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gdonggui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angdonggui

博文

赵国求语录(4)道可道

已有 1204 次阅读 2017-4-12 22:11 |个人分类:赵国求语录|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4.道可道

【原文】物质的存在形式,物质运动持续性和广延性的量度。自然界既没有脱离物质的时空,也没有脱离时空的物质。道可道,非常道,哲学中的“时空”是常道。人类通过感性经验认知的时空,称作经验时空。以科学原理和科学方法指导认知的时空是科学时空。牛顿时空,狭义相对论时空,广义相对论时空,量子力学时空,是经验时空的科学提升和科学发展,称作物理时空。物理时空是科学时空。描述现象实体的时空是现象时空。经验时空、物理时空均是现象时空。而未经观察的“自在实体”所在时空,称为“本体时空”。“本体时空”是复数的,因此,人类实质生活在复数时空中。实时空是人类对时空认识的简化。

【解释】关于时空问题,这里有点不同的见解。

以科学原理和科学方法指导认知的时空是科学时空。科学时空是通过数学的眼睛描述看不见的自在实体。比如电子的椭圆运动属于科学时空。但是科学时空并不等于物理时空。当然数学工具也可以描述现象时空。

物理时空中最基本的概念,比如时间、空间、长度、速度、质量和能量都属于现象时空,而非物理时空。在薛定谔的《生命是什么》一书当中,我们曾经探讨过,物理学是关于影子的学问。物理时空即是影子世界,即是现象世界。

狭义相对论中时间变慢的效应,也是在现象时空中变慢。如果离开现象时空,是没有时间这个概念的。

狭义相对论中的尺缩效应,也是在现象时空中变短。

电子真实运动为椭圆运动,生成波动的影子,这是现象实体。从简谐振动的现象实体,可以推导出薛定谔方程。薛定谔方程可以很好地描述现象实体,可以描述影子的叠加,描述叠加态。而薛定谔方程的解就得到了电子云图。电子云图也是描述现象实体的。

量子理论可以说是在现象时空发展起来的理论,而实验又是在验证现象时空。如同梦中说梦,自己验证自己。用谎言验证谎言。薛定谔方程、电子云图等都是在现象时空里面做文章的,搞得高深莫测,都是搞的假象,误导了世人。而罗教明教授的共振氢原子模型,则是直接勾勒出了自在实体,描述了电子的真实运动。

当然现象实体相关的理论并不是没有用,相反是最有用的。因为实验都是在现象实体中进行的,当然实用了,也很符合。只是真正的科学是追求真理的,并非实用主义就可以。科学需要回归,回归到追求真理的大道上来。

前面我们已经知晓,根据哥德尔不完备定理,现象实体不代表自在实体,这个谎言总会有破绽的。即使在现象实体内部不断地推理,也有不完备之处。所以就有了相对论和量子理论不可调和的矛盾。

经验时空、物理时空均是现象时空。其实并不存在着这么多的时空概念,只是人为的一种划分罢了。仅仅需要有自在时空和现象时空就可以了。自在时空虽然说有时空两个字眼,但是实则无时空的概念的,只能通过数学的眼睛来描述。时间是现象实体,空间也是现象实体。

电子本身也是现象实体。是的,不要惊讶!观察者和电子自在实体的共同作用,而生成电子这个现象实体。观察者属于高级测量工具,最小的测量时间为普朗克时间。每隔一刹那就可以测量电子自在实体一次,测量的一瞬间,就产生了电子现象实体。由于是不连续的,所以电子也是跳跃的,也是不连续的。

玄学在《道德经》中有明确的定义:“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我们一起来探求真理,一起进入众妙之门。天地万物本身是无名相的。这里所说的名代表着相,语言文字也是属于名相。语言文字也是一个小宇宙,也有自己的时空。理解真相,需要脱离语言文字的时空,也就是离语言文字相。我们眼中的月亮影像也是名相。电子椭圆运动的投影是名相,波函数也是名相,薛定谔方程也是名相。如果要追求万物的实相,需要破除语言文字相,破除名相。名相用科学语言来描述,等同于现象实体。

有了名相,可以说这是万物之母,万物都离不开名相,万物即是名相本身。万事万物本身包含着主体的信息,包含着观察者的信息。所以要去除名相,才能观察到大道的要妙。但是也不能完全去除名相,如果去除名相又没有任何的依托。去除了语言文字,又无法载道。万物都离不开心灵。如果离开了指向月亮的手指,又无法知晓月亮的方向。万事万物当中都可以观察到大道的行迹,万事万物之中都存在理。随时随地都可以体认天理。无名和有名,这两者是互为阴阳的,本来都是一个事情,只是起了不同的名字罢了。无和有之间并不存在屏障,正如万物和心之间并无明显的界限。阴阳合起来称之为玄。互相纠缠的两个粒子也是互为阴阳的。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阴极则阳,阳极则阴。这就是玄之又玄,这是天下玄妙之门。如果能够内证至此,就是得道了,就是明心见性了。这也是西方哲学家中的真理,真理即是道。

阴阳的推移,循环往复,如同电子的椭圆运动。周而复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经历一个循环,又不忘初心。玄之又玄也可以解释为这种阴阳推移的椭圆运动的。观测电子的椭圆运动,可以分化出许多的投影,得到许多的影子视图,得到本征态,这个是分。而把许多的影子视图恢复起来,就得到了薛定谔方程,这个是合。时域空间的任意波形这个是合,可以用傅里叶变换成频域空间的正弦波叠加,这个是分。然而再高深的数学工具,也只是描述的工具而已,只是指月的手指,都无法代表着电子的实相本身。薛定谔方程已经留下了观测者斧凿的痕迹了,电子云图中主体信息是注定不能排除的。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318520-1048521.html

上一篇:赵国求语录(3)现象实体
下一篇:赵国求语录(5)相对时空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1 06: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