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散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qng1008 前三十年写日记,后三十年写博客

博文

[转载]试论中医学说改造的思路

已有 386 次阅读 2024-3-1 20:38 |个人分类:思考中医|系统分类:观点评述|文章来源:转载

卢宜珍. 试论中医学说改造的思路. 山东中医药大学学报2003(4:253-255

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后,关于中医学如何发展的问题,在中医学界引起了激烈的争论,到本世纪初,似有愈演愈烈之势。按照张其成教授的总结,目前有“剥离派”“改造派”“补天派”“重认派”“重构派”“中西医结合派”“现代化派”等七种学术流派,各观点流派大体上可归入两派,即传统派与改造派。改造派立足于打碎传统,补天派、传统派立足于保持传统[1]。

1 中医危机只是中医学说的危机

在诸家观点之中,又以“剥离派”的观点最为激烈,其认为中医学是一个复杂的学术体系,含有巫术、哲学、科学等多种成分,应将其剥离,只保留科学的成分[2]。比如,有文献[3]主张,以西医观点来解释中药的作用,诸如芳香开窍药假设为抗胆碱酯酶药等等,提出中药的“人体结构药理假说”;传统学说仅保留了辩证法,认为中医“仅限于此,不过如此”,“提倡用现代人类解剖学代替古老的‘脏腑学说’,无疑也要用现代的神经体液调节代替‘经络学说’”。

人们常常用西医的观点来看待中医,对中医提出种种批评,好像西医就是科学的代名词。科学哲学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呢?诚如张其成教授指出的那样:“从科学哲学、理论思维角度看,中医和西医是认识人体生命规律的两种不同的思维方法,中医偏向于从整体、动态、关系、时间、社会、文化等层面观测人体生命规律,西医偏向于从局部、细节、个体、结构、空间、物质等层面观测人体生命规律,两者分别从不同的层面探讨并揭示人体生命规律,就思维方式而言是各有优劣,互为补充,而不是谁比谁绝对优势。”[4]

北京大学科学哲学专家吴国盛教授认为:“‘科学’这个词有三种指称:第一,指人类与自然环境打交道的过程中形成的成系统的知识;第二,指特别属于希腊——欧洲文明的人文形式和知识传统;第三,指近代以来以牛顿数理科学为典范的自然科学体系……我认为真正意义上的科学是上述第二种科学。”按照这种说法,建立在对人体整体功能的认识和调节的基础上的中医学,无疑是可以成为真正的科学的。所以,目前中医的危机只是中医学说的危机,并不是整个中医的危机。

饶有讽刺意味的是,中医通常被指为经验科学,而西医则自命为现代科学,殊不知在科学哲学的语境里,经验科学正是“指近代以来以牛顿数理科学为典范的自然科学体系”,而西医的基本思想恰恰就是牛顿范式的机械论。

2 中医基础理论的结构分析

笔者认为,中医理论不符合科学规范是危机的根源。特别是传统中医学说是一个处于超稳态的理论体系,只有打破这种状态,才能为中医学的不断发展提供理论空间。因此,中医理论的改造,应该有选择地接受现代科学的理论规范。由于中医学说是建立在对人体整体功能的认识基础之上的,带有明显的理论假说的性质,因此,中医学说至少要符合现代假说理论的要求。

现代假说理论认为,理论由核心假设层、辅助理论层和例题解释层三层结构组成,如果一个理论没有统一的核心假设,它在理论展开和对例题的解释中就难免自相矛盾,容易产生逻辑漏洞。传统中医学事实上一直没有提出过明确的核心假设,如果说有,就是基于五行的先验理论,它显然是与现代科学的要求格格不入。因此,确定一个统一的、能与现代理论相融的核心假设是新中医学说的首要任务。辅助理论层是指根据核心假设构造用来解释实践中的问题那些原理和定律;例题解释是指根据这些原理和定律,对实践中的典型问题作出的能指导其他问题解决的方案和步骤。

实际上,辅助理论层才是一种理论的主体,人们通常也是先发现了某些定律和原理.并不断在实践中检验其正确性之后,甚至于在又有了新的发现之后,才意识到这些原理和定律背后的核心假设。比如力学中的牛顿三定律是在其提出多年之后,人们才认识到它是建立在低速、宏观物体运动的核心假设基础上的。

