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散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qng1008 前三十年写日记,后三十年写博客

博文

[转载]自身免疫性肝炎的肝组织病理学诊断

已有 610 次阅读 2022-7-2 15:04 |个人分类:肝病手记|系统分类:论文交流|文章来源:转载

资料来源:苗琪,陈晓宇. 自身免疫性肝炎的肝组织病理学诊断. 临床肝胆病杂志,2020,36(4):728-730

自身免疫性肝炎(AIH)是由异常的自身免疫反应介导的肝实质炎症性病变,其临床表现各异,诊断需要排除其他肝脏疾病[1]。AIH组织学表现多样化,可以出现以门管区炎症为主的“慢性肝损模式”,也可以小叶炎、中央静脉炎为显著表现的“急性肝损模式”,甚至出现多小叶/大块坏死,更有以肝硬化为首发表现的患者。

特征性组织学特点

1.1  门管区表现

1.1.1  界面性肝炎  在组织学上,肝细胞和门管区/纤维间隔交界处称为“界板”,炎症细胞由该区域向小叶内延伸,导致相邻肝细胞呈单个或小簇状坏死、脱落,称为界面性肝炎。典型的AIH常有界面性肝炎,这一点在多个文献及教科书上提及,因此会造成误解,将其与AIH划上等号。事实上界面性肝炎可见于各种类型的急、慢性肝炎,如药物性肝损伤(DILI)、病毒性肝炎等[2]。笔者认为对于此组织学表现需注意两点:(1)多见于未经治疗的AIH,且程度往往达到中度以上;(2)它的出现提示该病以肝细胞损伤为主,即如果非肝细胞损伤模式,界面性肝炎则往往不会出现,提示AIH可能性小。

1.1.2  淋巴-浆细胞浸润    门管区及其周围浸润的炎性细胞主要为淋巴-浆细胞。同样,这一组织学表现也没有特异性,亦可见于DILI、病毒性肝炎(甲型和乙型)等[3],只是相对而言更多见于AIH,起到支持诊断的作用。AIH浆细胞以IgG阳性为主,而原发性胆汁性胆管炎(PBC)以IgM为主,这点有助于两者的鉴别。需要注意的是,近1/3确诊的AIH患者中浆细胞稀少甚至缺失[4],单凭浆细胞多少无法确诊AIH。

1.2  小叶内表现

未经治疗的AIH小叶内常出现中等程度炎症。当炎症明显时,可见3区坏死/桥接坏死。小叶内浆细胞常与门管区浆细胞数量平行。肝细胞受炎症细胞攻击后出现水肿、变性、坏死,再生的肝细胞呈假腺样排列,称为“玫瑰花环”样结构,这一现象亦可见于其他病因引起的肝炎,如DILI、病毒性肝炎。另外在胆汁淤积性肝病中,部分肝细胞也会形成假腺样排列,与“玫瑰花环”样不同的是这类假腺体的中央会有胆栓。穿入现象是指淋巴细胞进入肝细胞后在其周围形成空晕样结构(或称鸟眼状结构),常见于界面炎附近,多见于AIH中,其出现与肝内炎症和纤维化程度相关。发生穿入的细胞主要为CD8+T淋巴细胞,可导致肝细胞发生凋亡[6]。病理医生对此现象的识别能力不尽相同,加之其他肝病中也有该现象[7],因此其在AIH诊断中的作用仍有待于探讨[5]。

特殊类型的AIH组织学表现

2.1  急性AIH

急性AIH可分为两大类:(1)无慢性肝炎病史,以急性肝损伤为首发症状的AIH;(2)经典以慢性肝炎表现的AIH急性发作或恶化(爆发性肝衰竭)。组织学上,前者可出现中央静脉炎伴周边坏死(3区坏死)、桥接坏死伴小叶内炎症细胞浸润;后者3区坏死相对较少,可有多核肝巨噬细胞、多灶融合坏死,甚至亚大块或大块坏死[8-9]。需要鉴别的是:(1)3区坏死不仅见于急性AIH,也可见于DILI、急性病毒性肝炎及移植后排斥反应[10-11];(2)亚大块或大块坏死后门管区周围肝细胞残留形成岛状,或补丁状。如果持续时间长,会形成再生结节,这些结节在影像学上和大体上被误认为肿瘤。AIH引起急性肝衰竭组织学上有以下四个特征:中央静脉炎/3区坏死(65%)、小叶及门管区大量浆细胞浸润(63%)、大块坏死(42%)及淋巴滤泡形成(32%)[8]。

