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fwang200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fwang2009

博文

和知名杂志主编过招:一段奇妙经历(续) 精选

已有 10966 次阅读 2017-8-3 09:32 |个人分类:科研笔记|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同样题目的上篇面世后被推荐到了头版第二的显著位置,引起了不少共鸣,绝大多数留言都对我与这种隐形学术不端作斗争表示支持,我很高兴。这说明科学网中的大多数科学工作者十分痛恨学术不端,体现出了他们的热情高涨的正能量,这同样也鼓舞了我。我瑾在此对科学网的编辑以及众多支持的网友表示衷心感谢。今天我想接着上篇进一步解读主编来信内容,顺便也解答网友的疑问,上篇文章较长没有时间的网友可能会忽略某些细节,这次一并给出。分享这样的投稿经验相信大家可能会感兴趣的。

主编和我的通信不止这几封,有些涉及到敏感隐私我都选择了藏匿。即便如此,主编给的信息也是有限的,好在我的长项是分析,看看我是否能从这有限的内容中发掘出更多的东西来。

主编在简短地告诉我发生了严重状况,他需要点时间做调查,让我耐心等待之后,足足过了一个月才发来拒稿信,态度变得很坚决。但是他在来信中有一个明显矛盾的地方,那就是他一边说第三审稿人是独立第三方,一边又看似不经意地在附件pdf的审稿信的开头加上“AE的第二选择的评审意见”的抬头,使这个信看起来像是个又经过一次正当渠道进行的正常地拒稿信,但仔细推敲就能发现疑点:如果是独立的第三方,一定不会经过AE,因为我的appeal就是在质疑AE造假,还让他找人,这不是矛盾吗?另外,老外在正式的信中的开头不会将副编辑(associate editor)简写成AE,这样有些不尊重人的味道,这种模糊手法除了想浑水摸鱼之外没有其他解释,他还可能想顺便掂量一下我这个非英语母语人的分量,看看我能否识别出来。于是我就将这个矛盾点了出来(见我在上篇中展示的第二封去信)。这下他有点荒神,马上来信保证:这是在和另一个主编协商下慎重敲定的一个绝对可靠的独立的第三方,很抱歉让我失望,并示好说我一定会在其他杂志上取得成功。通过读这封信我可以基本确定这个主编是在耍花招,很可能是想越简单越好地把这种丑事不露痕迹地摆平,否则传出去会有很大地声誉损害,但我还没法确定主编是否和AE窜通一气来糊弄我们,试想这个时候谁还会那么温文尔雅呢,我确实很气愤,在我展示的第三封信中我没有平铺直叙地去质疑,因为没有力量会流于平庸,但我也不能失去礼节,我的质疑很尖锐且具有强烈地讽刺意味,即点出了矛盾之处也暗示他也犯下了他在拒稿信中所批评我们文章中英语表现方式低下的错误,还直接了当地点出了嫌疑犯的人名,并警告这样做就是学术不端。说到这里我要解释一下有些网友质疑我为什么口气如此强烈的原因,西方的大牌杂志的主编大都是比较有名的科学家,他们会十分忌讳学术不端这个字眼,哪怕沾上一点都会恐慌的,他因感到尴尬而不回信了,但是我知道他会愿意洗清和这种学术不端所扯上的关联,而且我还要分析这种不透明的处理只能使得事情越变越糟,我告诉他我也想和他的上司谈谈这事,果然在看到我第四封为他圆场的信之后马上回信,极力撇清关系,并抄送他的上司,我得到了我想要的信息。在这种时刻实话实说是符合西方文化的(我的看法和有网友相反)。

虽然他没有明说调查结果是什么样的,但正如有个网友分析的那样他没有否认Z1和Z2干了这个不端之事,反过来说如果我说的两个人中有一个是错的,他就会轻易地对此进行否认,但由于他不能因此而否认拒稿决定破坏声誉,他选择了沉默。你可能会说那可不一定他为什么不撒谎呢?这是因为第一这样知名杂志的规则不允许撒谎,第二西方国家的科学家大都信仰上帝,其撒谎的本能受到严格限制。他所选择的第三任审稿人确实是仔细地阅读了我们的文章并给出了几点不错的建议,尽管还有没真正理解的地方,在这么短时间内他能做到这点也是值得称道的,主编就是想通过这种行动来让我们的文章得以改进而投往其他杂志的,这是值得感谢的,我们还是有回报的。

至于那个AE将如何收场呢?现在知道他不可能有勇气来面对这个事情的,他的勇气大概在于敢于不承认自己所干过的有违良心之事。记得几年前我在另一个我这行当的顶级杂志投稿被拒的情形,那还没有这一半严重,当时的编辑也极力否认和审稿人窜通一气拒稿,我的美国同行看了我对审稿人的回应之后给出了powerful的评语,因为我对审稿人的评语的透彻解答几乎挑不出任何毛病,结果编辑很有担当,主动辞职了,因此,我并不看好这个AE在那个编辑部的前景,在一个高度敏感学术不端的圈子里生存会是艰难的。我的那篇文章按编辑建议最后转到JGR上发表了。

说到此我相信大多数网友会理解我为什么不去回应有些质疑,因为我此时只能关注事件发生的主导方向,不想由枝节问题来干扰这个主导,加之我也无法辨明质疑人的真正动机如何,所以有可能会伤害到一些真正愿意给我提出建议的人,如果真是由这样的理由而受到伤害我愿为此而道歉。另外,我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我很容易和人相处,如果你有礼貌的向我提出建议(例如JMZhou61改变态度的郭先生)我都会表示欢迎并加以回应的。如果你能实事求是地指出我的错误,态度再恶劣我也会接受。只是我不太愿意面对矛盾百出的对话。

还有人建议我揍那个肇事者一通,甚至说要杀了他,这当然是不可取的,不过后来我才想通他所说的道理,原来他把使用这种手段来达到不可告人目的的手法看做是一种谋害甚至是可怕的谋杀。我所想告诫他的是他如果遇到此事,千万别用暴力去对待,因为那样你一开始就先输了。

早上看到新闻说韩春雨的涉嫌造假文章被撤稿了,虽然比我预计的晚了些,但我仍然高兴,造假者的冬天来临了,看看我们能从这里发现点什么。



投稿与审稿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10774-1069048.html

上一篇:和知名杂志主编过招:一段奇妙经历
下一篇:中国不是唯一付费给在顶级杂志出版文章人的国家,但是付费最高

18 苏德辰 史晓雷 吴斌 武夷山 高建国 郭战胜 宁利中 杨建军 杨道宾 方锦清 梁洪泽 蒋新正 闫钟峰 xlsd zhongmiaozhimen wangshoujiang3 zhangling trx12345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7 20: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