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我在楼上看风景 精选

已有 3719 次阅读 2022-1-26 20:00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我在楼上看风景

---蓝莲花瓣---


“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生活,我们早已实现了。当适应了之后,人就几乎忘记了这样的生活究竟是从哪一天开始的,似乎它已经是一种理所当然。

起初有线电话开始使用时,我总觉得很神奇,在听筒里传来的声音,它是那么熟悉,又带着点陌生的感觉,总也不能确定这长长的线路,是不是会在传输中让信号产生一点点的改变,一点点的失真。

后来,我就对所有的事情都置若罔闻了,似乎它们生来就该是这个样子。那些许的讶异和惊奇的赞叹也极少出现在我的心里。就算是高深莫测的区块链和元宇宙出现了,热炒了,而我根本没有弄懂它们是什么,我也很平静,见怪不怪。

技术和概念,凡是与人类的经济和野心相连接的东西,它们究竟算不算风景呢?至少我不打算认可,我更担心它们是巨大的深坑。比起它的科学价值,它们在更大程度上被操纵用来赚钱。

金钱能喂养生存、满足虚荣、纵容野心,可是金钱能舒缓情绪、抚慰精神吗?大概很难。所以人们开始寻找风景。从2021年10月开始,因为总有被要求居家的情形,我要寻找的风景,竟然成了楼上的风景了。

在张掖小城里的楼宇,高层本来不多,我家在六层楼的五楼。于是,我每天就在这个五楼,看夜晚的月亮,看早晨的日出,看楼前空地里花开花落、枯枝挺立,看加油站前面车来车往。我还能够向南辽望,越过小城的建筑群,祁连的雪山和白云蜿蜒、逡巡在城市之边际,也在城市之上。有一天的早上九点多,我居然真地发现了“远山如黛”,眉峰秀丽。

就在我在楼上看风景的过程中,有一群新楼突然间矗立在我家这栋楼的远处。某一天晚上,在我看星星⭐️的时候,我发现那里黑魆魆像是立起来好几堵墙,白天才发现是正建的楼,而且是小高层。从此,朝西南方向,我就再也看不见祁连山峰的蜿蜒曲折和其云雪不分了。能看见的是还没有人家灯火的高大而灰色的水泥格子,还有三个更高的建筑塔架。

当然,这些都不能阻挡我寻找风景、热爱风景,也不能阻挡我抓住机会看风景。今天早上,边吃早餐边在阳台上看风景。我突然发现了很多有趣的事儿,这些事儿跟人无关,跟物有关。可它们又是那么地打动我!

彼时,太阳已经架着战车,把东边天际烧红了,正要从东边的楼顶上跃出。而我面前的天空却相当平静,轻薄而纯净的蓝色,平面又开阔,一许白云也薄薄地把自己撑开成层状长长地铺展开来,从东到西,越来越少。月亮弯了,在清晨明亮的光线中它是白亮亮的。我用手机拍照时,发现我家的窗帘上已经布满了太阳橘红色的光。

当我望向楼前的加油站,在楼下的一大片百日菊已枯的枝干尽收眼底。阳光把它们的发梢照亮了,让深褐色变成了金褐色。透过加油站的空隙,我还看见了马路上来来往往的汽车。正好加油站前面的马路是一个往西的拐弯,来的汽车都顶着一个明亮发光的车头,而去的各种汽车则闪烁、明灭着他们的尾巴,一溜烟消失无踪了。

那些被反射的光线都去哪了呢?或许它们都还在空中。当我把镜头朝西,才发现13号楼正闪耀着光芒,是那样豪华气派,仿佛一下子从梦中清醒了,充满了活力。又仿佛脱离了过去,变得清纯、明媚。13号楼旁边的白杨树枝、我家的窗框、楼下的地面,凡是太阳照到的地方,都明亮起来。

​毋庸置疑,我对我楼上的风景也是相当痴迷的。可我还是忍不住想起了别样的景色。那也是一个大清早,在太阳还没出来的时候我乘车去往大都麻。当汽车行驶在辽阔的戈壁地带时,太阳正从东边冒出了一点点,当我扭头望向车窗外,看见大地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无边的金箔,它还是动态的,它变化无穷而莫测。那是没有一双眼睛不发生赞叹的美景,那也是没有一架相机不留遗憾的美景。你只能为自己遇见它而感到惊喜,你却无法把它留下,它自然而然地瞬息万变。

在我刚刚来到张掖时,张掖拥有一个著名风景名胜:黑河滩。只要周末或节假日,大家就会结伴去玩,只要几辆自行车🚲就可以去了。黑河滩是野外的风景,所有的树木,尤其是沙枣树,灌木,草们,它们都尽其所能野蛮生长,因此,极具生命的张力,毫不收敛。

想起了诗经里的句子,“野有蔓草,零露漙兮”那该是多么自然又湿润的早晨,而“有美一人,清扬婉兮”,又是多么自然的美女啊。那美女有自然丰美的体态,有自然婉转的气质,有青春自然的生命力和亲和力,所以才“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可是后来,黑河滩变成了黑洞山庄,再后来不让人进去了,现如今它的野景已经被蚕食殆尽,成为了城市森林公园规划中的一部分。这好多年来,我最多见到的风景,都是人工规划和建设的。树木生长整齐,草也都是有名有姓生长规矩的。当初我在黑河滩见到的,长着大垛的根,叶子高大茂盛而杂乱的草,就已经消失在我的视野里了。

不要说在楼上,就是我能出门去,我现在见到的“野有蔓草”还是当初的它吗?现在满屏幕满大街的美眉们,纹眉,漂唇,整容,化妆,“清扬婉兮”乎?!

然而,风景却是是谁都不愿舍弃的美好。那怕它只是楼上的风景,那怕它只是在花盆里开放。


一窗风景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322822.html

上一篇:等待着远方
下一篇:假如我是一座山

21 陆仲绩 武夷山 郑永军 陈志飞 杨正瓴 文端智 籍利平 黄永义 闻宝联 郑强 史晓雷 李学宽 张庆费 史永文 王善勇 赵美娣 尤明庆 李宏翰 吕秀齐 姚远程 许培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精选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19 19: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