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散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qng1008 前三十年写日记,后三十年写博客

博文

樊群:写在父亲诞辰100周年

已有 535 次阅读 2024-2-29 20:52 |个人分类:谈情说爱|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按:这是当年5月5日,妻写给岳父的纪念文章。如今102岁的岳母也走了,重新再发一次。

父亲樊守聚1917年5月出生于河南南阳南关新街囗,在家排行老二,另有一个哥哥,2个妹妹。他从小在私塾读书,特别刻苦认真,头悬梁,锥刺股都给他很深很深的记忆。懂得了知识救国,发奋,努力,刻苦学习。我的奶奶很会持家,开了个染坊,饥荒年用积蓄买了一些地,家业慢慢兴旺起来。父亲是奶奶最喜欢的儿子,因为他懂事,又特别爱学习。儿时记忆中父亲常对我们说,他最喜欢读的书就是人物传记。尤其是孙中山的传记对他影响较大,使他坚定了一个信念,年轻人必须要读书学习才能有出路。这是父亲在南阳中学学习时的照片(1931年9月至1937年7月)

南阳高中学习时

西北农学院农业经济系学习时

大学毕业时留校任助教。父亲不止一次的跟我们讲过他留校任教的经过。大学毕业时,父亲在全系的学习成绩排名第二,第一名和第二名是去银行工作,第三名是留校任教。银行工作收入会高不少,学校当老师则清贫一些,但又是父亲热爱的工作,他找到第三名说了自己的想法,那位同学欣然同意了,父亲就这样如愿当上了大学老师。

父亲在西北农学院农经系任助教时留影。

1944年春,西北农学院学生发起反对周伯敏院长的运动,遭到警察的包围并开枪恐吓,激起学生更大的愤怒。事后教育部派人找学生和老师调查是否有开枪情况。西农的年轻助教排成队,一个个回答是或否。前面的人都说沒听见,到了父亲,他说,我听到了枪声。后面也有几位助教说听到了枪声。驱周运动取得了胜利。但父亲也因为说实话被解聘。同时解聘的还有8位助教,9位同学被开除。这张照片是他们分别前合影,前排左三是父亲。

我的2个姑姑,她们都是在父亲的帮助下完成了大学学业,走上了革命道路。2位姑姑常常讲起父亲当年逼着她们外出上学的经过。父亲一方面要奶奶卖了很多地,他跟奶奶解释说,"吾儿不如我,要钱做什么,吾儿超过我,要钱做什么"的意思,使奶奶很支持彵的想法。他又从自己教书的薪水中拿出一大部分支援他们,最后他们兄妹4人全是大学毕业,在当地影响很大。

父亲有一个很大的特点:不仅仅是自己学,还要他的大哥和妹妹们学。为了让她两个妹妹赶考,他一个自行车前面带一个,后面带一个,一天走了三百里。在他的带领下,爸爸的大哥,和两个妹妹先后全部都上了大学。这在当地是一个奇闻。那一年我二姐陪妈回老家,老家的老人还在说,樊家老二不仅仅是会学习,而且是一个老革命。说他们家里风水好,出了那么多大学生。以至于后来,大姑当上了司局级的大学副校长,小姑也是当上了老教授。大伯也不错,是会计师。我曾经为这个问题问过爸爸,我说你一个人上学,为什么还要把姊妹们都带着上学?他说我是哥哥,有责任把他们带出来啊,这一直是我很敬佩父亲的地方。

父亲在离开西农后又考上浙大研究生院,这是他与浙大同学合影,前排左手第一人是父亲。

同上。父亲在浙大研究生院学习了2年。(1945年至1947年8月)。

父亲到浙江大学后,在地下党的指导下,积极参加反饥饿,反内战的学生运动,并担任游行队伍的总纠察。

1947年8月,国民党中统列出了几个学生领袖黑名单准备逮捕,父亲名字也在其中。地下党当即派人通知他们尽早离开。父亲接到通知后去约于子山,他当时是农学院农艺系的本科生,不到1年就可以拿到文凭,他想再等等。这样,父亲和另外几个同学,当天晚上就离开了浙大,奔赴解放区。

