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纳世界大,和谐天地宽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张海霞 四世同堂,单纯的幸福

博文

致敬Carter┃创业的三重境界

已有 1559 次阅读 2022-8-10 09:06 |个人分类:国际交流|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一直在致力于推动青年人的创新创业,今天机缘巧合就来介绍一位真正的创新创业的大家:曾宪章博士(CarterTseng)。Carter是我的朋友,从20085月汶川地震之后,在何志明教授的倡议下一起发起“真爱明天助学计划”熟悉起来的,现在他是我们的“第一代大学生助学计划”(Tomorrow-iCAN)公益项目的顾问委员会主席。他是著名的创业家和创业导师、也是我国的政府顾问,人非常地精干和高效,不仅仅是捐赠钱,更是捐助了很多资源给明天计划。我一直做学生的创新创业活动,所以很多创新创业教育的活动也叫Carter来支持,他从来不推辞,在他百忙的行程之中总是抽出时间来,更加意外的是,他每次的讲座都提前很久准备,PPT会提前1-2个月发给我,跟我沟通是否合适,然后不断修改和完善,还介绍合适的朋友来参加、共同推动,他对支持青年人的事真的从来不遗余力。在美国百人会发起了“英才奖”,到现在也十年过去了,每年支持优秀的青年领袖,到每一地都组织学生们沟通交流,支持了很多人,也感动了很多人。几年前在天津的南开大学上《创新工程实践》慕课,是全国直播的课堂,Carter在课堂上与8万学生一起分享他的创新创业的理念、做法和适合中国的内容等等,课堂反响很热烈,下课我就发了朋友圈说Carter创新创业的故事,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就收到“瑞霭南天”朋友的留言:

“张老师,您好!无意间看到您的朋友圈发了曾博士的信息。您有曾宪章博士的联系方式或者微信么?我爱人和他本是福建漳州宗亲,我爱人叫曾**,我爱人父亲叫曾宪*,我爱人要叫曾博士伯伯的,当年我爱人上北师大读本科还是受过他资助。中间还有书信往来,后来失去了联系。如果方便,请转告曾博士,我爱人一直希望能找到他和他联系上。谢谢!”

真的是万能的朋友圈!我转给Carter看的时候,有幸听他分享了很多从80年代末回大陆逐渐开展的很多工作:带着他创办的企业与大陆的企业一起做创新创业,教大陆的第一波企业家开拓国际市场、各种各样的资助项目……让人意外的是:Carter和他幸福的家在北京、台北、美国都是租房子住,从来不买房,而把他们的钱都捐出来做慈善:他做科技创新创业,他的太太做文化创意产业,他的女儿从斯坦福博士毕业后在北大做了博士后,现在正在做不要报酬的中外文化交流的平台!听着Carter的故事,真的是让人感动万分,Carter和他有着家国情怀和大爱的一家人,真的是不断地在实践着他所说的“创业的三重境界”:

人生上半场(25~45岁):为生计而奔波为赚钱而工作

人生中场(45~55岁):提升生活的质量,为兴趣而工作

人生下半场(55岁→):追求生命的意义,为理想而工作

致敬Carter,期待有更多人走上这成功的创新创业之路!

下面是《人民日报海外版》20161222日第12版对曾宪章博士的整版报道。

30年创业的三重境界(商界传奇)

2016.12.22

68岁的曾宪章,看上去与附近公园里散步的老人无异。深灰色的羽绒马甲罩在灰色的长T恤外,半白的头发,一张慈祥而安静的脸。然而当这位晓龙基金会董事长、美国百人会理事开口讲话时,清亮的台湾普通话和不时蹦出的英文单词,传递出的却是非凡的创业见解。

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在美国硅谷,在台湾科学园,在北京中关村,曾宪章在一波又一波创业浪潮中,见证、参与、思考,自己创业,帮人创业,教人创业。他从与乔布斯同时期创业,到如今站在中国“双创”的浪潮之巅。如他自己所说,“很少有人能像我一样,有这种机缘。”   


我曾创业:面对孤独,跌倒了再爬起来

“非常孤独。”这是36年前,曾宪章开始创业时的感受。1980年,即便在他身处的美国硅谷,创业还是极少数人的选择。没有氛围,没有经验,一切全得靠自己摸索。

谈起最初,曾宪章连说了三遍:“千辛万苦。”

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一周工作7天,每天十几个小时。为了找到第一笔种子基金,他和同伴整整花了18个月;为了敲开德国西门子的市场大门,他在慕尼黑的公司门口被挡了三天三夜。

对于这个头顶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博士学位的高材生来说,坐地铁去谈生意,敲门被拒绝,要接受这些碰壁和冷遇,并不容易。更何况,他们自主研发的两款产品微电脑开发系统和影像扫描仪,拥有世界领先的技术。

“开始有一种潜在的想法,我是做研发的,是高高在上的,做销售就是凭一张嘴。”曾宪章坦言,创业之初,自己一点也看不起市场营销,“任性”地和另两名创业伙伴埋首产品研发,将销售外包给别人去做。

但很快,残酷的商场现实敲醒他们:只有能卖得掉的产品才是好产品。

在那个创业还是新鲜事的年代,没有创业导师,也没有成功宝典,选择创业的年轻人得不到太多来自外界的鼓励和帮助。为了解决问题、打开市场,三人之中必须有一人“下海”学习经商。相对外向的曾宪章成了被选中的那个人。

于是,工作之余,曾宪章多了一个新任务:每天晚上回学校上课,学习市场营销。“那段时间是蛮辛苦的。”忆起“回炉重造”的经历,曾宪章无奈地笑说,自己最初也是“心不甘情不愿”,但一想到公司倒了就一无所有了,便只能忍气咬牙地认真学。

