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溪阁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卫军英 博客原名整合营销传播研究。

博文

曲玉管:昨日冬雷昨夜词

已有 816 次阅读 2022-11-29 09:28 |个人分类:诗词歌赋|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昨夜写成的文章,微信公号审了整整一晚上早上才发出。是中午时分,天空中突然冬雷震震,俄而骤雨飘忽。想到汉乐府民歌《上邪》有云: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连举五种难以见到的自然变异现象,表达内心对爱情的坚定。这种表现手法到了唐人,在敦煌曲子词中则更进一步,《菩萨蛮》(枕前发尽千般愿)换了六种比汉人还增加了一种:要休且待青山烂。水面上秤锤浮,直待黄河彻底枯。白日参辰现,北斗回南面。休即未能休,且待三更见日头。民间语言就是这样生动浅白,大概早年初读《上邪》时,方知道冬日震雷是天象有异,如今虽已过小雪入冬,天气并不寒冷,但砰然惊雷仍是令人心怀震荡。

image.png

独自凭窗,若有所思。律师老友从蒙特利尔归来,恍然间相别已经一年有余,诸老友相约碰面,急切间竟然凑不好餐饭时间,便说好王诗人书斋工作室一坐,大家闲话也放松一些。感觉现在能七个人凑在一起,似乎也不是很容易的。近来疫情纷纷,网上议论不绝,颇有些世事烦扰之感。

image.png

谈笑之间,吾但云,唯图国是太平,晚岁安宁。有语曰,怕只怕不会那么如意。侧有所闻,不知为何竟生出些许忧心。因言及出国护照之事,谈到异乡之思。恰是这几日有意拟古,仿《古诗十九首》之作,原本想从第一篇《行行重行行》写起,联想友人长别,乃心下有感。归来时在飘然大雨中疾奔数步,刚进家门,却见王诗人发来一句话:人走,茶还热。愈生感慨,入夜择调《曲玉管》有作。

image.png

  

  《曲玉管》(冬雨夜吟)


阵鼓冬雷,飘然骤雨,凭窗但觉沉吟久。

忍看河山弥漫,花尽残秋。冷吟眸。

昔日长歌,而今疏韵,算多少俪辞俳偶。

燕颔书生,寂寞凝目西洲。宿思悠。


旧侣重逢,正偕坐、辞章谈笑。

岂知扰乱衷肠,无端惹取离愁。问谁游。

想平生心事,只在行云流水。

念君遐别,万里行行,怅望层楼。


image.png

这个词牌初见于柳永,此词前段截然两对,前段十二句四平韵间叶两仄韵,后段十句三平韵。似乎宋人自柳永之后,填此调者甚少,倒是清末词人多有染指。五年前的这个时节,我也曾填过这个词牌,今者再作,悉依柳永原韵。

image.png

image.png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8418-1365736.html

上一篇:欲晴欲雨宿怀不变
下一篇:在场与否:文化与历史的穿越
收藏 IP: 58.100.35.*|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1-27 06: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