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minhu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iminhu

博文

回学生来信:没完没了的纠结——工作or读博 精选

已有 14988 次阅读 2011-10-6 06:53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工作

    近日,一位来自广州的研究生给我来信,咨询关于工作还是读博的一些建议。原文如下:

“我(男,23岁)是广州的一名研究生,读的是食品方面的专业。当初考研的时候,也没有多想自己以后工作还是读博的事情,所以造成了今天的悲 剧。如今,还有一年就毕业了,很发愁自己的未来。徘徊于工作与考博之间,一方面是我们这种专业找工作的话,如果在广州及其周边城市的话,月薪 5000 RMB左右;另一方面,如果选择读博的话,读完博士都是老大不小的人了,家里面不说,但是觉得挺对不起家人的,毕竟父母养育了我很久,欠他们的太 多。而且,自己到现在都不太清楚自己是否合适走进高校搞科研这条路,尽管自己发了点文章(两篇二区SCI,一篇中文SCI,一篇中文核心,另外一篇中文SCI正在修改中)。
    关于选择读博还是工作的问题,请胡老师赐教。”

 首先申明,我自认既不是就业指导方面的专家,也没有多少经验可谈,只不过近段时间在我的博客里写了几篇关于为什么要读研等方面的博文而已,纯粹只是就自身的人生经历谈谈感想而已,并不指望给当前的学生多少帮助和指导。但从现实出发,这位学生目前正面临人生的十字路口,作为具有类似人生经历和困惑的过来人,面对学生提出的这一较具普遍性的问题我自然无法回绝。

我基于个人的人生经验给该学生的建议如下:硕士毕业如果有机会找到工作,就赶紧工作好了,不用考虑读博的事情。具体原因如下:

1、该学生在来信中声称“当初考研的时候,也没有多想自己以后工作还是读博的事情,所以造成了今天的悲 ”。这说明该学生目前对从事研究的态度很不乐观,而且也应该不是一年半载的事情。如果你今后真正的踏入科研行业,我觉得目前这种消极的态度很难保证你以后能在学术道路上走的很远。所以,与其以后放弃或再度后悔,不如现在就与科研一刀两断。毕竟,科研不仅需要时间积累、需要毅力、需要坐冷板凳、耐得住寂寞,科研也需要一种积极向上的、平淡且乐观的心态。其实,人生无时不面对选择,工作还是读博只是人生历程中众多选择题中的一个而已。能够抱以这样的心态看待这一问题,无论选A还是选B就都能泰然处之了。

2、从该学生的来信来看,他在硕士期间的学术成果颇多,这起码证明这位学生的学习能力、工作能力和解决问题能力比较突出。我个人认为,一个能在学术做到令他人满意的人,如果将他放在另一个位置上,只要他依然保持这样的学习态度和工作精神,他肯定也能让他的领导、他的同事满意。学生目前犹豫或害怕的是做出选择,而不应该是自己作出选择后能否适应新的岗位和角色。所以,关键是要勇敢的迈出这一步!

3、该学生称其毕业后的待遇在5000 RMB左右,而且期待回报家人。这是不得不考虑的一个重要因素。大家都知道现在中国国内博士过剩严重,就业情况很不明朗。所以,该学生如果读了博士,也很难保证毕业后能顺利找到岗位。即使那时的薪水能提升至8000-10000 RMB左右,按照当前通货膨胀的速率,估计那时的购买力也和目前的5000 RMB差不多。所以,对于那些没有背景、没有关系、清清白白、只能依靠自己双手的学生而言,硕士毕业后理应抓住眼前不多的就业机会。

4、继续谈谈科研的待遇问题。在中国科研是个清苦的行业,对于那些不能榜大树、又不擅长拉关系的科研新兵而言,从事科研最多只能养家糊口(限一个老婆、一个孩子),不能指望父母生病了自己能尽大力(父母有医保除外),不能指望这点工资买房买车,偶尔租房可能都有些吃力。所以,肯定不是每个年轻人都适合或都愿意从事科研的,因为选择从事科研了,就意味着这一辈子就清贫了,以后看到小学、中学和大学同学发达了、包N奶了就只能甘感叹了。

    最后,关于学生就业和求职方面的疑惑问题,建议大学看看科学网名博马臻的博客http://blog.sciencenet.cn/u/zhenma》,马博士在这方面非常有经验,或许能给大家更多有价值、有启发的建议。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90140-493663.html

上一篇:选择读研需要什么样的理由?
下一篇:在中国培养“乔布斯”领军式人物,可悲还是可笑?

16 陈小润 宋文雄 梁建华 李学宽 朱志敏 靳宗振 张俊鹏 马臻 牛丕业 吉宗威 杨晓虹 晏燕华 田莫千 lftkf xiaocao81091 sunxun11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5 23: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