月。。。。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32266-692815.html

上一篇:博士答辩经过
下一篇:常回家看看—纯扯

7 陆俊茜 庄世宇 孙平 徐大彬 陈小润 廖晓琳 赵婧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19 17: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