例题解释是维持理论确立的实践基础。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拥有众多经实践证明是正确的例题解释的理论,即使这种理论本身有这样那样的缺陷,也会表现出强大的生命力。传统中医学理论就是如此。传统中医学从来没有严格的理论结构,理论中也掺杂着不少先验推测的成分,但是由于有众多疗效卓著的医案及其中包含的辩证法思维,传统中医理论至今仍有效地指导中医实践。中医理论是从来不缺乏例题解释的。因此,建立新中医学说的重点,就在于如何建立一个与核心假设、与例题解释相一致的辅助理论层。

3 改造中医学说的必要性

传统中医理论以脏象学说、气血学说、经络学说作为核心理论,其中脏象学说又是核心中的核心,经络学说主要用于解释和指导针灸临床,而脏象学说和气血学说主要用于汤药临床。

脏象学说讨论人体的结构和功能,其主要内容不外是出自《素问·灵兰秘典论》的“十二官论”和《素问·六节藏象论》中所论。气血学说主要讨论的是人体生命活动的物质基础,即气、血、精、津、液等的功能和作用。气血是脏腑功能活动的物质基础,同时又是脏腑功能活动的产物。脏象学说和气血学说相辅相成,构成了传统中医理论的核心部分。

然而,这个核心学说却很难被现代科学所理解,甚至于经不起逻辑上的推敲。与西医相比较,尚可以说是由于认识方法和研究方法相异而各有千秋。但是,作为支撑中医理论的核心学说,至少应该是比较严密和合于逻辑的。然而,这个核心学说连这个要求也难以满足。比如,脏象学说定义了脏腑的功能,而气血学说讨论的气血是脏腑的产物和功能活动的物质基础。那么,按照一般的逻辑推理,这样应该能够描述各个脏器和气血之间怎样相互作用、怎样相互转化、又怎样相互联系完成人体生理功能的图景吧?

然而,这对于脏象学说来说也是奢求,在脏象学说里,只能指出大概是哪几个脏腑对气血起哪些作用,而对于气血如何生成、归化,它们是如何联系构成一体的,就无能为力了。比如气的生成分布主要与肺、脾、肾三脏有关,至于如何有关,是怎么一种结构就说不清了。

当然,我们不宜强求古人,毕竟从内难二经算起,脏象学说确立已经有两千多年了。其实,内难二经中的脏象学说相当粗糙,基本概念的内涵和外延很模糊,经过后世医家的发微补遗,才发展成为今天这个样子。但是,由于中医界崇古遵经的风气使然,脏象学说的理论框架一直没有多少改变。内难二经可以看作是两部古代医学论文集,脏象学说只是古人根据当时对人体生理、病理、药理功能的认识,以当时的方法论所构造出来的一个理论体系。现在与两千年前相比,无论是对人体生理、病理、药理功能的认识,还是方法论,都已有了长足的发展。我们纵然不能以现在的方法论和现代的认识重新构造一个崭新的中医理论体系,但至少也应该以现代方法论重构中医的核心学说,使它在总结前人的理论基础上更加简洁、严密和完整。

4 改造中医学说的基本要求

那么,应该如何改造中医学说呢?笔者认为,新的中医学说至少应该与脏象学说基本兼容,以现代方法论为重构的基础,比传统学说更加简洁、完整、严密。

4.1 与脏象学说基本兼容

脏象学说经过历代的丰富和发展,已成为了中医认识人体生理功能的基础。目前任何完全抛弃脏象学说而另起炉灶的中医理论假说都是不能让人接受的。

从现代科学理论的角度看,这是“对应原理”的要求。“对应原理”是著名物理学家尼尔斯·玻尔在量子革命中提出来的,“表述了科学理论发展中的一条规律,即新理论和旧理论之间的关系的规律性。它要求:新理论必须和旧理论作为自己的一种特例或者极限情况包含于自身之中,使得在原先旧理论曾经适用的那些领域,新理论与旧理论能够取得一致”[5]。尽管起初玻尔强调必须把它“纯粹的看成一条量子理论的规律”。但是,后来经过波恩、海森堡、罗森菲尔德等人的阐发,“人们更加看重这个原理一般的方法论意义,并把这种方法论的意义推广到其他一切理论的普遍领域,使其成为一个普遍原理”[6]。

