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秋冬笔记(六)

已有 1040 次阅读 2021-11-10 20:20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秋冬笔记(六)

文/蓝莲花瓣


2021年11月7日,今日立冬。清晨的太阳,仿佛是在东边天际的后面和下面,它就要爬上山顶,跃出地平线了。然而,此刻的天和地却还在沉静,并不着急。辉煌的光线着染了天际,黄色的、白色的、隐隐的玫瑰红,都荟聚在山的轮廓上。这颜色从东往西跑,几乎只跑了两步就一下子宽大、辽阔起来,把它面对的天空都变成了一望无际的青蓝色,这样的青蓝色只是稍显透明,像点缀一些和蔼,又像是拥有着一个老年人的高远和深厚。

这是多么美好的一个早晨,冬天的早晨。 就算寒冷已经铺展在天地之间,无缝不入了,这金色的橘色的玫瑰色的光线,依然像是上苍在清晨给我们的一个笑脸,这又是多么灿烂的笑容,是整个太阳系的笑容!在立冬的这一天,太阳把它开放在地球的清晨里。看见了它,我们也就在心上开出了一朵花,立刻觉得世界充满了希望,让一丝一丝的喜悦从心头升起,赶跑阴郁。

这些日子以来,我们都很冷静、很理智,按照防疫的要求,规范自己的行为,响应抗疫的号招,尽最大能力地做出自己的能做出来的贡献。无论多少,无论多小,我们是在用每一个个体的力量和温度,汇聚着海的波涛。正当疫情严重的时候,几乎没有时间来体会自己的情绪,只是一心一意地想着,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在所有的朋友圈里,同事之间,朋友之间,亲人之间,我们都没有人抱怨,没有表达情绪。这个小小的城市,大家都是同心协力的,人们,每一个都成熟、忍耐而又宽容。

说真的,面对着这么大的遭遇、这么大的变化,又怎么可能没有情绪。每个人都有情绪,可大家都没有悲观,没有退缩,没有抱怨。

2021年9月的某一天,兰州的死党和我聊天,隔着那么远的距离,总觉得言犹未尽、聊不尽兴,她说她10月15号要来张掖,我高兴极了,当即告诉她说,你来了我就和你一起睡在你的宾馆,咱俩彻夜聊。然后,家里男士正好定在14号出差,我就提前跟老奶奶商量好,安排好她,让她一个人住一晚上,老人家都同意了。到了10月14号,某人一边收拾着出差,一边还和我说着闺蜜要来的事情。

然而到了15号,我竟然职业病大力发作,跑到光学实验室折腾了一下午,16号星期六早上还在那个实验里缠绕,把她来张掖的事忘记到爪哇国里去了。到了下午五点多,在外出差的人给老婆大人汇报行程,随口问我见闺蜜见得怎么样,这才想起她来。等我给她打电话时,她说她已经在回兰州的高铁上了,倒是她自己,还一个劲地给我解释她来张掖忙得没顾上给我打电话。

10月17号,星期天,我觉得我简直是工作了六天了,该要放松一下自己。就约朋友去滨河新区走路晒太阳,本来应约的有两个朋友,有一个朋友说她先去菜市场,就我俩先走。原先说是骑车去,临时改主意,就打了出租车去的。阳光很好,秋天很好,我们那天的“走路”也很好。

等到了10月19号,防疫流调开始了,各部门都下发了确证病例的活动轨迹,让师生们仔细核对,有没有时空交集。这个时候,一边挖空心思搜索记忆里这些天自己的活动轨迹,一边在内心里充满了惶恐。而我自己,倒是开始庆幸忘记了闺蜜的到来,在15号和16号没有出门,没去街上胡逛。可是,闺蜜那几天从兰州到张掖,又从张掖到兰州,还都坐了动车。打电话一问,倒也好着呢,没有被隔离,她坐的不是那趟“有问题”的车。

