籍工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lpemail

博文

新旧之间 精选

已有 4955 次阅读 2021-12-31 07:10 |个人分类:立场|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新旧之间

籍利平

 

辞旧迎新的时刻,总会有些感慨的。

旧年即将跨出门槛,新年即将跨入。站立在新旧之间,好似站立在两座青山之间的巨人一样,会有一些零星的想法。比如:这座山,与那座山有什么差别?它们是不是同纪、同系、同世的?它们的石头,是不是含有某种金属,或者某种令人心醉的元素?书写“地质春秋”的人或有更深刻的认识。一次次凝眸、扫描山川的遥感卫星,会有各种各样的“看法”和发现。

即使是熟悉的河流、河口,也会由于年代的不同呈现出不同的形态。如果有机会,我可以重访戴河口,看到的景象一定与数年前不一样;黄河口也一样;故乡的河流交汇处也一样。我曾经不下百次从这个交汇处走过、甚至曾经走到河床上,看到的许多景象已经记忆模糊了。可是,如果再次走近它、走上它,一定会有新的发现。

河流可以是老河流、人可以是“老人”,交汇时却可以产生新的想法。

 

新旧之间,是不是有分水岭、有鸿沟?对于相邻的山来说,分水岭分开的不是山,而是水;鸿沟隔开的也不一定是山,仍然是水。鸿沟,不一定挡得住人。项羽无法依赖鸿沟完全阻挡刘邦的进攻,类似的情景也会出现。刘项之间,也是新旧纠缠的。项羽在刘邦面前,貌似新人,可是他拥戴的旧人物未必让他占尽天时和人和。撇开地利不谈。刘战胜项,或许意味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启?在刘邦和秦王嬴政之间,也有新旧交错的事情。比如人物的使用方面,比如档案、官民、体制的继承方面,等等。

 

新旧交替时刻,我也会感慨:有些旧人以旧人自居的悲哀与低下、有些新人以新人自居的狂傲与矜持。这里不妨给出一个特例:《觉醒年代》里的辜鸿铭,这个人可谓多种思想的集合体,新中有旧,旧中有新。貌似老派,却精通洋文。给洋人讲国学,让洋人服气。现在有些貌似洋派的,脑子却被旧思潮侵袭成了盐碱地,难以长出好庄稼。

      

面对一本书也一样。有的旧书,我读出了新思想、新感受;有的新书,我看到了旧说法,旧观念。

新旧之间的相对性、关联性和交差性,细细推究起来,往往是妙趣横生呢!

新学科、新技术、新工程、新方法等的诞生,往往离不开旧学科、旧技术、旧工程、旧方法的支撑。推陈出新,往往不是把旧的 完全抛弃,而是发扬与抛弃结合起来。发扬光大其合理的部分、放弃缩减其不合理的部分。好比建筑一座新屋子,旧屋子的材料不是全无用途。旧物有时比新物不差,或者不是每一个方面都差的。所以喜新厌旧,往往隐含着形而上学思维,或者说与辩证思维有些许对立。

有时候,有些沉渣泛起时,会采取一些策略:乔装打扮成新的事物、新的人物。在骗子中,这样的人物屡见不鲜。本来是老掉牙的骗术,偏偏以新科学的面目包装起来。比如有些算命的、骗人的,他们会采取计算机技术、纳米技术或者量子技术,反正新技术出来时,真正懂的人不多,骗子们正好“推陈出新”,花样翻新地出来表演、变魔术了。

      

    

新旧交替之时,喜新恋旧有时是比较恰当的做法;喜新厌旧,有时也是不妥当的;对待新潮人物、对待“老朽”人物,不一定采取截然不同的态度。只要本质不错,新旧都可以“使用”;过分地宠爱或者仰仗哪一个,都可以闹出笑话来。

珍惜过去、立足现在、放眼未来,都没有错。过去、现在、将来,都可以用一支竹笔书写,因为它们无法截然分开。就好像20211231日的235959秒与2022年的11000秒无法截然分开一样。

 

(谨以此短文献给每一个读者和编者,20211232日晨)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55-1318900.html

上一篇:一组数据
下一篇:[转载]分享三幅含雪的 字

13 郑永军 李燕祥 武夷山 姚伟 钟定胜 史晓雷 尤明庆 鲍海飞 晏丽红 许培扬 黄永义 宁利中 范振英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3 20:2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