2.2  AIH所致肝硬化

未经治疗的AIH可进展为肝硬化,这一阶段炎症往往减轻或者耗尽,门管区/纤维间隔轻度非特异性炎症伴有轻度界面性肝炎。诊断需要结合血清免疫球蛋白、自身抗体,并且排除其他原因的肝脏疾病,尤其是脂肪性肝病(窦周纤维化及脂肪变细胞残留)。年轻患者(<40岁)需与Wilson病(脂肪变、糖原核、铜沉积)鉴别。

2.3  儿童AIH

组织学上,儿童AIH和成人相似,不同点在于儿童会出现更多的胆管周围淋巴细胞浸润和破坏,伴有细胆管增生,这些患儿需要警惕原发性硬化性胆管炎(PSC)。因此儿童诊断AIH需要行胆道影像学检查。Wilson病也是需要鉴别的重要疾病。儿童AIH以Ⅱ型居多,其组织学和Ⅰ型差异不大。

2.4  抗体阴性的AIH

10%~20% 的AIH患者自身抗体阴性,其诊断需要依靠血清IgG升高、肝组织学及临床表现排除其他原因的肝病。组织学上其与抗体阳性的AIH相似,表现为以肝细胞损伤为主的模式[12]。

2.5  AIH相关重叠综合征

AIH与其他炎症性疾病重叠少,主要重叠综合征包括AIH-PBC和AIH-PSC(多见于儿童和年轻人)。巴黎标准对AIH-PBC组织学上有明确的定义[13],即中-重度的界面炎和旺炽性胆管炎。临床工作中仍然存在问题,例如,AIH患者出现轻度胆管周围淋巴细胞增多以及灶性轻度细胆管增生,这些胆道损伤的表现是否足以诊断重叠?笔者认为,从组织学角度而言,典型AIH表现加上严重的胆管损伤(如多个门管区出现旺炽性胆管炎或者明确胆管缺失/胆汁淤积)需要考虑AIH-PBC重叠综合征,尤其是在非肝硬化阶段,必要时可加做铜染色和CK7免疫组化以提高诊断率。AIH-PSC重叠综合征多见于儿童,组织学上表现为肝细胞损伤模式,逐渐出现胆道和肠道的表现。如出现比一般的AIH更多的胆管损伤和细胆管增生时需行影像学检查排除该诊断。

2.6  IgG4相关AIH

该病组织学表现除与典型的AIH相似外,可见大量IgG4阳性的浆细胞浸润(IgG4阳性细胞≥10个/高倍视野),常伴有3区或桥接坏死[14]。

组织学在诊断中的价值

1999版AIH描述性诊断标准和积分系统中组织病理学占5分(占总评分19%,5/26),具体如下:界面性肝炎+3分、门管区和小叶内淋巴-浆细胞浸润+1分、肝细胞呈“玫瑰花环”样结构+1分、无上述表现-5分、胆管改变-3分、其他非典型改变-3分[15]。2008版AIH简化诊断标准将肝组织学变化分为3类[16]:典型、符合及不典型。“典型”表现包括界面性肝炎伴门管区/小叶内淋巴-浆细胞浸润、肝细胞“玫瑰花环”样结构及穿入现象,若3项同时存在得2分。“符合”指存在淋巴细胞浸润的慢性肝炎表现,但缺乏上述典型的3项特征,得1分。“不典型”者则有支持其他诊断的组织学表现,得0分。旧积分系统中出现脂肪变性、铁沉积或胆管改变时予减分,而简化系统中无减分项目,且最高2分(占总评分25%,2/8)。新的积分系统中,肝脏组织学所占比例较前有所提高且是必不可缺的[17]。近期有学者[18]提出AIH典型组织学应同时满足以下两点:(1)浆细胞评分>3分(即浆细胞占炎症细胞≥20%)或小叶内/门管区见浆细胞灶(≥5个浆细胞聚集为1灶);(2)Kupffer细胞胞浆内见嗜酸性小球,其诊断价值有待于进一步验证。

