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alscienc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oralscience

博文

理解需透彻,运用可灵活 精选

已有 70399 次阅读 2022-4-22 23:57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人类对事物的认识是不断深入的,有些新的认识跨度更大,获得广泛接受需要时间。当某些认识根深蒂固时,更是如此。同时,倘若真正理解了有关认识,人们的世界观就会发生改变,个体的行动也会更加自如和灵活。心理学研究中的被中介的调节模型分析为此提供了一个典型案例,值得评说和体会。

开展心理学研究,最简单的作法是,考察1个自变量X1个因变量Y的作用。稍微复杂一点儿,考察两个自变量X1X21个因变量Y的作用。此时,一般来说,考察的结果不等于单独考察X1X2Y的结果之和,因为X1X2可能存在交互作用。对于两个变量的交互作用,可以理解为1个自变量对因变量的作用,受到另一个自变量的影响,换个词语,是限制。也就是说,X1YX2Y究竟有何作用,单独考察和同时考察,可能会有不同的结论。如果保持一个自变量和因变量的地位不变,改变另一个自变量的地位,即不再把后者视为自变量,那么,同时考察两个变量对因变量的效应问题,就成了考察调节机制的问题,另一个自变量(例如,X2)就成了调节变量W

如果发现1个自变量X1个因变量Y有作用,那么,可能产生一个问题:是X的变化直接造成Y的变化吗?还是X的变化造成另一个变量M的变化,而M的变化造成Y的变化?或者,X的变化直接造成Y的部分变化,X的变化造成M的变化,而M的变化又造成Y的部分变化?此时,同时考察两个变量对1个因变量Y的作用问题,就成了考察中介机制的问题,其中,X的自变量地位不变,M是中介变量。

上面分析中介机制的思路很清晰,也符合逻辑和直觉。因此,一种检验中介模型的因果步骤方法(Baron & Kenny, 1986)成为规范,非常流行。运用这种检验方法,先考察XY的作用,如果统计显著,再考察XM的作用,如果统计显著,再考察MY的作用,如果统计显著,再考察XMY的作用,如果统计显著,根据具体情况,推断是部分中介还是完全中介。在这个检验过程中,如果在考察XY的作用时出现统计不显著的情况,那么,就不再检验后续部分,从而,也不会得出部分中介或完全中介的结论。

然而,在模拟研究和证实研究中,都可能出现检验XY的作用时不显著、检验XMY的作用时M的效应显著的情况,即MXY之间具有中介作用。因此,人们已经认为到,中介模型的因果步骤检验方法将严重降低统计效力,并且形成共识:当检验中介作用时不必考虑自变量对因变量的显著影响(MacKinnon, Fairchild, & Fritzet, 2007)。

透彻理解了这些背景,形成和检验被中介的调节模型时,就能够自如而灵活地开展工作,而不再拘泥于表面形式和刻板流程。例如,是否需要假设自变量X和调节变量W的交互作用对因变量Y具有效应作为形成被中介的调节模型的前提条件?这里,“自变量X和调节变量W的交互作用”相当于基本中介模型中的“自变量X”。由上述共识可知,是不需要的。从统计上讲,这种假设也并非必需。

因此,当研究者提出第一类被中介的调节作用时,只需要用一个假设表示XWM的交互影响,再用一个假设表示MY产生的效应,从而推断第一类被中介的调节作用。

同样地,当研究者提出第二类被中介的调节作用时,只需要用一个假设表示WM产生的效应,再用一个假设表示 MXY之间关系的调节作用,从而推断第二类被中介的调节作用。

当然,在具体研究中,研究者可能需要从理论上提出XWY产生交互作用的假设。例如,当检验第一类被中介的调节作用时,研究者可能会预测M的部分中介作用。也就是说,研究者可能有很好的理论依据认为,XWY产生的交互作用不能全部通过M传递。从而,除了被中介的调节假设之外,研究者也可以提出XWY产生直接交互效应的假设。显然,当提出直接交互作用的假设时,研究者应当避免使用有关M的理论机制,因为被中介的调节假设已经包含了相应的机制。

类似地,当检验第二类被中介的调节作用时,研究者可能也有很好的理由认为,WXY之间关系的调节作用不会完全被M传递。从而,除了被中介的调节作用假设之外,研究者也可以提出WXY之间关系的直接调节作用假设。当提出这种直接调节作用假设时,研究者也应当避免使用有关M的理论机制,因为这些机制已经由被中介的调节假设所包含。

总之,中介变量分析和调节变量分析,提供了改变人们认识的机会,让人们对科学研究和现实世界有了新的理解。就被中介的调节机制来说,当真正明白研究的问题之后,在具体的研究中就可以自信而恰当地进行分析,不再困惑于到底需要与否从理论上假设XWY的交互作用。

参考文献

Baron, R. M., & Kenny, D. A. (1986). Moderator-mediator variables distinction in social psychological research: Conceptual, strategic, and statistical consideration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51, 1173-1182.

MacKinnon, D. P., Fairchild, A. J., & Fritz, M. S. (2007). Mediation analysis. Annual Review of Psychology, 58, 593-614.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619783-1335208.html

上一篇:调节被中介,显得较费解
下一篇:吊诡两张图,暴露大问题

23 宋玉 杨韩 侯丹 张晓良 王平平 徐长庆 李世斌 孙颉 农绍庄 范振英 程少堂 杨正瓴 肖慈珣 黄永义 李学宽 刘秀梅 谢钢 曹俊兴 尤明庆 孔玲 李毅伟 张俊鹏 王安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6 19: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