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大蓝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itzschia 重要的不是生活得最好,而是生活得最多

博文

寒潮来袭后的一次街头漫步

已有 2444 次阅读 2013-11-12 21:11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晚上华灯初上时分出去散步,会在小区门口看到一位七十多岁的大爷对着马路吹口琴,他身材很高大,腰杆依然直挺,旋律十分古老流畅,追着我走了很远,我踩着路边的树叶走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时光中,那个时候大爷风华正茂,英俊潇洒,意气风发,穿着一身军绿色,一头扎进那段红色的岁月……现在的他多么寂寞啊,然而他忘情地将一段段精美的旋律洒向这条热闹喧哗的街道,仿佛在说:“骄傲浮躁的年轻人啊,请你们慢些赶你们的人生之路吧,趁着青春还在,要好好享受生活啊!”

我还经常遇到我的一墙之隔的邻居,也是一位老大爷。他是个勤奋好学的人,每次看到我就会拉着我到垃圾箱那里去,那里有人们丢弃的一个个纸盒子和五颜六色的袋子,他喜欢用着拐杖指着包装纸上的英文让我读给他听,然后记下来中文意思,高兴地像个小孩子,然后对我千恩万谢,扶扶他的老花镜满意地回家了。有时候我也不显灵了,碰巧袋子上显示的是韩文,我说这个我也不知道啊,他就会表现出很不甘心的样子:“你真不知道啊,你对象知不知道呢?”语气非常焦灼不堪,仿佛事关国家生死荣辱民族存亡,望着他失望远去的孤单背影,我真希望自己懂韩语啊,虽然我不喜欢韩剧,没看过一本韩国人写的书。

走到下一个小区门口,还会遇见另一位黑衣老人,每天都拄着有四只脚的拐杖,迈着细小而焦急的步子,颤颤巍巍地来回踱步。寒潮来了,带来了大风和降温,黑衣老人穿上了厚厚的深色冬装,这使他的步伐显得更加细小而焦急了,我对于自己即将超过他而感到于心不忍,转身进了他所在的小区。这是一个崭新的小区,还有大量的建筑材料东一堆西一堆,一不留神就会磕到,打个趔趄,然而一栋栋楼房中一口口窗散发出缕缕家的暖光让夜行的路人感到多么寂寞啊,难怪他们气急败坏地用头抵住方向盘,不停地鸣笛,并对乱穿马路的行人破口大骂。同样地归心似箭,自己的行为好像总比别人的更合理更合情一些,也许是因为心目中的家远远比我们口头上说的那个家更温暖更值得回归,那个让人只想丢盔弃甲痛哭流涕地一路狂奔到底的地方。

小广场上聚集着一群因为不堪寂寞而不惧寒冷的老太太们在跳舞,广场舞也许可以追溯到我们最古老的祖先那里,热带的人们披着树叶,寒带的人们裹着兽皮,人们手持火把,围着火堆,张牙舞爪,鬼哭狼嚎,远处的野兽睁着大大的眼睛好奇地远远地看着而不敢靠近,星空下的人们在兀自狂欢,在严酷的自然条件下,光是活着这一件事就足以让人欣喜若狂。

现代人可能到了一定的年龄,才能明白单是活着这件事就是值得庆祝的!当我们还有力气走下楼,活动那些咯吱咯吱响的关节的时候,我们就要毫不迟疑地下楼去。当我们还能够做出一些列连贯的动作来,那我们就要毫不迟疑地跳起舞来,脸上是一种最最天真无邪的表情。当我们还有热情进行学习和表演的时候,那再好不过了,即使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天,还是会产生对这个世界的新的认识和发现,即使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天,世界还是会因为我们做了一点点美好的事情而变得有所不同。

在跌进睡眠的无尽寂寞深渊之前,人们还在跟他们的寂寞孤军奋战着。终于,意识开始变得模糊,躯体慢慢放松像一团棉花,所有的挣扎,所有的欲望、悔恨、企盼都变得像棉絮一样轻巧飘渺毫无分量,睡梦中,忘记拭去脸上的泪痕,我们再次做回不谙世事的婴儿,纯洁而无辜,并对这个世界上所发生的罪恶不管不问。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61002-741221.html

上一篇:过一种不抱歉也不无耻的生活
下一篇:股毒

9 张忆文 廖晓琳 武夷山 曹聪 刘艳红 陆俊茜 赵序茅 陈沐 yalebulldo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6 22: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