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欠收拾 精选

已有 5185 次阅读 2022-7-28 11:30 |个人分类:科研教学絮语|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欠收拾

---我的教学日志---
文/蓝莲花瓣 

有人对家庭结构做了一个对比。在计划生育以前,一对夫妻生育三个孩子,三个孩子再各生三个,如此,第三代是九个,第一代两个。那么在这个家庭里,老人是少数,物以稀为贵,老人理应受到爱护。并且,因为小孩较多,所以父母和祖父母即使想要对第三代的孩子们呵护备至,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后来,到独生子女时代。一对夫妻的儿子和另一对夫妻的女儿组成家庭,生育一个孩子。第三代只有一个孩子,第一代有四个老人。同样,物以稀为贵,老人多而孩子少,被呵护备至的就是小孩,而不是老人。并且,因为老人多而孩子少,所以从小到大,这个小孩最不缺少的就是关心和爱护。而相反,前面的那些小孩是被放养的,他们缺少的是关心和爱护。

这个基于数据基础的理性分析对我们当老师的人来说,是具有一点醍醐灌顶的作用的。本世纪以来,我一直搞不清楚为啥年轻的学子们总是“听不懂”我们教师呕心沥血的谆谆教诲,原来那是他们从小到大早就听熟悉,听腻歪了的,以至于他们压根就不当回事,在他们年轻的人生经历之中,他们缺少的就是撞南墙。或者说,他们相当欠收拾。

对我的学生们来说,2021-2022学年第二学期在2022年7月8号的下午就结束了,这是一个非常仓促而意想不到的结束。本来学生们在7月9号和7月10号还被安排了专业课程的考试,但由于兰州市疫情的发展,他们就在7月8号下午接到了放假通知,希望他们在7月9号开始尽快离校回家,后来的事实证明,这是一个非常及时和合理的决定。

所幸我带的热学课程安排在7月8号早晨8:00-9:50考试,其时,我和我的学生对即将发生的事情还一无所知。在八点五十左右,我决定去学生们考试的教室里看看。我走进第八教学楼,走在楼道里,远远就看见210教室门口有三个小美女,其中一个还很优美地靠墙站着,正好面对着施施然走来的我,我没戴眼镜,眼神也不好,心里各种猜测,觉得这不应该是我的学生,才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她们应该在答卷呢,可不是我的学生,又有谁在这个时候呆在这里......当我走到跟前,还没有定睛一看,她们仨便都叫我“老师”了,我的心情很是复杂,我说:“你们咋这么早就交卷了?”她们说:“实在不会做了,就交了。”我又接着说:“考不好是会挂科的哦......”她们对这个问题,只有表情没有语言,但表情也不像是害怕之类。在走进教室之前,我又回身对她们说:“那就回去复习电磁学去啊,电磁学可比我的热学难多了。”然鹅,当我走出教室,发现她们仨还在楼道了回旋,我纳闷但没有去找解答,又一次告诉她们快回去复习电磁学。

这三个美眉是我带的212班的学生,其中有两个在最后一节课没有来上课,据说她俩是去参加与社会实践相关的活动去了,她俩平时上课也鲜有坐在第一排的情况,另一个美眉偶尔会坐在第一排。等我拿到卷子,她们仨期末考卷的成绩刚刚及格。前两个美眉的期中成绩也是刚刚及格,第三个美眉好点,其中考了82分,是在我的表扬之列的。估计她们那么早交卷,或者在复习备考时,就只是在及格线上下赌注,没打算做得更好一些。

这学期《热学》课我上的是平行班,211班和212班。和以前一样,分班是随机的,同一个班主任,同一个教师上课。但从平均角度来看,两个班的结果总是有很大的差距,这个差距会随着时间的延长而增大。期中考试时,同样43人次,211班大于80分的12人,占比27.9;212班有一个同学请假,大于80分的8人,占比19.0. 然而,到了期末考试,仅仅只有半学期的时间,差距就很大了。211班参加考试43人,大于80分10人,占比23.2;不及格仅6人。212班参加考试42人,只有1人81分,占比2.38;不及格19人,比211班多多了。然而,平时看来,212班只是在纪律和作业上比211班稍显不足,上课笔记方面也稍差于211班。

但就是这么微小的差距,就被时间放大、在过程中扩大,仅从良好率比较,期末考试211班是212班的10倍,而期中考试,211班良好率只是212班的1.4倍。如此看来,这个过程除了是完全的不可逆过程之外,它还是一个相当厉害的动力系统,它对微小的初始值极度敏感,这种敏感在于,时间会放大这种微小的差距,以至于后来便就“后悔莫及”。

2022年6月中下旬,我带毕业论文的学生就要毕业离校,好几个同学或直接或隐晦地表达了对自己在低年级学习不够上心的悔意,我虽然安慰和鼓励他们,并嘱咐他们抓住当下和珍惜以后。但我依然希望我现在教的21级学生不要后悔,抓住当下的时间,把基础课程学扎实。

6月中下旬实际上距离期末考试也不远了,所以,21级学生上的每一节课都算是含金量很高的“金课”了。我在课堂开始的时候就告诫学生,不要看手机,不要睡觉,只有几节课了好好听课,尽量不要挂科。并且做好约定,本次课违反纪律,我是要进行处理的。然鹅,然鹅,我这个更年期妇女还是被某些小童鞋惹得忍不住了,在211班和212班各抓了两个学生,“欠收拾的南瓜”(士兵突击台词图片)。我让他们把名字给我记录下来,告诉他们如果这学期不能凭借自己的能力考及格,那么补考就不要想通过,等到毕业时,若还有清考,本老师还没有老到要退休,这门课还在我手下,那也不要想通过。当然,我也给出了理由:我有言在先,而你我行我素,那就是用态度说明,你根本不想通过或者无所谓通过,你的行为结果必须自己负责。

除此之外,蓝莲花瓣老师---我还有一个杀手锏。因为目前专业老师不足,各位可爱的帅哥美女,等你们四年级了,热力学统计物理学还得我来带,反正你们是等不到我退休的。然后,在后面不多的几节课中,我多次嘱咐这几个被我威胁的小朋友,务必好好复习。2022年7月8号下午拿到卷子,7月9号花了一天的时间把所有的卷子批改完毕,检查核对完毕,当晚就把成绩总出来,提交到教务系统里了。那几个本来打算用来杀鸡儆猴的小朋友,最差的考了52分,但他期中79分,也就总评评及格了。还有一个同学期末考了82分,让我心里有点高兴。

我以前总觉得不能“威胁”小孩,怕他们小心脏受不了。但是,以目前这些孩子们良好的智商和甜美的营养,他们判断危险的真假的能力那是非常强大的。如此,这学期的教学实践确是证实了一件事:单就学生个体而言,这喜欢卖萌的新新人类,的确有点欠收拾。



你不要把自己当成玫瑰

过于甜腻不是你的方向

我只希望你能长成一株牛蒡

用力钻出盐碱的土地

在太阳下开自己的花 结自己的果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349078.html

上一篇:云的故乡在哪里
下一篇:遥远的荷缘
收藏 IP: 180.95.168.*| 热度|

21 王安良 尤明庆 韩玉芬 郑永军 杨正瓴 周忠浩 郑强 彭真明 梁洪泽 郭战胜 冯兆东 刘欣 孙颉 黄河宁 武夷山 陈安 鲍海飞 宁利中 谢钢 苏德辰 段玉聪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9-29 10:2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