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85后无知青年眼中的世界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ngyanli45 黄莲树下弹琴,垃圾堆里唱歌

博文

小兵读研记 | 小兵上酒桌

已有 1980 次阅读 2022-9-27 15:14 |个人分类:小兵读研记|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这是《小兵读研记》的

19


今天,小兵和老兵一起出差去企业谈合作。

可以出差对小兵来说是件开心的事情,可以借机去其他的城市旅游。

但是,过了几天,事情似乎和小兵想象的不一样,甚至有点难受。难受的原因,在于饭局与喝酒。



小兵忍不住给大兵打了电话。

“大兵,我好失望啊。我从小就不care酒桌文化什么的,原本以为科研环境比较简单,纯粹,可是这段时间,我不得不去参加这样的饭局,和不认识的人假装笑脸,听他们互相吹嘘,逢场作戏,还要喝酒。我也不喜欢喝酒,一喝就全身起红疹子过敏。”

大兵:“你也知道的,环境的规则就是这样,目前很难改变。有些事要做成,不得不去适应那个环境。”

“可是我真的很讨厌喝酒,很讨厌这些社会规则……虽然也知道步入社会可能在所难免。但我一直觉得学生阶段应该要纯粹一点。”

“虽然觉得经历这些不是坏事,但是我感觉我有些麻木了,感官失灵的感觉。我不想讲给别人,我没有表达欲。有时候我也宽慰自己把这当成历练 但这么久我还是架不住,中间有一段不想理任何人。”

“昨天我还哭了……“


小兵的烦恼可能只有部分小兵经历过,但很多毕业的小兵也有这样的感受和疑问:“我不喜欢,我有必要去迎合这样的场合吗?

中国的社交文化,目前喝酒还是少不了的一个环节,无论是谈项目,哪怕是参加会议,晚宴上的喝酒、社交环节都少不了,只是有的喝的多有的喝的少。不仅要会喝,还得会说,不会说只喝就算是白喝了。


大兵也曾见过教授、副教授和政府、企业在酒桌上喝的面红耳赤。有的人过敏,有的人喝进了ICU。明明知道喝酒不健康,但是就好像被困在了这个牢笼里。如果自己不擅长这种场合,多半希望下属能有个会来事的。

有的人擅长,或者能适应这种社会场合,他们过的如鱼得水。有的人像小兵,就非常抵触这样的场合。

很多小兵也都是在比较好的生活环境下长大的,学习成绩几乎占了全部,人情世故父母、学校教的少。

等到了社会上,突然要你精通这些,和自己从小到大的习惯不同。甚至发现和自己以前以为的价值观有很大的偏差,原来觉得纯粹的环境下有很多一点也不喜欢的事情,难免产生一种世界观崩塌了的感觉。

所以从学校这个象牙塔出来,总是要经历个几年的阵痛,了解真正的社会的样子。但这个过程可能会很别扭,产生很多的疑惑、失望,甚至有的小兵得了抑郁症(毫不夸张)。



对于小兵来说,这样的场合真的有什么帮助吗?

可以有,可以没有。

如果小兵懂得利用机会,加上这些有价值的人的微信,在后期并懂得保持联系;或者观察酒桌文化,观察人们的行为,即使自己不喜欢,但在有必要使的场合下能使得出来,让自己能达成目的;或者懂得怎么帮领导打辅助,拉近了和领导的关系,这就有帮助。

如果小兵的心思只在“为什么要喝酒?为什么还得陪这些人说无聊的话?我好难受,我好痛苦……”这件事就只能是痛苦……


所谓“性格决定命运”,即使我们知道怎么对自己有利,可是你是什么样的人,就会有什么样的想法和行动,也会有不同的位置和结果。

但不论怎么说,世界上的道路千千万,也没有必须懂酒桌、社交文化,能说会道才能活得下去的说法。

为了达成某些目标,有时不得不作出一些牺牲。

但也不是非得让自己过得别扭,也可以去选择适合自己天性的环境,找到自己的定位,让自己过的舒服。当然舒服意味着会需要放弃一些机会。

毕竟,人生短暂,还是要过得幸福快乐。

也许经过了一些时间,随着阅历、身份的变化,想法又会发生一些改变。

本文已发表在公众号学到老的科研小兵,欢迎关注、投稿、转载。

这是一个关于大兵小兵的连载


大兵小兵是谁?


大兵是刚毕业不久,刚投身于科研工作的新人。

小兵是刚进实验室开始读研的学生。

学生时代VS职场生涯

学场老鸟VS职场新人


大兵小兵在工作生活中遇到了各种麻烦事、迷茫、囧事

在困难中前进,在教训中学习

有痛苦、有收获


大兵小兵的故事来源于很多人

在他们的身上也许有你的影子

你会有所收获吗?

getqrcode.jpg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85633-1357061.html

上一篇:小兵读研记| 约老兵谈课题
下一篇:大兵从研记 | 郁闷的甲方
收藏 IP: 58.246.57.*| 热度|

3 何应林 郑强 王启云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9 13: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