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然读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123259241

博文

假期读书:《悲惨世界》,人类苦难的百科全书

已有 1109 次阅读 2022-1-14 16:12 |个人分类:读书|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没想到假期开读的第一单还是《悲惨世界》,且前面的预热时间太长,重温了电影,看了六集电视剧,听了38集有声书。时间占去了不少,读书还没开始。

1

读小人书:《悲惨世界》上下册

最早小学时期就看过《悲惨世界》,记得是上下两册的小画书,当时懵懵懂懂,并不知道这是大文豪雨果的作品,只是当作故事书看个热闹。还记得每次课间都有一堆人围着看,在全班同学里面传,看完后又传到外班,最后也不知去向。

2

看电影:《悲惨世界》音乐版

电影版的《悲惨世界》已经看过不下三遍了,第一次看的时候,印象最深刻。影片一开始,一群苦役犯在雨中水里艰难劳作,破衣烂衫,铁链锁身,还有狱警的铁鞭抽打,堪比地狱。那音乐的鼓点,绝望的歌唱,声撕力竭的呐喊,一下一下击打着惊恐的内心,让精神处于高度紧张之中。

故事的主人公冉阿让偷拿了一条面包,只因姐姐家的孩子连病带饿快要死了,从此开始了他悲惨的19年牢狱之灾。好不容易熬到出狱,却是另一场苦难的开始。那种无奈、挣扎、绝望、不甘和惨烈的抗争,让人揪心的喘不过气来。

芳汀的苦难更是登峰造极,先是离开了心爱的女儿,继而失去了工作,再后来失去了头发牙齿身体,每一次失去,都令人痛苦。她希望能牺牲自己的一切换来女儿好好活下去,但是现实一次次让她绝望,最终至死也没能见到女儿一面。

电影当然并不只是苦难,全片在这些苦难的缝隙总能让人看到闪耀其中的人性的光芒,善良与仁爱,宽容与救赎,黑暗中的光明,乱世中的良心未泯,虽然微弱与稀少,却为这个“悲惨世界”投入一缕缕阳光。

全片没有几句对白,全部都是音乐,从头唱到尾,特别是那些合唱,每一个音节、韵律、歌词都好听。

电影改编自音乐剧,已经被翻译成二十多种语言,在全世界四十多个国家巡演。相比起电影与电视,真希望能看一场现场版的音乐剧啊,不知是否能有机会实现这个心愿呢。

3

看电视剧:《悲惨世界》6集

电视剧只有六集,是英国广播公司BBC出品。与电影相比,电视剧更忠实于原著,有了更多的时长能够描述不同人物的人生命运,看到最后冉阿让弥留之际,珂赛特牵着他的手,未及开口,已让人肝肠寸断,泣不成声。

六集的时长,也确实无法把1500多页的长篇巨著的细枝末节都描绘出来。雨果通过写作传达出来的一些宏大的主题,如人性、人生、自由、忠诚、仁爱、救赎等等,在电视剧中,也只能通过剧中人物的对话和肢体语言来展现的,因而远不如原著来得酣畅淋漓,激情四射。

4

听书:《悲惨世界》两卷本38集

利用早晚跑步的时间,又在喜马拉雅听了朗读版《悲惨世界》,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出版,著名翻译家李玉民翻译的两卷本,一共38集,播讲的也很不错,有时听的都不想停下来。不过,还是希望,能男声配男声,女声配女声,童声配童声,听起来会更舒服一些。

5

读书:《悲惨世界》五卷

寒假读的第单是李丹、方夫妇翻译的《悲惨世界》五卷本。读过、看过、听过,也好多遍了,但每读一遍,还是被感动,还是会产生不同的感想,还是会深陷悲哀的气氛中不能自拔,还是会在寒夜凌晨掩卷落泪。也许这就是伟大的作家和伟大的作品的魅力所在吧,不论历经多少岁月,总能放射出不朽的光芒。

如果先读书,再看电影或电视,许多人会失望,这也是许多人只喜读原著不愿意看电影或电视的原因。但是像《悲惨世界》这样体量的名著来说,它的洋洋洒洒,它的长篇大论,它的众多的人物关系,很容易让人失去耐心,大段大段的心理描述,不厌其烦的细节铺陈,甚至连巴黎的下水道、修道院,都如数家珍,滔滔不绝。这也使好些人总是拿起又放下,读不下去。读长篇,还是要有充裕的时间,最好一气呵成,再多刷几遍,享受大喜大悲带来的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享受汹涌澎湃、肆意挥洒的细节描写。

微信读书上有句留言说,如果你觉得生活不如意,可以去看《当幸福来敲门》;如果你感觉学习没有动力,可以去看《风雨哈佛路》;如果你觉得人生无望,那么《悲惨世界》最适合你。深以为然。


原文链接:

【来读书】《悲惨世界》:人类苦难的百科全书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520440-1321067.html

上一篇:【我去过的图书馆106】窗外就是千年古堡,这样的童话式图书馆,你爱了吗?
下一篇:有梦想谁都了不起:爱学习的保安小姐姐

1 张学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6 00: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