1947年10月26日,国民党中统浙江调查室秘密逮捕了浙江大学学生自治会主席、全国学联浙江联系人和党的秘密外围组织"新民主青年社"华家池分社负责人于子三,并对其进行连续刑讯,妄图从他的口中取得浙大地下党及全国学联的秘密。但于子三不愧是坚强的民主革命战士,坚贞不屈,直至10月29日被迫害致死。

于子三的惨死,点燃了浙大师生的愤怒之火。在浙大地下党和进步学生的发动下,30日上午,浙大学生自治会召开全校学生大会,宣布罢课3天。下午,1200余名浙大学生,冲出校门,在杭州举行盛大游行,沿途散发申诉书,发表演讲,揭露当局迫害学生的罪行。并前往高等法院监狱慰问其他被捕同学,瞻仰于子三烈士遗容。此后,在中共中央上海局青年组的领导下,浙大学生提出"反迫害、争自由、求生存"的口号,积极发动群众,开展宣传申诉,得到了全校师生员工的广泛同情和支持。11月后,浙大罢教、罢课、罢研、罢工。浙大校长竺可桢也亲赴南京向国民党教育部申诉,并向媒体发表讲话,揭露国民党当局的劣行。浙大的行动得到了杭州各校学生的积极响应,更多的青年学生开始觉醒,投入运动。 由于子三惨死引发的学生运动,迅速波及全国。

刚刚参军(桐柏军区)时的父亲,就得到于子三惨案发生的消息,史称“于子三运动”。

父亲1947年10月到解放区并参军,先后任桐柏军区宣传部干事,湖北军区宣传部随军记者,一直随军参加大别山剿匪及宣传报道,转业前为《子弟兵》报社编辑和记者。

父亲在部队也收获了爱情。那时候父亲是桐柏军区的第一个研究生,而母亲是第一个女大学生。我曾经问过母亲,那么多高级干部,你是怎么看上父亲的呢,她说都是大学生谈得来呀。母亲是一个聪明,善良的知识女性,找到她是父亲一辈子的最大幸福。

父亲是甲等优秀通迅员中第一名。

1949年7月在麻城严家河授独三师师旗。

文艺战士在业余的时间排练节目。

以班为单位的战士们出发前开民主会,想办法获得更好的剿匪成绩。

向当地群众进行宣传动员工作。

1949年9月剿匪部队为减轻当地老百姓负担,常到120里以外的地区去揹粮。

副师长带领部队在进山剿匪空隙中帮助农民割稻谷。

1949年10月,剿匪部队为便利行动,冒着初冬的寒气,露宿在姚家冲的山坡上。

湖北罗田县滕家堡(现改为胜利镇)军民共同欢庆剿匪胜利。

后排第一人为父亲。父亲在部队一直是愉快的,他乐于助人,又正直坦诚,没有一点知识分子的架子,深得战士们喜爱。

父亲在战地工作时与战友合影。

后排左边第一人是父亲。

父亲转业到华中农学院正是建院初期,他拒绝了所有的行政职务,坚持要继续教学工作。如此,他除了兼教研室主任,当了一辈子的教书匠,一直到近70岁退休。这大概就是现在提倡的工匠精神吧。

父亲在中国人民大学研修班学习时。

父亲在中国人民大学研修班毕业时全班同学合影。后排右起第三人是父亲。

1956年我出生后,母亲终于完成了生育的任务,不久,他们到学院的大门留影纪念。

父亲对我们子女的教育是非常严格的,有礼貌,讲文明,积极向上,爱学习,爱运动,不惹是非等等。我们五兄妹,都会游泳,打乒乓球(每年寒暑假,父亲会陪我们一起打球,游泳,骑自行车旅游)我们有3位从事医疗教育工作,有2位在企业做管理工作,现在我们都退休了,也教育自己的子女老实做人,实在做事,让好的家风代代相传。

