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溪阁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卫军英 博客原名整合营销传播研究。

博文

博客六年间:工作生活和心路历程 精选

已有 5000 次阅读 2012-3-13 19:04 |个人分类:社会人生|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博客, 工作, 文章

   去年的这一天就想写这么一篇文章讲讲自己的博客感受,因为事情多最终没有动笔。今年也早有此意,但临到今天却还是在晚饭的时候才有时间写下一些文字。之所以一定要写这篇文章,并不仅仅是因为博客已经陪伴我走过了整整六年时间,更重要的还是在这六年间博客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我的工作和生活,甚至是给整个心理带来微妙的变化。
   最早的博文是从新浪开始的。因为专业的原因,很自然地要去尝试web2.0时代的自媒体形态;也因为专业的原因,建立博客的初衷是希望能够为自己的专业服务,所以从第一天起我就把博客定名为“整合营销传播研究”,打算在博客上主要写一些专业文字。尽管随着时间的流逝,博客渐渐脱离了自己的专业,现在变得越来越风花雪月——尤其是到了科学网之后,甚至被已经成为传说了的YCmm称之为“风花雪月的鼻祖”。尽管如此,我觉得这种必然的流变,恰恰说明一个无可回避的现实,那就是我们在苍白的专业之外更需要的是性情的挥洒和心绪的释放,用一句广为流传的话说,就是“理论是灰色的,只有生命之树长青。”循着这条思路下去,我们会发现每一个博客的人,或多或少的在自己投身博客之中的时候,博客都会成为其生活乃至生命的一种延伸。我很能理解为什么像YC那样,很性情的一次次发誓休博却一次次地又回来,这是因为在博客的世界里她太真实了,人竟然可以这么样的率性,这么淋漓尽致地挥洒自己,难怪博客会有那么大的诱惑,令人一次次地欲罢不能。当然和YC的一个很大不同是,从六年前第一次写博开始,我就明确地知道这是穿上了红舞鞋,今后将永远要写下去了。刚开始时写的特勤快,那时的频率是每天一篇,当然所写的基本上都是原创。大约2个多月后,我暗暗暗告诫自己如果要想持续下去就必须把握节奏。应该说从那时起我便有意识对写博时间做了一些调控,不那么密集地写文字,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也没有那么多要说的话语和内容。但是只要你生活着存在着,你就要有所表达有所交流,所以写下去似乎也就成了一种毋庸置疑的必然。
   前面说过最初是因为专业的原因而建立了博客,所以我在博客上主要写专业相关的东西。那些文字说是论文不像论文,说是随笔又很有那么点专业味道,久而久之似乎也成了一种风格。那时候常常会把自己的一些专业感受讲故事般的诉诸于博客,一些关注专业的年轻人也会去看这些比教科书更轻灵更显情趣的文字。博客本身就是一种互动平台,这么一来我也乐此不疲地写啊写,甚至还要求自己的研究生们也写。刚开博时候研究生三代同堂10个人,大部分都写博,大家挤挤嚷嚷感觉挺热闹的。我的研究生跟我说,有的导师不赞成他们的弟子写博客,说是要影响专业学习。我则不这么看,我说写文章是一种锻炼,如果一个人能够坚持不懈的用文字表达自己,他的专业也一定会有所促进。这个观点来源于自己对文章的理解,我一向很相信先贤们对文章的看法,当然并不奢望“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但我一向很信服苏轼的话:“能使是物了然于心者,盖千万人而不一遇也,而况能了然于口与手者乎?”所以我对研究生们讲:写博客其实就是一个从“了然于心、了然于口”抵达“了然于手”的过程。我大学毕业分配在党政部门,后来读研做老师后来又下海,上岸教书还要经营公司,工作性质不同但是不论那个岗位对写文章都很倚重,所以写博客至少是对写文章的一种锻炼,这大概是当时自己鼓励弟子们写博客的最初级的想法吧。当然果真要处理好这点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就像是我自己写啊写的,写到了最后虽然文章还是在写,但是却渐渐地越来越偏离了专业。到了现在博客不仅不利于专业,而且在某种意义上还影响了专业。最直接的就是有点什么专业想法,博客上随手一写就了事,不再有欲望去把它整理成一篇正儿八经的论文,找一个很专业的刊物给发表出去。显然这在如今的高校评价体系中,是很不合乎衡量标准的。人啊总是这样被规则和制度所异化,所以难免要在世俗的目光和心灵的自由中做一番艰难的挣扎。
   然而人更多的时候还是活在心灵的世界中的,因此博客更多的时候也是心灵的折射和生活的延伸,是生命存在的一种具体形态。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博客不仅影响了我的生活,而且在对生活的参与中一定程度上改变了生活。这种改变最直接地体现就是进入科学网之后。从2008年秋天开始以科学网为主写博客,博客渐渐地由写专业为主而转为写一些风花雪月的文字为主了。究其原因当然和科网的酒朋诗侣相关,但我觉得这种转变其实也是到了这个年龄的一种必然。在过了知命之年后,我就自觉地认识到人不是为工作而生存,更不是为专业而生存,人在本质上是为了生命的快乐而生存。而写博客的好处就是,你可以相对性情一些地写自己想要写的,尽管我们写的那些东东也希望得到别人的关注,但这种对注意力的博取也是生命快乐的需要。用博客表达自己、用博客相互交流,博客在某种程度上为我们建构了一个与现实世界并存的虚拟世界,人的生命在这个世界中得到了更多的伸展空间,也增加了更多的弹性。也许在某一天你会突然发现,你不再是那么的执着、不再那么的愤世嫉俗、不再那么的陷于无可名状烦恼,这一切很可能都是因为博客的原因。在博客中我们想说就说,想写就写。不想写的时候就沉默着潜水着,旁顾无人地看着别人在那儿发出形形色色的议论,没有什么力量可以左右你,也没有人可以给你压力,博客就是一种寄寓人生的方式。
   到了这个份上,心底洞明眼前豁然开朗。博客一如既往的写,文字也就更加自由随意了,苏子曰:“大略如行云流水,初无定质,但常行于所当行,常止于所不可不止,文理自然,姿态横生。”如此随物赋形,其所谓之乎?到了这个份上终于明白,博客原来就是自我的另一种存在,而这种存在原来也可以和现实存在相融合,即便是在最最俗不可耐的世俗评价体系中,突然发现也可以获得一些些的补偿。这不,朋友说想出一套学术散文集,相对而言我的博客专业文章最多,几乎可以毫不费力的便整理出一个集子来。这很符合许多年前的一个广告语“工作生活两不误”——而我想得更多的是,我要整理一下博客上的诗词,某一天出一本自己的诗词集,到时候一定不忘送给我亲爱的博友们。


博客感言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8418-547410.html

上一篇:Ipad广告与现实:里子要比面子棒
下一篇:科网三月春韵诗
收藏 IP: 58.100.87.*| 热度|

46 杨晓虹 张玉秀 刘艳红 杨月琴 武夷山 余昕 徐建良 李学宽 陈湘明 庄世宇 蔣勁松 金小伟 陈儒军 曾新林 贾利军 杨远帆 刘庆丰 陆俊茜 罗帆 王宇飞 黄晓磊 吴恬伏 曹聪 王芳 钟炳 褚昭明 吉宗祥 柏舟 李土荣 雷栗 张相军 虞左俊 孙和军 陈国文 徐耀 边一 鲍博 王桂颖 齐云龙 刘旭霞 caogentan crossludo xqhuang Nagarjune cugb2010 wujile2006

发表评论 评论 (4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18 12: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