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瑟琦智库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dmresearch

博文

【域外动态】2022年世界高等教育大会及重点议题

已有 1624 次阅读 2022-5-29 21:46 |个人分类:域外动态|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2022年世界高等教育大会于5月18日至5月20日在西班牙巴塞罗那举行,1500多名与会者参加,共同为未来十年的高等教育描绘新的愿景。这是第三届世界高等教育大会,前两次会议分别在2009年和1998年举行。此次会议旨在“重塑高等教育的理念和实践,确保地球和人类的可持续发展”,并为到2030年的世界高等教育制定一个共同的路线图。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高等教育负责人彼得·威尔斯Peter Wells告诉《大学世界新闻》(University World News):“这次会议的目的是启动全球高等教育的下一个十年,并反映我们在实现《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及其后的目标方面已经取得了哪些成就以及希望达到哪些目标。”


2030年议程包括17个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和为实现这些目标而设定的169个具体目标,这些目标是2015年由193个联合国成员国商定的。威尔斯表示,世界高等教育会议(简称WHEC222)计划是与“每一个可能与高等教育有关的非政府组织、大学网络、大学会议、学生团体、学术团体、机构和多边伙伴,如难民署、私营部门和民间社会”两年公开对话的结果,但对话主要由学者、研究人员和学生主导。威尔斯补充道:“我们正在创建一个全球对话,让每个人都思考,重新思考,重新创造。”


全球有2.35亿学生接受高等教育,这一数字在过去20年翻了一倍多,未来10年可能还会再翻一番,扩大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同时确保提供优质高等教育将是一个关键重点。


此次会议的核心议题包括:面对日益增长的需求,我们如何确保高质量的高等教育适应可持续发展等当代挑战?如何支持国际学术流动?从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中可以吸取哪些经验?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奥黛丽·阿佐莱Audrey Azoulay、西班牙大学部长琼·苏比拉茨Joan Subirats、加泰罗尼亚议会主席佩雷·阿拉贡内斯Pere Aragonès和巴塞罗那市长艾达·科劳Ada Colau宣布会议开幕。


为了制定2030年高等教育路线图,会议重点讨论了10个主题:


•COVID-19对高等教育的影响

•高等教育与可持续发展目标

•包容

•课程的质量和相关性

•学术流动

•治理

•融资

•数据和知识生产

•国际合作

•高等教育的未来


过去两年,每个主题的技术专家组都起草了文件,以纳入2030年路线图的考量,会议上将就每个主题进行圆桌讨论。这次会议为深化和扩大知识生产、政策对话、交流和联网方面的共同努力提供了机会。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还发布了第三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高等教育大会的《高等教育全球数据报告》,重点分析了中的以下议题。

 

一、参与高等教育


在过去10年中,入学人数显著增加,但世界各地仍有数百万人被剥夺了受教育的权利,学习机会仍然分配不均。2020年,全球高等教育入学人数超过2.35亿,是2000年1亿学生的两倍多。

微信图片_20220529214546.png

所有可持续发展目标地区的入学率都有所增加,但增长率不同,从而改变了学生在区域之间的分布。2000年至2020年间,欧洲和北美的学生人数增加了24%,从2000年占世界入学人数的40%增加到2020年的21%。在同一个二十年中,中亚和南亚的学生人数增长了268%,是各区域组中增长率最高的,从2000年占世界学生的13%上升到2020年的21%。


2000年至2020年间,全球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从19%上升到40%。2000年至2020年期间,东亚和东南亚地区的总入学率增幅最大(增长36个百分点),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增幅最小(增长5个百分点)。2020年,中亚和南亚的总入学率达到27%;北非和西亚、东亚和东南亚、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占48%-54%;大洋洲占75%;欧洲和北美79%。

微信图片_20220529214608.png

二、高等教育中的公平与包容


“人权宣言指出,所有人都应根据成绩平等地接受高等教育。根据受教育权,高等教育应根据个人能力,通过一切适当手段,不受歧视地接受,并逐步免费。由于人才在人口中的分布是平等的,在所有群体中,无论其特征如何,都有可能找到于各种情况下都有潜力在高等教育中取得成功的学生。”

 

微信图片_20220529214623.png


2000年至2020年间,女性接受高等教育的速度快于男性。女性高等教育总入学率从2000年的19%上升到2020年的43%,但男性仅从19%上升到37%。性别均等指数表明,在全球范围内,2020年,每100名男性中就有113名女性接受高等教育(UIS数据库)。然而,两性平等不仅仅是入学问题;它关系到学习经验的质量、资格的完成、劳动力市场的参与、对研究和领导角色的贡献以及对所有学科的参与。


