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溪阁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卫军英 博客原名整合营销传播研究。

博文

秋风秋怀,枯荷何止听雨声

已有 3388 次阅读 2017-11-23 14:47 |个人分类:诗词歌赋|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秋天各种名目的会议比较多。原本不喜欢开会混圈子,仍旧无法推脱得要去开几场。而会议又往往放在双休就更添忙碌。虽然会议要发言还要点评主持什么的,但是开过便也开过了,忘记会上说些什么,唯有随写的诗词留了下来。现在手机已经成为每日随记的工具,但是不会记会议却会记诗词。这几天在想诗不如词好,那么今后是不是主要填词,尽量少写诗呢?

〔东湖与西湖有何不同〕2017.10.29.

记得有年好像是网上有人问:我们武汉的东湖也不比你们杭州的西湖差,为什么你们的西湖比我们东湖名气大?我是个实心眼的人,顺口答:因为西湖比东湖有文化。众人皆笑,笑过便以为是这么回事。记得好多年前我去拜访武汉大学老一辈名家胡国瑞教授,在老先生家里也被问及西湖东湖,我回答说:西湖婉约,东湖清旷。其实东湖也是有故事的,武汉和东湖的文化,必须和长江及楚文化成为一个完整的故事才有趣。飞机上俯瞰江汉,许多历史如涌眼底。次韵苏轼《满江红》(江汉西来)一首:

     《满江红》(武汉)


   鹏翼凌空,凭虚处、茫然苍碧。

   犹可见、地分江汉,水成玄色。

   日暖舷窗云影乱,淡烟疏楚身为客。

   算此地、九载又重来,追传说。


   英雄纪,曾经读。曹公事,堪相惜。

   况秋风千古,赋诗萧瑟。

   太白登楼长叹息,只今鹦鹉犹飘忽。

   且随心、信步绕湖行,思黄鹤。

〔老江兼及他的前同事〕2017.11.01.

写完佛国人物图录,正巧是108幅。午后秋阳宜人,便唤老江出来走走。老江曾经是官员,一直是诗人。说来他毕业刚进入机关那阵子,曾有同事相与十多年,当时一个毕业于杭大,一个毕业于农大。如今同事强力直上,俨然为党和国家领导人。回首往事,一路走来真是不易啊。随行随聊,我说起这秦亭山的故事,又指点美女峰所在。春梦秋云,便想起晏几道的《蝶恋花》(醉别西楼醒不记。春梦秋云,聚散真容易。)又谈及盛唐诗僧寒山子,老江不解为何此人在现代美国诗坛,得嬉皮士垮掉的一代奉为偶像。我素不曾读寒山诗,亦不得其解矣。归来路上却是想晏几道,这大宋朝却是清明,他爹晏殊官拜宰相前后20多年,老爹去世不久年轻的儿子便戛然流落,最后竟遭致入狱。看来他爹这么多年的太平宰相,给他留下来的财产也不算很多。好在少年风流之后的风刀霜剑,倒也成就了小山词的清丽婉约、情感真挚。便依其韵也作一首:

        《蝶恋花》


   苍发随风浑不记。往事经年,世路谈何易。

   总道斜阳还益睡。未能抛却秋山翠。


   洒落文章多少字。寄兴清词,写尽平生意。

   自在流云休画计。无关庾信江南泪。

〔偶然看灯偶然读书〕2017.11.05.

夜行不期而遇西溪夜灯,正是市人争睹。忽想古时杭州人看灯大抵也是这样吧。南宋周密《武林旧事》中,便有灯品一节,讲到灯处则更多。偶然翻书却思,难怪今上屡说要讲好中国故事,却是这些年衮衮诸公都没有讲好。偶尔思忖了一下,这十多年来甚觉影响的几个观点,一是英国的理查德.道金斯关于“觅母”和“自私的基因”的说法;一是美国的威尔.杜兰特在历史的教训中,关于人性及生物学与历史的结论;还有一个便是以色列尤瓦尔.赫拉利人类简史中,论及人类特有的讲故事虚构能力。午后因寻找从浙江杭州到荒僻的湖北黄梅县路线,却发现江西的九江是最好的转车点。因九江想到东晋末年,慧远大师在此结莲社开创净土宗。当时陶渊明正好也隐居于此,陶诗中提及慧远的大弟子刘遗民、周续之等人,且有浔阳三隐之称。但为何正史中并没有记载,这第一号隐士与慧远大师的任何交往?莲社高贤传倒是有一点,但那是后人所作,不知是否是真。我想陶渊明不入莲社,可能还是思想心性吧。虽然都出世,但陶渊明则如陈寅恪先生所说的,其所抱持的是自然之思想,而慧远大师是净土往生。再则慧远当时名气太大,这是否和陶渊明心性素高不喜攀附有关?找机会从庐山东林寺转黄梅五祖寺。

[地是佛国土,人非俗交亲]2017.11.12.