父亲在"文革”后期

1972年,父亲在新洲涨渡湖华农分院教书。父亲后面的平房是我们的家。这是文革后父亲第一次拿起讲义上课。条件虽然很差,但他一直很有激情。

父亲一辈子脚踏实地努力耕耘着,在三尺讲台上挥酒着辛勤的汗水,博得了学生们的一致好评。记得有一次,他对我们姊妹几个即兴演讲了他的一节普通课堂,却让我们听得津津有味,仿佛是听着刘兰芳评书一样过瘾。这课堂上侃侃而淡的几十分钟,却是平时付出了多么大的心血,父亲常常备课至深夜,他的认真是全校公认的(这是华农新洲分校时的备课照片)。

父亲退休之前,已年近70岁了。

父亲退休后的生活是丰富多彩的。他惋拒了一切要他讲课的之邀请,在华农老干办的带领下,每年旅游2至3次,走遍了祖国的大好河山,他还学书法,种花草,注重锻炼身体,也常和孙子辈在一起学习,聊天,讲那些过去的故亊。

1983年父亲外出调研时与老战友见面

父亲在85岁以后出现了阿尔茨海黙病的症状,不太想讲话了,行动也弛缓了很多,真正击倒他的是最后一次肺部的感染,到医院后,可能又合并了院内感染,病情突然急转直下,迅速恶化,送到医院不到一周就永远离开了我们。

华中农业大学所写父亲的“生平简介”:

樊守聚同志,中国共产党员,离休老干部(享受司局级待遇)、原华中农学院马列主义教研室教授,2005年9月27日6时50分,因肺部感染医治无效,在武汉逝世,享年89岁。

樊守聚同志于1917年5月出生于河南南阳南关新街口,1931年9月—1937年7月在南阳中学学习,1938年5月—1939年9月在河南大学学习,1939年10月—1942年7月转学西北农学院,1942年7月—1944年10月在西北农学院农经系任助教,1945年9 月—1947年8月就读于浙江大学研究生院,1947年10月参军,先后任桐柏军区宣传部干事、湖北军区宣传部随军记者、《子弟兵》报社编辑,1950年4月转业到华中农学院工作,先后担任马列主义教研室讲师、副教授、教研组组长等职,并于1955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6年8月—1959年8月,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党史研究生班,1986年经中共农牧渔业部党组批准离职修养,享受司局级待 遇,从1993年10月起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樊守聚同志一生追求真理,以满腔的爱国热情积极投身革命。1944年10月,因为支持学生运动被学校当局开除;1947年,在浙江大学研究生院学习期间,站在反饥饿、反内战、反独裁斗争的最前沿,曾担任浙江大学生游行队伍总指挥,坦然面对反动政府的白色恐怖;在部队工作期间,以出色的宣传报道多次立功,极大地鼓舞了我军士气,为解放战争和鄂东南的剿匪做出了自己的贡献;在华中农学院工作期间,他踏实肯干,以身作则,为马列主义的宣传教育鞠躬尽瘁。

樊守聚同志具有共产党人坚强的党性和优秀的思想品德。他对党和共产主义事业始终保持坚定的信念,不顾个人安危,不计较个人得失,坚持把党、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摆在首位,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他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拥护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在政治上自觉与当中央保持一致。在“文化大革命”和反对“四人帮”的斗争中,立场坚定,旗帜鲜明,勇敢地与各种错误言行作斗争。他胸怀坦荡,作风正派,团结同志,关心群众,工作勤奋,生活简朴,保持和发扬了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

樊守聚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是战斗的一生,是严于律己的一生,是廉洁奉公的一生。他的逝世,使我们党失去了一位好同志、好教师、好干部。他崇高的革命精神和优良的思想品德永远值得我们学习!

樊守聚同志千古!

我们敬爱的父亲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2024年正月初八,二姐夫妇拍的父母合墓的纪念碑照片

二姐在微信中说:今天武汉天气还行,加上今天初八,别人都到寺院去烧香拜佛,求财神,我们到妈妈爸爸的墓前去拜佛,父母就是我们的佛!寿安陵园按照我们的要求,遵照妈妈的遗嘱,已经全部完工!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79293-1423576.html

上一篇:[转载]张树剑:勾勒姆与浑沌:瘟疫背景下中西医学的通约可能
下一篇:让爱流淌:岳父百年诞辰日前的微信
收藏 IP: 120.231.245.*| 热度|

2 宁利中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23 00: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