鉴别诊断

4.1  急性或慢性病毒性肝炎

慢性病毒性肝炎(如乙型肝炎、丙型肝炎等)可以表现为门管区炎症伴有或不伴有界面性肝炎,同时出现门管区周围的纤维化,急性时可有小叶炎。但丙型肝炎炎症通常局限于门管区,有时可形成淋巴滤泡样结构,小叶内有轻度脂肪变;乙型肝炎肝细胞内可有毛玻璃样改变,行病毒血清学检查和免疫组化有助于鉴别。

4.2  Wilson

该病的组织学多样,可表现为急性或爆发性模式,也可出现门管区为主伴界面炎的慢性肝炎模式。组织学上肝细胞铜染色阳性、大泡性脂肪变及糖原核提示该病可能性大。

4.3  药物性肝损伤(DILI)

AIH和DILI难以鉴别的原因如下:(1)AIH以慢性发病为主,但有10%呈急性发病,DILI以急性发病为主,但也有长期服药引起的慢性损伤;(2)两者都可表现为肝细胞损伤;(3)部分DILI的药物可诱发自身抗体产生[19]。近年来不同研究小组尝试单纯从组织学上鉴别两者。界面性肝炎、局灶坏死及门管区炎症两者均可见,但AIH较DILI更为严重。AIH特有的组织学表现包括浆细胞浸润、“玫瑰花环”样结构和穿入现象;而汇管区中性粒细胞、嗜酸性粒细胞浸润、肉芽肿形成、肝内胆汁淤积及脂肪变多见于DILI。此外,与AIH相比DILI纤维化程度较轻[20-21]。笔者认为AIH组织学“单一”,DILI组织学“多样”。通常而言,AIH的靶细胞主要是肝细胞,表现为肝炎,炎症细胞类型为淋巴-浆细胞;DILI的靶细胞可以是肝细胞,也可以是胆管甚至肝血管,表现为肝炎、胆汁淤积、肉芽肿、出血,浸润的炎症细胞可以为淋巴细胞、浆细胞、中性粒细胞和嗜酸性粒细胞。

4.4  胆管免疫相关疾病

通常情况下鉴别AIH和PBC、PSC并不困难,因为后两种以胆管损伤为主。难度在于少数AIH会出现胆管损伤[3],部分PBC门管区也会出现不少浆细胞浸润及界面性肝炎,但旺炽性胆道损伤及胆管缺失不会出现在AIH中,小叶炎及嗜酸小体通常提示AIH[22]。早期的PSC和AIH组织学上鉴别较为困难,尤其是儿童,胆道造影、磁共振胰胆管造影等影像学检查有助于区分。

组织学分级和分期

目前尚未有针对AIH专用的分级分期系统,可沿用慢性肝炎相关系统。需要注意的是由于广泛炎症坏死,融合坏死区域炎症细胞浸润、肝细胞丢失会在Masson染色上呈现淡蓝色的区域,往往会被误认为纤维间隔而夸大分期。

病理和临床联系

组织学除了对AIH具有诊断价值外,对治疗也有指导意义。肝脏炎症的消退往往迟于生化,AIH患者治疗后单纯生化正常无法作为停药的依据,组织学缓解(即小叶内炎症、坏死和界面性肝炎的减退或消失)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缓解。因此停药前应考虑肝活检[23]。

小结

综上所述,AIH组织学表现各异,界面性肝炎伴淋巴-浆细胞浸润、“玫瑰花环”样结构及穿入现象等表现有助于诊断,但其非特异性。加强临床和病理的沟通能提高对该病的认识。

参考文献(略)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79293-1345563.html

上一篇:肝病血瘀证研究的现状与展望
下一篇:[转载]肝组织病理学检查在药物性肝损伤诊治中的意义
收藏 IP: 120.229.59.*|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0 20: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