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秋天的彩虹 精选

已有 3742 次阅读 2022-9-25 16:13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秋天的彩虹

我不知道秋天应该等多久,当秋天终于来临的时候,我的心里就充满了沉默的喜悦。虽然秋天对我个人来说,并不算是特别有收获的季节,可我就是喜欢它,我从小就喜欢它。喜欢它业已成熟的通透,还有它的苍凉。

我知道,秋天有那种不打算流泪、也绝不会喜欢浮于表面的幸福或者高兴的气质。如果秋天有幸福,就是沉默而深邃的幸福。如果秋天有悲伤,它也会把它变成果实的甜蜜或者初冬的寒霜,秋天不屑于花时间流泪。

秋天的时间,不但金贵而且美丽,像是一种透明的水晶,时刻有着光与影的变化。秋天的节气也都有着独特和个性。白露是什么?湿润凝为露珠,让炎热冷静下来。天高气爽,决不再卿卿我我、磨磨唧唧了。白露一来,明媚的秋光就立即来临,仿佛要用灿烂的心包围在白露节的前后

也许是不舍得错过这么美的季节,也许全部的植物们都需要在这个时节进行秋灌。校园里适时地开放了景观喷泉和草坪灌溉的喷水龙头。每每驻足、徜徉在它们身旁,看那些透明、洁白的水柱子,哗啦啦地、唰唰唰地、前赴后继在上拋运动和重力的对抗中挥洒着,就在离地面两三米的空间里氤氲出飘渺、稠密的水雾来,有时候这水雾就在池塘表面。

当太阳的光线从空中撒落下来,背对着太阳在水雾中寻找,总能找到那么一抹亮丽的彩虹。这彩虹也许是壮实的,也许是纤细的,也或者他就只在那个水柱子的顶端浅浅地横着。我跟着有水的地方,去找彩虹,拍彩虹。痴迷了许久,总有点发现。当水柱子很大的时候,就总是没有彩虹出现,阳光照过那样的水,便是透明的了,如玻璃一样。也只有薄薄的、稀稀的、单薄如雾的那一方空间中才会出现彩虹。而你看不看见彩虹,还跟你站着的地方有关,就是说,只有那么很有限的角度上,你才能看见彩虹。

我突然在这明媚的秋天里感慨了彩虹,这是秋天一样的彩虹,彩虹一样的秋天啊!

彩虹挂在天上,彩虹漂浮在有水雾的地方,彩虹在草坪和瀑布的上面出现,按说谁都可以看见,它们总不会挑人,众生平等的吧。可总有人看见了,有人没看见。有人发现了,有人没发现。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也许彩虹很神奇,很特别,而每个人也很神奇,很特别吧。即使一道靓丽的彩虹,它也要等到那个有缘的人,有喜爱的眼睛,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现它,找到它,在各种不同的地方与它相遇。真不知道,这是长在人心里的彩虹,还是长在阳光里、长在水里的彩虹。

每个人、每顆树、每一株草都会有自己的秋天吗?肯定会的呀,秋天总会铺天盖地而来,它是时光、是岁月、是秩序,谁又能逃得了呢?树木和青草都不会躲藏秋天,有人想躲藏吗?躲到哪里去呢,躲进春天,永远在发芽,躲进夏天永远在生长,何况那春天的风,夏天的雨☔️,它们都向着一个方向———秋天,唯有秋天它是全方位的成长,它是有深度的成熟,它正在走向岁月的深远和开阔。

每个人都会有秋天,每个人自己的秋天一定是不一样的,就像每个在秋天里的人它都不相同一样。只是人类的世界,不像这树木草叶的秋天,是一股脑儿,一同到的,于是姹紫嫣红、灿烂斑驳得很,把博大、深远和大气一下子呈现在同一个时空里,拨动了所有有感应、有灵性的生物体的心弦。

可是,人各自走在各自的路上。当我已经秋意纵横的时候,有的人正春意盎然呢,人的秋天怎么能够一样呢?可要是空中排布着一样的彩虹,众多又相同的彩虹,那会咋样了,看那众多的一样的彩虹,多了不稀奇,一样的景观就会产生过多的满足,那样的彩虹还能有如此的诗意吗?肯定不能有了。可如果它们稀少、稀奇,就像它们都是单独属于我的,像是为了迎接我的到来而轻盈地舞蹈在蓝天下面。如果在其他什么时间、在其他地方也有一个人看彩虹,他肯定也会觉得这千姿百态的彩虹就是专门为了独特的他而产生的。这才是彩虹该有的诗意,才是秋天想说的哲理。众生平等,万物繁荣,各有千秋,才是本来的、该有的、美好的样子。

所以,喜欢秋天吧,多彩吧,不要哭泣的泪滴,让它们像露珠,做水滴,或者是小小的冰晶,氤氲在一起,结成彩虹。我已像秋天一样沧桑,我愿像秋天一样硬朗,像秋天的彩虹一样明媚。


秋天把彩虹系在颈上

身上遍布色彩斑斓

埋没它的一段心事

太阳穿过水雾

找到爱的彩虹

洗净了蓝天,苍郁了绿树

就把这一段光线展开了

挂在你的眼前


我知道我看到的光谱

和你眼睛里的颜色

错过了,交叉了,重叠了


我心里的痴,你不念的恋


蝴蝶飞过了我的眼前

蜜蜂酿出甜送给花朵

我从不等待,走进了秋天

从彩虹里,挑一棵水珠

挂在我明亮的额前


明天

太阳要来找我

秋天要来找我

彩虹要来找我

我也要去找我


我就在交错的路上,

秋天的,彩虹的,太阳的路上

我不停息,没有谁会停息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356781.html

上一篇:假如他是鲍尔吉•原野
下一篇:枯萎的姿态
收藏 IP: 180.95.168.*| 热度|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6 03: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