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F2009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CF2009 光学薄膜,SAXS,多孔材料

博文

摇滚吧!长青

已有 1455 次阅读 2022-10-19 01:03 |个人分类:原创文学|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摇滚吧!长青

作者:锦瑟无端

  直到自己坚定的东西被自己放弃,才明白没有什么可以是永远。

  这两周,每当周围无人,自己也无事,狄长青就会想起这句话。这句话不知是何人所说,是歌曲“Solenzara”后面的评论,仅此一句话,却包含数不清的无言的感慨。是啊!狄长青放弃了家乡,放弃了亲情,放弃了职业,放弃了身份,远走他乡去创业,虽然创业如寒冰流火,狄长青也从未觉得自己放弃了科学,更没有放弃真理,直到看到这句话。曾几何时,狄长青坚定的是学术道路,探索未知世界,服务社会进步,然而现在的工作已经与学术道路渐行渐远,逐渐与学术圈几成陌路。蓦然回首,已经不知道什么是永远了。

  你说烟雨微芒,兰亭远望;后来轻揽婆娑,深遮霓裳。

  你说春光烂漫,绿袖红香;后来内掩西楼,静立卿旁。

  你说软风轻拂,醉卧思量;后来紧掩门窗,漫帐成殇。

  你说情丝柔肠,如何相忘;我却眼波微转,兀自成霜。

  狄长青已经很久没有觉得一样东西“很好吃”了,也很久没有碰到一个人觉得“很好”、必须要认识和联络了。生活普通、庸常,灰头土脸,偶尔人为地制造出一个光华夺目的仪式,而内心平静、冷酷,被满足的阈值也越来越高。回想过去的十多年里,那些不经意的使狄长青欣喜若狂的瞬间,它们是怎样突然迸发的呢?

  狄长青喜欢听音乐,有很多套音响,每个久居之处都有,居所、办公室。很久以来,狄长青以为自己的真爱是科学,放弃科研之后,认为真爱是文学,越来越忙碌之后,才发现自己的真爱是音乐。音乐是起伏之美,犹如少女身材之美妙。说到音乐,狄长青就倍感孤独,这世界理解起伏之美的少之又少。山峦是起伏的,但起伏却不规则,往往存在陡峭的变化,画家喜欢,摄影师不喜欢。绘画是创作,需要突变的情节,摄影师是记录,需要流畅的线条。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狄长青对音乐的理解也达到了形而上的程度,甚至可以把音乐和科研、创业关联起来。此时此刻,狄长青每每要和老友甄教授交流真知灼见。

  一如以往,甄教授的电话一拨就通,几秒钟的视频铃声居然是歌曲“Love in Porofino”,Dalida沙哑的嗓音,狄长青也很喜欢这首歌,歌手也是欧美没有不喜欢但是却自杀了的Dalida。

  “甄教授,疫情以来,安然无恙?你不是喜欢古典音乐吗?怎么移情别恋于法国香颂了”?

  “古典音乐如宴席,香颂如家常菜。不知你有没有这种感觉?酒席虽然菜品很多,吃过后却常常有没吃饱的感觉?不像在家里吃一碗面的感觉舒服”,甄教授很聪明,能把不同的事联系起来,让人眼前一亮。

  “一千个人就有一千种哈姆莱特,一万个人就有一万种Solenzara。咱们《诗经》中有三种文学体裁赋、比、兴,你刚才就是把音乐比作了食物,是典型的比。你看看我对音乐的理解”,狄长青对音乐经常有独到的见解,“譬如科研,课题组的科研如室内乐,研究所的科研如交响乐,创业者的科研如摇滚乐。这是兴,先有所见所闻的科研现状,兴起了音乐的另类理解,就像《诗经》的《硕鼠》”。

  对于经常听古典音乐的甄教授来说,自然很熟悉室内乐和交响乐,室内乐是不含有管乐器和打击乐器的,是几个提琴手之间的小把戏,顶多加一台钢琴,就像科研课题组那样,人少,只能做点简单的科研工作。而交响乐是多声部多乐器的大型音乐作品,必须有指挥,类似于研究所“有组织’的科研。而创业者的科研往往是创业者自己的个性工作,体现的是创业者的精神状态和追求,正如摇滚乐,摇滚是一种生活态度,只能被摧毁,不能被打垮。

  “甄教授,推荐你看看姚晨主演的电视剧《摇滚狂花》,我觉得我很像里面的彭莱”,狄长青想起了彭莱无数次地想要重新组建乐队的艰难经历,直至最后自己倒下,也未完成重组乐队和告别演出,也没得到女儿的谅解。“创业需要一往无前靠理想支撑的企业家,还需要仔细周到的指挥官,我在网上进行过人格测试,我的性格兼具企业家和指挥官的特点”。

  “你不要相信网上那些骗人的测试,既然你认为自己脑子里想的是对的,为什么口袋里没有你需要的”?甄教授一句话刺激了狄长青,狄长青陷入了沉思。

  “这个问题就复杂了。时间是决定性的,让客户和投资人认识到真理,需要时间。在真理面前,人们往往不能直面,因为真理经常是面貌狰狞的怪物或者真理常常存在于裂开的伤口中”。

  狄长青不愿接受效率低下的工作环境,也不能接受学霸的压榨,他的科研从室内乐直接走向了摇滚乐,个中滋味只有自己知道。狄长青和甄教授的交情虽然深厚,但正如室内乐和摇滚乐的差别之大,他们的科研也逐渐没有了共同语言,两人又讲了一会各自的近况,挂上了电话。

  “摇滚吧!长青。我支持你,需要我帮助就讲”,有这样的道别,狄长青很知足。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03939-1359974.html

上一篇:工程教育是经济的全局变量
下一篇:国产仪器的未来靠市场
收藏 IP: 122.245.208.*| 热度|

11 郑永军 刘秀梅 尤明庆 王安良 李斌 王飞 杨正瓴 张宇 许培扬 李东风 马鸣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1-31 18: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