这两句诗原本是白居易写杭州天竺寺僧的。宁波天童寺和阿育王寺皆晋代古刹,宋代定禅宗五山十刹,其与杭州径山灵隐净慈诸寺,并列为禅宗之五山。天童寺早些年去过,阿育王寺却是第一次去。慕名阿育王寺,不仅佛祖真身舍利,更在此地有许多名僧踪迹。佛教入中国及真正的汉化,乃兴于唐宋之际,是以古来名刹于两晋南北朝传法僧人,多记载零星且往往神异。唐宋以来汉化佛教兴盛名僧辈出,曾住持阿育王寺的高僧,如盛唐时东渡日本的鉴真和尚,宋代与苏轼一家交往至深的大觉怀琏禅师,影响宋以后禅宗发展的大慧宗杲禅师,都曾在此驻锡。名山素与名僧相伴,可惜此番过于仓促。从阿育王寺到天童寺,竟不及悉心感受,便匆匆而返。惟佛国净土,颇觉心有清寂之感。连日辛苦,归欲为诗词而不得。阿育王寺他日当再来。

[为昨日追补一阕]2017.11.13.

四明古刹理应有词。却见友人填〔秋色横空〕,此调甚是陌生。钦定词谱于元代白朴词下注,是元好问因古人词第一句改烛影摇红调,然查元好问之前词人并无此句。白朴系元好问收养大,其词作中既有烛影摇红词牌,又有秋色横空词牌,二者体制颇不同,疑钦定词谱所说有误。我且依此调填他一阕:

        《秋色横空》(阿育王寺)


   秋色横空。四围浮画轴,叠岭如嵩。

   晴峦列岫间苍翠,扶疏隐约黄红。

   清幽径,亘古松。往事远、只今传说中。

   冷落斜桥碧水,竹影轻风。


   谁识眼前鄮峰。是禅声天外,一点飞鸿。

   澹然古刹留空寂,尘世俯仰梵钟。

   斑驳处,有遗踪。向此地、匆匆寻慧宗。

   自在若随缘,回首再逢。

[便向秋风写秋怀]2017.11.18.

秋色渐晚,难免郁郁情怀。昨日秋雨,竟一时之间不尽怆凉。却是忆及柳永词:陇首云飞,江边日晚,烟波满目凭阑久。遂想〔曲玉管〕这个词牌,却是少有人用。大概与其平仄转韵,格律严格,上下片体制殊异有关吧。恰见原杭州大学中文系胡士莹教授,其早年词作有此调自序云:与大樗、驾吾别七年矣,关河间隔,音书寂寥云云。此词作于上世纪20年代初,于今近百年矣,王驾吾先生是我读书时的中文系主任。遥想前辈当年,是何等风致萧散。傍晚匆匆湖边一行,归来乃次胡先生韵也填一首。

       《曲玉管》


   暮雨惊风,寒波渐晚,萧萧落叶何堪赏。

   昨夜孤怀残梦,犹道云阳,更怆凉。

   太白长歌,猿声秋浦,醉吟白发三千丈。

   郁郁琴弦,月冷荒漠寒乡,似凝霜。


   寄兴溪山,念多少、流光抛掷。

   但从意气文章,襟怀任性疏狂。

   素时商。况浮生佳境,寂寞从来幽静。

   慢词清调,且向云天,寄与苍茫。

[留得枯荷何止听雨声]2017.11.19.

李商隐诗原是枯荷二字,到了林黛玉那里变成残荷。枯荷本相知,残荷意犹怜。夏日长相约,秋尽魂未散。且填〔芙蓉月〕,聊寄枯荷之怀:

   《芙蓉月》(枯荷)


   萧瑟冷苍碧,秋色远、落尽繁华无数。

   凋零满目,漫忆芙蓉深处。

   青盖亭亭香韵,出水一枝清妩。

   傍影,照颜容,晓月浅妆轻雾。


   斜阳远山暮。更风鸣落叶,湖畔寒树。

   思怀旧约,何忍依依憔楚。

   寂寞临风消瘦,任愁苦。谁知汝。

   魂应在,且徘徊、与君相顾。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8418-1086487.html

上一篇:有点怀疑马克斯.韦伯的断言
下一篇:黄叶红叶,权且营造诗意空间

9 王从彦 鲍海飞 武夷山 李学宽 王继华 姚伟 钟炳 柏舟 赫荣乔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9 16:2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