如果从中医学本身的发展历史看,今人在发展中医学说方面,并没有表现出比前人更加旺盛的创造力。在这种情况下,完全推翻前人的理论体系显然是轻率的举动。按照科学哲学家拉瓦托斯的看法,只有理论体系才能够证伪理论体系,只有新理论表现出比旧理论更加优秀的时候,人们才会转向接受新理论[7]。这也可以作为为什么20余年来提出的中医新体系论点没有被广泛接受的注脚。

再从中医传统学说的学术价值来看,中医是世界上仅存的少数传统医学体系之一,其有异于西医的科学研究方法、研究角度及确切的疗效无疑是宝贵的,而这些研究方法和角度被深深地隐藏在传统学说之中。在我们还没有足够的把握把这些智慧从传统学说中完全继承下来的情况下,为了扩展中医学的发展空间而建构的新理论,采取与传统学说保持基本兼容的方式,无疑是明智之举。

同时,新假说对脏象学说的兼容,只能是基本兼容,如果是全部兼容,就很难有所突破。因为脏象学说已基本概括了人体的生理功能,新假说要更严密、更完整、更合理地解释这些功能,必须采用新的结构,这就必然有与原来的结构不一致的地方。更何况脏象学说在历史的发展中,也有相互矛盾的多种说法,诸如,命门的所在、三焦何所指等。所以,新假说必须而且也只能与脏象学说基本兼容。

4.2 以现代方法论为重构的基础

指导构造脏象学说的方法论是五行学说;关于五行学说如何不适应中医发展的问题,已有不少论述在前,无需笔者赘言。中医现代化,首先是方法论的现代化。从中医研究人体的着眼点看,偏重于从功能方面进行研究,向有“西医重物质结构、中医重整体功能”的说法。黑箱方法是根据对“黑箱”的输入输出推测其中内部结构的一种方法。如果我们把病因和治疗手段看作是输入,把病症和康复看作是人体功能的改变,是输出,那么我们就有可能构造一个能使人体的生理、病理、药理高度统一的理论结构。从这一点不难看出中医学有与“黑箱”方法相似之处,只是传统学说以五行学说为方法论,才表现得不够明显,在解释人体的生理、病理、药理结构方面也显得比较薄弱。比如,病理方面的病证与生理上的论述统—不起来,温热病中的卫气营血证与生理上的卫气营血不能混为一谈,药物作用还需要通过“神秘”的药物归经学说与脏腑联系起来说明等。

4.3 比传统学说更加简洁、完整、严密

更简洁,是指科学假说的简单性原则。传统中医学说是不够简洁的,最典型的问题是在用药解释上的不确定性。尽管用的是同一味药,解释可能千差万别。如果用“黑箱”的方法来解释,则要简单得多。设同一类药固定作用于人体内的某种功能,那么,当这种功能改变时,就用这类药物来治疗,这样不但简化了用药的解释,还可以扩展到生理和病理方面。设人体内有一固定物质对应于某种功能,而这种功能改变时有固定的症状,这种症状可以用某类药物治疗。这样,生理、病理、药理三者就能够统一起来了。

更完整,是指新的中医学说至少要按照科学假说的结构来构造,使得中医学说具备从核心假设、辅助理论层到例题解释的完整结构。

更严密,是指要对相关的概念作更严格的定义,排除模棱两可、相互矛盾的观点,同时,特别要注意消除在生理、病理解释上一词多义的问题,比如上述列举的营卫的含义等。

总之,笔者认为用现代的科学方法,按照传统理论对人体的理解重构中医学,一方面可以保留与传统理论足够的兼容性,有利于发扬中医的传统优势,保证学术的延续性;另一方面也使得中医学符合科学理论的要求,更加简洁、完整、严密,有利于中医学未来的健康发展。

参考文献(略)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79293-1423734.html

上一篇:[转载]张树剑:近现代针灸科学化实践与转向——以朱琏为中心
下一篇:送别慈母
收藏 IP: 120.231.245.*| 热度|

1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23 08: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