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alscienc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oralscience

博文

谬误从何来?道听欠思考 精选

已有 2285 次阅读 2022-7-3 23:58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熟悉我国高等教育情况的人,大概都知道我国曾经有6所教育部直属的师范大学。200507月,其中一所这样的师范大学与另一所相邻的大学合并,组建新的大学,校名中没有“师范”两个字了。这样一来,教育部直属的师范大学应该是5所。

200511月,我外出开会,在大巴上听到一个专家对另一个专家说:“SW师范大学改为SW大学,教育部直属的6所师范大学就少了一所,等于空出一所。国家把这个名额给了NK师范大学,因此,教育部直属的师范大学还是6所。”另一个专家说:“我也听说了。NK师范大学应该成为部属师范大学。”我跟那两位专家不熟悉,也不便扭头去看是哪两位专家。

后来,我在有关场合讲过NK师范大学改为教育部直属师范大学的话。200705月国家实行教育部直属师范大学师范生免费教育,我看到实施办法(试行)中列出的部属师范大学仍然是原来的6所,只是把SW师范大学写成SW大学,没有NK师范大学。此时,我才知道那次在大巴上听来的说法是错误的。

200511月到200705月,我有一年半的时间都认为NK师范大学代替SW师范大学,成为教育部直属的高校。想到自己曾经宣传过这样的错误说法,想到自己在这一年半的时间里从来没有怀疑过,更没有查证过,我不禁感到十分羞愧和恐慌——我肯定还存在不少类似的错误说法、错误知识和错误观点,并且由于不知道是错误的,还当成正确的去宣传……

我更想到了那次大巴的道听途说。虽然我不知道说出NK师范大学成为部属师范大学的两位专家是谁,但是,我知道他们是我国不同高校的教师,并且年龄比我大。也就是说,我的这一错误说法来自两位比我年长的专家。我曾经认真学习过批判性思维(Critical Thinking)的著作,也有意培养自己的批判性思维,并且也提出了“要用自己的头脑思考问题”的自警,但是,我依然轻信了别人的说法。

回想大巴上那两位专家的聊天,很显然,他们不是相应错误说法的真正来源,“我也听说了”表明,他们所说的也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教育部有6所直属师范大学,一所去掉“师范”字样,就不是师范大学了,从而,出现一所部属师范大学的空缺,再补上一所,显得也挺合理的。由此推测,那两位专家听到有关说法时,可能与我的信息加工过程是类似的,脑补了一些内容,确信就是这样的。

我好奇的是,第一个传出这种说法的人是怎么想的和怎么说的。当然,社会心理学中有关于谣言的产生与传播研究。不过,具体到这则谣言,我以为制造谣言的人很可能并没有什么恶意,他/她或许只是面对一所部属师范大学重组改名而提出了一种设想,把另一所师范大学改为部属。

其实,无论是那两位专家或其他传播相应观点的人,还是我自己,都重点思考SW大学使部属师范大学少了一所这个问题,有意无意忽略了SW大学中原SW师范大学的那些师范专业应该基本全部保留的事实,并且,SW大学仍然是教育部直属高校,从而,完全没有必要再补一所部属师范大学。如果能这样思考问题,大概就不会轻易相信原来的谣言了。

当然,更为可靠的作法是,到教育部网站和SW大学及NK师范大学的网站去查看,那就容易搞清楚了。虽然,并非每个人都对这类信息或说法感兴趣,但是,这一情况却生动地表明:我们听到的甚至看到的内容,可能是错误的,如果不注意甄别,特别是没有想着去甄别,那么,难免会轻信和宣传错误说法。

其实,不仅上述非学术类信息可能成为谣言,而且即使是学术类信息,也可能成为谣言。这是特别需要留意的。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619783-1345724.html

上一篇:又向西天去,功满取经回
下一篇:由内部感受,看心理健康
收藏 IP: 116.1.49.*| 热度|

22 杨韩 李世斌 王平平 宋玉 尤明庆 侯丹 谢钢 宁利中 程少堂 张晓良 范振英 王安良 周忠浩 康建 郑永军 杜占池 李学宽 杨正瓴 孔玲 刘钢 朱晓刚 李毅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8 17: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