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青花瓷

已有 1279 次阅读 2021-10-9 21:29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青花瓷

文/蓝莲花瓣

和许多人一样,我喜欢青花瓷,莫名其妙地喜欢。已经记不得是什么时候,从哪里得到了一盒青花瓷的茶具,我就把它仔仔细细地珍藏着。也记不得它在我的柜子里放了多久了。偶尔打扫卫生翻出来的时候,我会很匆忙地把玩一次,然后,物归原位,想着以后什么时候有闲情逸致、有闲时间了,再慢斟细酌,也品茶,也品这青花瓷。

可是,在长久的生活之中,我竟从来没有发现那样的时间段落,我仿佛一直都在生活之中,仿佛一直都在忙碌之中,却并没有搞清楚忙碌的原因和结果。但我所拥有的唯一的青花瓷,却一直都被我闲置在角落了。因为担心再闲置下去是更多的日子,我就把这青花瓷的茶壶用来装清油了,每天炒菜的时候总能用一次,算是和它见一次面。

这个时候,就常常会觉得,用青花瓷品茶,或者干脆就是品青花瓷,这样的事情或者这样的时光,它该是与理想有关,有点高于我们烟火红尘的生活了。要不然,我怎么总是在现实的生活中找不到与青花瓷一样高雅的心情和片段呢?

在许多地方的博物馆里,常常会见到更加精致的青花瓷,而在那个地方遇见的都是经历了历史风烟的青花瓷。虽然它们那么安静地站立在玻璃之后,在明亮的光线下显示着自己最美好的姿态,可是在这平静的背后,是它从唐宋元明清一路走来的坎坎坷坷和人事起伏。它的青青白白、深深浅浅之中满含意思,又总是让人难以读懂、读透,就又使人爱不释手,读了又读。

如果人也是一款青花瓷,真不知道我们该是属于哪一种类?在某一个夜晚,我总会听见青花瓷碎裂的声音,隐隐地,可是它存在。好像开始是一点点裂隙,这个裂隙常常会在岁月之中悄悄地扩大,在某一个不为人知的时间间隔里,发生了整体的碎裂。如果它还不想就此完蛋地话,就得一点点再修复起来。

曾经看过一个电视剧的片段,有一个名贵的、精致的、不可替代的青花瓷的花瓶被不好的人有意打碎了,而另一个人花了很大的心血对它进行了修复。也许那个被修复的青花瓷,有可能就是我们在某个博物馆里看到的那个最别致、最珍贵的镇馆之宝,它的价值或许就在于它曾经破碎。

从幼小的岁月里走出来,我们每个人都曾经被父母捧在手心里,就像是精致细腻的青花瓷。我想,在我长大成人,在我青春明艳的岁月里,我也算是一款被莫名喜欢的青花瓷吧。可是,后来,我无数次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听到了细小的碎裂的声音,每次修复之后我都觉得是不是可以了,到了最后的极限了。

直到前天,直到昨天,直到秋天。我才突然发现,我已经对这种碎裂和修复习以为常了,我突然发现,在青花瓷简洁朴素的款式和色彩之中蕴含着一种普世的哲理,那是变化,是动与静一刻不停的折腾。我也就喜欢上了李宗盛,他说“这是爱的代价”。他还有一句名言,说“其奈人生何”!

然而,无论如何,我自己或者我所拥有的青花瓷,是不该安静放置的,那就会把它的光华和我的热爱都一并浪费在了我的人生时光里。如果那种碎裂的声音可以看做天籁,对它的修复是世间的沧桑,而当我在青春凋零的时候,我已经在无数次碎裂和复原的淬炼之中打磨出一款更加精美的心灵的青花瓷,那么,我接受一切,就这样吧。

我依然深爱青花瓷,莫名其妙地深爱着它。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307358.html

上一篇:秋天自愈
下一篇:远方在哪里

7 李宏翰 尤明庆 张晓良 蒋力 孙颉 刘秀梅 郑强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6 13: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