籍工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lpemail

博文

迷茫中看见侦查科长

已有 747 次阅读 2021-11-22 07:27 |个人分类:散文广场|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迷茫中看见侦查科长

                                                           籍利平

梦中看见的侦查科长,与反特电影里的不一样,与现实中的也不一样。电影里的,风流倜傥,枪法令特务筛糠。现实中的,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模样;梦中的侦查科长携妻将孥,带着人间烟火气。

在一个迷茫的梦境里 ,我突然看到了侦查科长。他怀抱婴儿,回家。我问他,是不是我判断错了,这里到徐州多远?梦里的科长说,邳州到徐州四里;现实中的科长肯定不会乱说,他是邳州人 ,知道到徐州有多远。

近来 ,注视过环廊里徐州、宿州之间的地图(战役标图),没有介意(或者看到))过邳州和徐州之间的距离。百度,当然可以告诉我真实的数据。在梦里,数据是次要的,主要是科长的出现让我喜出望外——不会迷路了、不再迷茫了。现实中的侦查科长(已经退休、定居北京),曾经在业务上领导和管理过两种分队:气象和测计。测计,又可以细分为测量和计算。人们习惯上认为的侦查科长的业务范围,与现实中的有些差异。

 认识三十多年了,我和老科长这几年更熟稔起来,聊天的总时长超过了早年在西北军营的五六年的总计聊天时间。当时,他是侦查科参谋或者科长;他的两个同年兵在侦查科、作训科、军务科(处)都干过。科长下到我扎根了六年的测计队来指导工作,是常有的事情。至今,我还记得一些往事。比如,他在连队的四瓣花池之间训导陕西籍战士的情景;比如我奉命“约见老乡”时风度欠佳,他的嗔怪和主动借给我手提箱。那是当时看上去比较上档次的计算机(PC-1500)箱,做手提箱挺合适。受到科长的启发,后来我也买了一只,一模一样的。去驻地的省会时,就拿着它装点门面。 科长的“埋怨”之后,往往是紧跟着良好建议的。可惜的是,有些建议我当成了耳旁风,有的虽然采纳了,贯彻不够彻底。有趣的是,我提起老科长给过我的一些建议和帮助时 ,他竟然说不记得了。

在海拔近3000米的山巅,我和老科长有一次合影。【仅有的一张合影】那是1988年秋天的合影,当时北京总部下来的齐姓参谋来连队拍摄教学录像片。两部预计剪出来20分钟的片子都快拍摄完毕的时候,侦查科的主意吧——去 山顶补拍一个“归心”的镜头。山顶有三角点。三脚架(钢标)、觇标和标石保存完好,做归心观测很合适。山巅也是俯瞰驻地山川好视点。镜头拍完后,合影留念。

前些日子,我和老科长去见另一位小战友。小战友在亚运村附近,我粗略看了一下百度地图,就凭感觉过去了。结果,走过了预约地才发现了失误。这次“迷茫”延长了我和科长“单聊”时间,也算有额外价值了。科长是个健谈的人,有趣的军旅往事一连串地冒出来,这也算是我“带路””走过头的一个“客观理由”吧。本来不过几百米的路,让迷茫的我带路走一个多小时,还没有抵达目的地。幸好不是战时,是和平休闲时光里,不然我恐怕没有机会与老科长“胜似闲庭信步”了。科长,没有责怪我,依然谈兴未减。

现实中的(20世纪或者21世纪)与电影里的侦查科长、与梦境里的,都不一样;是人情味颇浓而且体谅下属、小老弟的难处与所犯糊涂的 上级和老大哥。

梦里出现的科长,几秒钟就因为梦境的打破和消失;现实里的老科长,可以是谈心聊天的对象,只要双方都有空闲。近在咫尺,真的。就如梦境里科长说的“四里地”——木樨地附近两个小区的间距。

 

(2021-11-21,北京海淀某小区。 中午修订。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55-1313406.html

上一篇:你在朝阳 我在海淀
下一篇:顺毛驴

4 尤明庆 郑永军 宁利中 武夷山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4 05: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