“学完之后就飞出去谈,谈完回来再思考,我就当作是教学相长。”渐渐地,曾宪章发现,老师有时甚至还会请他来讲授实际经验,而他也不再只是“技术宅男”,销售、财务、行政,都有所了解。再面对市场时,他已然更加自信从容。

8年之后,曾宪章创办的全友电脑公司成功上市,并且一度在扫描仪领域占据全球市场占有率第一位。“我突然觉得,好像是一夜之间,我从无人知晓变得小有名气。”曾宪章说。

事实上,这个转变并不突然。如他所说,创新创业并非“灵光一闪”,而是需要很多的务实积累。而在那8年,曾宪章做得最多的事就是,跌倒了,再爬起来。

我助创业:面对“饥饿”,倾囊相授指捷径

创业时,曾宪章走在浪潮之巅;帮别人创业,他同样是走在最前面的领路人。

清华紫光、京东方、TCL……这些如今国内大名鼎鼎的科技巨鳄,在早年发展的关键时期,都得到过曾宪章的帮助。

20世纪90年代,清华紫光的扫描技术获得全友电脑的技术转移,之后曾宪章又为他们引入现代化企业的行销理念,最终通过9年努力,清华紫光在1999年上市,成为中国最大的扫描仪公司。

这样的故事,曾宪章还有许多。这个说话慢条斯理的商人曾有一个颇为豪气的称呼——“科技游侠”。因为从1998年开始,他就放下自己的生意,将绝大部分精力投注于科技方面的公益事业,四处奔走,辅导内地各大高新区、各类企业发展创新。

“饥饿”,这是早年内地高新科技行业留给曾宪章最深的印象。“大家的学习欲望非常高,很希望成为国际品牌。”对于当时跃跃欲试的内地科创行业而言,一切外来经验都弥足宝贵。

而这,正是曾宪章在创业之外更想做的事。在他看来,与其用十多年的时间成立一家又一家公司,成就自己,不如把已有的知识、经验、人脉等资源整合,帮助更多的人创新创业。

如何将无价值的资金转化成有价值的资金、怎样找准市场定位、重视专利申请和研发投入……近20年来,无论是高新园区,还是个人创业者,只要有困惑、有需要,曾宪章都将自己多年的经商心得倾囊相授。

其实,在进入中国内地之前,曾宪章就已是美国硅谷最早的一批华人“创业导师”。如今在华人创业圈颇有名气的公益平台“玉山科技”,曾宪章就是其中重要的创始人。从20世纪90年代初起,每月第三个周三,下午3时,曾宪章都会在硅谷和朋友办讲座、搭平台,邀请华人创业新秀们前来聆听经验,结识朋友,分享想法。

在他和朋友的推动之下,玉山的平台越来越大,从硅谷扩展到遍布美国的14个分点,名气也越来越响,会场上的面孔不再只是一群创业“小毛头”,而是“大咖”云集,甚至惠普、英特尔这些美国本土主流的科技企业都慕名前来参加玉山年会。这几年,曾宪章还将玉山科技带到中国,在中美科创行业之间开通“高速直通车”。

“原本要18个月才能打开的门,我帮他们两个月就能打开;他们原本可能要跌倒10次,现在只要跌倒3次就可以了。”曾宪章笑着说,他做这所有一切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为真正热爱创新创业的人指一条捷径。

我教创业:面对未来,让中国科创引领全球

现在,年近古稀的曾宪章,大部分时间仍在路上。对于科技创新,他似乎有着与生俱来的兴趣与激情。

每年,曾宪章都会专程去美国两三次,参加旧金山、拉斯维加斯等地举办的各类世界顶尖科技产品展会,了解未来产业创新发展的方向。无论是物联网,还是机器人,抑或其他时下热门的科创领域,说起其中最新的研发成果,曾宪章都了如指掌,对于信息的掌握丝毫不输于年轻人。

更让他兴奋的,是中国国内如火如荼的创新创业热潮。前不久,曾宪章去了一趟山东淄博。2000多年前,齐桓公在那里设立一座稷下学社,从中走出的孟子、荀子等大家开创了一个百家争鸣的思想盛世。“那是中国创新最厉害的时候。”曾宪章大为感慨,眼神中毫不掩饰向往之情。他同样希望自己能够抓住当下的机遇,成为创新创业精神的传扬者。

“最近3个月,我都在到处演讲,今年刚刚公布的4所双创大学,我基本都去过。”作为国内堪称“教父级”的创业导师,曾宪章如今已是众多创业论坛的座上宾。

面对热情的追捧和热烈的氛围,曾宪章保持着一如既往的理性与冷静。“我们不是要让每一个人去创业,而是要让每一个人了解什么是创新,什么是创业。”

作为过来人,曾宪章深知,创新创业需要激情,更需要扎实的基本功。技术、制造、营销、人际、有效的表达……这些功夫缺一不可,而这恰恰是许多前扑后继的创业者容易忽视的。

因此,相比“术”,曾宪章更重视“道”的传授。就如去高校,他往往不直接给大学生上课,而是先培养老师,因为一个好的创业老师可以引导更多的学生。

接下来,曾宪章还计划将更多国外基础性、系统化的创新创业培训体系引进中国,在国内培养真正的创新理念和创业技能。

“我希望有一天中国的科技业能真正站在全球的前沿。”曾宪章说,自己一辈子都在和科创行业打交道,这是他的兴趣,更已成为他的理想。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99-1350631.html

上一篇:英雄帖┃Alice Wonderlab 诚聘英才
下一篇:张海霞┃冷极不冷
收藏 IP: 111.198.229.*| 热度|

1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0-3 20: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