2019年,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和合作伙伴制定了到2030年将年轻难民男女的高等教育入学率提高到15%的目标。根据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UNHCR)的数据,2020年,全球难民高等教育入学率约为5%,大大低于初等教育(68%)和中等教育(34%)。98个国家有14万多名难民接受高等教育,其中69%在大学就读(难民署2020年)。接受高等教育的难民人数是估计数。收集难民入学数据是一项挑战,因为数据高度分散,很少由国家或区域一级的实体收集。难民学生往往注册为国际学生,数据很少分类以反映移民状况或性别。这部分是由于高等教育信息管理系统的数据和隐私规定(联合国难民署,2020年;Martin&Stulgaitis,2022年)。

 

三、高等教育质量


“高等教育质量是一个多维度、多层次、动态的概念,与教育模式的背景设置、机构使命和目标以及给定系统、机构、计划或学科内的具体标准有关。”(UNESCO, 2007, p. 70)


“为所有年龄段和所有教育水平的人提供多种灵活的学习途径、入学点和再入学点,加强正规和非正规结构之间的联系,以及对通过非正规和非正规教育获得的知识、技能和能力的认可、验证和认可。”(UNESCO, 2016, p. 33)


学习作为一种终身体验,需要提供优质教育和灵活的学习途径。每个人的学习轨迹都是独特的,涉及到无数正式和非正式的学习经验。在高等教育的正规学习方面,参与度提高,学习者多样化(年龄、工作条件、残疾人、难民),提供多样化(高等教育机构类型和课程类型,包括微型证书和MOOC),教育技术的可用性和需要快速变化技能的动态劳动力市场,都允许并促进了灵活学习途径的发展。公共政策和法规以及体制结构可以促进动态学习进程的综合和灵活系统,例如通过承认先前的学习以及促进横向和纵向流动(UNESCO IIEP,2022)。


从2000年到2019年,国际流动学生人数增加了两倍,从200万增至600万。国际流动学生占世界总入学人数的比例从2000年的2.09%上升到2019年的2.58%(UIS数据库)。


所有地区的国际流动学生人数在入境和出境流动方面都有所增加,尽管各地区之间不均衡(UIS数据库)。按原籍地区和接待地区分列的国际流动学生数据表明,2019年,北美和西欧国家接待了49%的学生,而全球国际流动学生中只有13%来自这些地区。中欧和东欧国家接待的学生比例(13%)也高于他们派往国外的学生比例(7%)。在教科文组织统计研究所的所有其他地区,寄宿学生的比例低于原籍学生的比例(教科文组织统计研究所数据库)。

 

四、资助高等教育


随着高等教育入学人数在过去20年中翻了一番,提供者的数量和多样性继续增长,充足的资金对于确保高等教育中的平等和负担能力变得更加重要。


根据55个国家的数据,2018年全球约90.3%的高等教育学生缴纳了义务教育费用,与2006年基本持平。当然,有些国家的收费很低,其中许多国家在图中被列为代币收费。这些数据是根据各国的提供者类型和学费减免或差别制度确定的细分数据得出的。


北非和西亚33%的学生不支付强制费用。其次是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占19%。拉丁美洲的情况可能有些令人惊讶,因为该地区私立高等教育的学生比例最高,几乎所有学生都缴纳义务教育费(智利除外),然而,超过40%的拉丁美洲公立高等教育学生不缴纳义务教育费,这是世界上比率最高的地区(Williams,J.和Usher,A.,2022)。

 

五、新冠疫情对高等教育的影响


2019冠状病毒疾病大流行扰乱并挑战了全球高等教育在其三个中心任务中的功能。这也证明了高等教育是社会的中心角色,尤其是在网络化的以挑战为导向的研究和创新中。不同的高等教育行动者,包括学生、工作人员、领导人和决策者,都需要迅速和创造性地适应流行病的情况。


然而,在国家内部和国家之间,应急准备和资源分配不均。响应的准备取决于连接、设备和教师培训,以实现快速的数字过渡;关于支持学生、工作人员和机构的财政资源;以及风险管理和治理能力。


关键挑战包括学生和员工的心理、情感和身体健康;学生学习损失;学历完成和教育水平与工作之间的过渡;继续开展研究活动,加强应对该流行病领域的研究;残疾人等处境脆弱的人所处的不利地位加深;个人和机构的财务压力;尤其是在家工作对女性学者的影响;以及影响国际流动学生和工作人员的不确定和不断变化的政策。


这种流行病无处不在的影响分布不均。弱势群体和低收入国家受到的负面影响最大。为了防止长期不平等加剧,全面的影响评估和对弱势群体的持续支持至关重要。


原文链接:https://www.universityworldnews.com/post.php?story=20220515085613729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903646-1340738.html

上一篇:同济大学教育现代化研究中心举办“上海高校分类评价青年工作坊”
下一篇:【经典导读】《学术部落与学术领地》——发生在学科边界的部落冲突
收藏 IP: 223.167.21.*|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3 01: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