另一方面,又特别担心,因为我压根就没有看17号我们坐的出租车的车牌,虽然我知道它是不是那两辆被列出来的出租车,也只是概率问题。可惜,这次疫情的传播,那些被感染的事件,根本上也是概率问题啊。幸好当时我是微信付款,我在付款记录里找到了联系方式,给她留了言,问她的车是不是那两辆被列出来的,不到两小时,她回复了说:“不是。”我这才放心下来,给当天一起坐车的朋友发了消息,告诉她我们没有坐“问题车”。

就这样,我的健康码一直绿着。但是,家里的男士又遇到了一点问题。他19号出差回来,他们是从安全的南京回到“疫区”张掖的,可是第二天他就被安排“居家隔离”了,要求是做三次核酸检测,全阴性之后才可以申请解除隔离。这个人没有班上了,就静静呆在家里,做了几顿饭,隔一天去做一次核酸,做完核酸回来就急着看结果,上报。到了10月23号,早上教职工、家属去南区篮球场做第二次核酸检测,下午因为他关注学院消息,第一时间看到我被安排成为“疫情班主任”,告诉我要去操场看学生。

等我回到家里,他终于憋不住了,说:“你们都忙成这样,我一个呆在家里怎么办?”他想工作,又不知道学校同意不同意。最后,我们商量出一个办法:给学院打电话,提出个人的愿望,请示,等回复。结果,学院请示学校之后,很快同意他上班了,彼时,我们的工作已经是在线上,除了在学生楼值班、以及相关的学生工作需要出去的之外。从10月24号开始,这个人就立刻比我忙了,因为他除了上网课、管理学生工作之外,还有当了一个“楼长”,属于社区工作。

19号晚饭后,因为要去校门口取百世快递的包裹,我就顺便去了一趟超市,主要是为了买醋。我平时买的那种瓶装的醋都没有,我便拿来一个超大的塑料壶装的。不想再挑时间去菜市场,就有顺便买了一个大白菜和一个甘蓝,还给自己买了两盒薯片。20号晚饭后,我接到了朋友的电话,她说,你去一趟超市吧,买点能放得住的的东西。正好俺家男士要去做核酸,他便说他回来时顺道去。可是,他做完核酸太迟了,没有去成。那几天我还忙着上课,家里的老奶奶几乎每天中午都去馍馍店买几个馍馍回来。吃不掉的,我就冷冻起来。

从21号晚上通知做第一轮核酸检测开始,全校进入了在线教学,我们也就开始了居家隔离、抗疫的生活了。学校校园里的烤饼店和菜铺子都将要关闭。因为笔记本电脑损坏了,家里只剩有一台电脑,只够男士一个人都在线教学。24号,星期天早上,我去工作室调试电脑,打算也像去年一样,我在工作室在线,他在家里在线,互不影响。

十二点回来的时候,心想碰碰运气,到烤饼店一看,正好有刚刚烤好的饼子,我就买了四个,想着吃一顿新鲜的。到楼下碰见人事处big potato,他说:“咦,你在哪儿买的饼子?”听我一说,他又回头去了,也想买。25号星期一,早上老奶奶早早出门,去买回来5个馒头。我还是去工作室准备我的网课,拿移动盘把家里电脑上的资料都拷过去,提了一大摞书过去。

中午看到群里有人发消息,说烤饼店要关门,有整袋面粉出售。下午两点多,老奶奶出去后灰溜溜地回来了,说烤饼店的馍馍都是人家订好的,不给她卖。三点多,我想要不去看看,买袋面粉回来也可以。我到烤饼店门口,看见他们的三轮车都已经打点好了,就准备走。正好烤出来最后一盘饼子,收纳箱里还有一堆,正拿着号码薄打电话叫人来取,我说:“能给我买几个吗?有几个是几个?”然后我又说:“能给我10个吗?”她夫妻俩商量了一下,有个人订了50个,因为订的多,她就给我10个。

