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莎行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ashaxing

博文

红叶飘零尤可忆 精选

已有 8657 次阅读 2013-11-3 09:30 |个人分类:海阔天空|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枫叶

红叶飘零尤可忆

      曾几何时,美国陶瓷学会的年会(Annual Meeting of ACerS)与其它三个材料类传统学会“抱团取暖”,变成了MS&T(Materials Science and Technology Conference),会期也由暮春改为了深秋。由于签证的原因,我错过了2013年在巴尔帝摩召开的最后一次单独的Annual Meeting of ACerS,等我再次参加时已是深秋的MS&T。导致这一变化的最直接原因据说是每个学会独立年会的参加人数已少于1000人,从而出现学会的财政困难。这让我有过莫名的惆怅-还会有春天的Annual Meeting of ACerS么?

好几年过去了,我不仅习惯了季秋时节访美,更对北美令人震撼的红叶美景产生了深深的期待。今年的MS&T被别出心裁地安排在加拿大的蒙特利尔召开,让许多人兴奋不已。人们期待着会议之余能尽情领略加东漫山红叶的灿烂与斑斓。

枫叶之邦是最吸引我的国度之一,曾两次造访,可都是夏季的温哥华。因而,这次自然计划着由多伦多出入境。可等签证下来后,原来预定的多伦多去程航班只剩全价票了,我只得改乘温哥华的去程航班。因为去温哥华的航班走太平洋航线,而多伦多至上海的航班经由格林兰-北冰洋-俄罗斯,我最终阴差阳错地绕地球飞行了一整圈。航行途中,自然遇到不少美景,而温哥华附近绵延逶迤的冰川,尤其让人难以忘怀,遂留下七言一首为记:

万里乘风秋梦深,夜阑惊起复昨晨。

苍茫玉境山托海,浩瀚星空浪载云。

枫叶飘零尤可忆,冰川逶迤正堪寻。

回眸遥看曾经处,萧瑟前头景色新。

MS&T’13大会在蒙特利尔会议中心举行,28日上午的大会报告内容是清一色的环境主题。这与美丽、清洁、文明与和平的枫叶之邦倒是再贴切不过了。同时,也让饱受霾雾之苦的我等难免心有戚戚……

会上照例遇到了许多老前辈与新老朋友,这时最容易让人感慨万千。当你见到期待中的某位学者时,你会欣然一笑;而当你终于未能见到期待中的某位学者时,你会怅然若失。而这大概就是系列国际会议的人文魅力所在。尤其是,当你得知某位令人尊敬的同行学者将永远不会再出现在学会时,你会有难以名状的忧伤与不舍。

这次访加,还有一个重要安排是与大学时代两位恩师之约。恩师夫妇双双于年初来加居住。因去岁末于京华给两位恩师饯行之际早已约定,此次相会格外令人期待。本欲去渥太华拜会,两位恩师却执意要来蒙特利尔。于是,恭敬不如从命。30日师弟早早驾车送两位恩师来蒙城,师生异邦相聚,自是高兴。我们在中国城找了一家湘菜馆品尝过Modified湘菜后,驱车来到Mant-Roya问秋。漫山红叶虽已飘零,却依然能让人感到斑斓与震撼。秋风之中,站在山顶,凭栏眺望,回忆往事,让人感慨之余、顿悟枯荣。临别之时,自是相约再晤,恩师并特意嘱咐,一定要吟几曲长短句。

会议很快就结束了,按原计划在多伦多停留一天。若运气好,则可实现从加拿大一侧看大瀑布之夙愿。可偏偏遇上登机30分钟前航班临时取消,改为一个小时后的航班。也罢,一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然而没想到的是,到达多伦多后,怎么也等不到自己的行李出来。当行李转盘嘎然而止,所有其他旅客都已离去时,我终于意识到同行友人的调侃不幸应验了-行李出了差错。等我去加航行李柜台查询时,工作人员以十分平静、轻松但的确友善的口气告诉我,行李在2个小时后的航班上。我可以在机场耐心地等,也可以先去酒店,然后他们将行李给我送去。有了前面的遭遇,已经让我无法再放心,于是决定在机场等2个小时,以免再出差错。当我向加航的工作人员抱怨怎么会有这等事时,他依旧以十分平静、轻松但的确友善的口气说,这很正常,他也不希望这样,但他无能为力,耐心等待吧!面对这个回答,我只有无语。好在再无新的意外,我终于等到了姗姗来迟的行李。赶到酒店后,天色还不算太晚。大瀑布是去不成了,但总得去湖边走走。黄昏到来之前,天幕上行云多变,与浩淼的湖水相映,湖鸥不时掠过,似乎在给降落前的飞机导航。岸边依旧葱茏的草坪上,几树烂漫的红叶,在秋风中发出萧瑟之声。这一片秋色,很快洗净了我因上述遭遇而产生的不快。失之东隅,得之桑隅,大概就是此理。

从多伦多飞上海的航班起飞时间是中午,早晨有充裕的时间去寻找晨光下的红叶。结果还真找到了想象中的红叶,在这个曾经向往过的陌生城市中……

净沙 飞越重洋答友人

沧波碧海银沙,

冰川玉境流霞,

远去城中喧哗。

一穹新画,

旅人追梦天涯。

 

天净沙  与恩师相聚蒙城

金辉红叶霜风,

沙鸥远水空蒙,

相聚他乡如梦。

师恩尤重,

登高约看枯荣。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49679-738525.html

上一篇:深秋五言两章
下一篇:快乐的材料科学-(5)弥散与弛豫

66 刘全慧 李学宽 武夷山 李璐 卫军英 王芳 张忆文 李贤伟 廖晓琳 徐长庆 文双春 李土荣 陆俊茜 戎可 李天成 刘旭霞 彭渤 蔡庆华 武永军 郑融 林涛 罗帆 王安邦 刘艳红 徐建良 柏舟 余昕 雷栗 钟炳 鲍博 郭向云 吉宗祥 李泳 吴飞鹏 唐常杰 李海明 苏德辰 张婷婷 赵国求 陆雅莉 鲍海飞 王桂颖 陈筝 张志东 徐晓 陈国文 郭胜锋 王锟 史智才 温景嵩 宋健敏 杨晓虹 水迎波 苏力宏 shgrs anran123 biofans crossludo lily201307 bridgeneer xiaxiaoxue86 zzjtcm yunmu rosejump htli ffy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6 07: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