这么多年,从2009年开始,我一直买她家的馍馍,馒头、花卷、油饼、麻花,千层饼,豆沙饼,葱油饼,各种风味烧稞子,还有她们自制的“猪蹄子”饼......我知道,在做馍馍这项工作上,他们夫妇是有创意和有深度的。但是,这十四个饼子,却是我吃得最仔细、最认真、最上心、最珍惜的,我第一次从此之中品尝出了麦香味,尝出了土地,她们的朴实和善良,她们的坚实的力量。我在去买那十个饼子的时候,我发现,她们打电话叫来取饼子的,或多或少,都仿佛是家里不开火、不做馍馍,或者干脆没有人照顾的老年人。

饼子没有涨价,生活一切照旧。我们,人们,不过就是回去在家里足不出户几天,仅此而已。泥土本身,并不惊艳。惊艳人们的,是它们的花朵和果实。而很多普通的小草的花朵和果实,你得很用心地去发现才可以。

10月25日下午下班时节,学院通知大家必须在家进行在线教学,各实验大楼不再开放了。好在星期二的课都在第三四节。于是,在10月26号的一大早,我和男同志开着车,去把我拿到工作室的书、电脑等,一股脑搬回家,一通折腾之后,于10点10分准时开播,各占一角,大讲特讲。后来发现,竟然比在教室里还累,更加声嘶力竭---因为看不见教学对象,担心他们听不见,担心他们看不见,也担心他们听不懂。后来再折腾时,终于发现我把移动盘忘在了工作室,看来是不能去取的了。

从此时,真正的“封”在家里开始了。而学生,被“封”在宿舍里。作为老师,怕学生不适应,怕学生闹情绪,尽可能地和蔼可亲,表示关心。作为家庭主妇,又开始面对生活物资短缺的情况了。朋友把我拉进了超市的购物群,学校里后勤上,给了大家购物App,还发文给了详细的购物指南。我一直没有顾上登录购物App。在购物群里,在朋友的帮助下买了一包菜。开始了我节俭、算计的新生活,每次做饭,我安排吃什么菜的时候,就特别感谢小时候我过过的那些苦日子,因为有它垫底,我不怕现在的缺乏,我知道怎么节俭、怎么面对。

在这购买生活物资需要想办法的时候,我的朋友们却打电话叫我去拿东西。把她买的面分我一些,把她买的菜分我一些,把她做的柚子蜂蜜茶分我一些......

这些天若有闲时间,我总是俯身趴在阳台的栏杆上,看着窗外的世界,无论是黑魆魆的夜晚,还是阳光灿烂的白昼,我说不清楚有多少的小情绪它在我的心中涌动着,这是多么平凡的人们,这是多么平常的一个小城市,可是,它我却让我如此地感动。我这颗敏感多思的心,在这平凡、庸常、猝不及防的生活中,就是如此,被她们打动,被她们温暖,她们给予了我支持的力量,她们也给予我蜕变的力气,我若不是变得更好,我又怎么对得起这样的深情?

也许所有的遇见,都是造物的赐予,都是渡我的恩情。亲爱的朋友们,还有,这小城张掖,在这个秋尽冬来的金色时光里,我们所有的人,都和这座城共进退,同心跳、同命运,我们将要相互热爱,我们已经相互热爱。



小城 立冬

文/蓝莲花瓣


我只想,路过这世界

我只想,路过这小城

我在我的路上行走


我只想晒过这太阳

我只想看过这雪花

我独自感叹

在我的生命里


当你伸出双手

泥土一样的双手

它牵绊了我的心


你这存在的世界

小小的城池

你把我的羁旅

做成了归人


你要,你要

我和你一起

尝尽这生的滋味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311861.html

上一篇:秋冬笔记(五)
下一篇:今晚的光学实验

3 武夷山 尤明庆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1 04:5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