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ntinYu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uentinYue

博文

八次滑倒或摔倒的经历

已有 6956 次阅读 2022-5-21 21:20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八次滑倒或摔倒的经历

岳中琦

2022426日早上82652-54秒钟,我在走出我住宅楼电梯门时,经历了一次有惊无险的滑倒经历。具体场景请看以下电梯口和内的两个监控视频。

gif-2-r.gif

gif-1-r.gif

以下是这两个视频的截图。

当时,我双手插裤口袋内,电梯门开了,右腿迈步走出电梯门口。右脚突然感到地面润滑液体极其光滑,鞋底和右腿就自然地向前快速滑动。之后,身体就有了上两个监控视频所示的身体自然反应运动了。在头冲到墙前,双手就拍向了墙,整个身体就立即稳定了。

没有滑倒的主要因素在于,原本光平地板面刚刚被用水拖洗了,面上有水或洗涤液。因此,右脚迈上在光溜的地板面时,缺乏摩擦阻力,就自动前滑。霎那间,后面左腿就自然地跟上了半步、且脚底变横,形成了形意拳中的三体式丁字步伐,卸去了右脚再向前滑的体重水平动力,右脚前滑得以停止。之后,左腿再向前迈了一步,双腿也就稳定了。上部身体的不平衡水平和倾倒动力,在双手拍抵到墙面形成的阻力的作用下也就消失和平衡了。

这次滑脚惊险让我想起了过去几次滑倒或摔经历。小时候应该有不少次摔。还记得腿膝盖皮肤受过伤。具体情况那就不清楚了。

第一次是在上初中时候(1975前后)。那是在宣城中学校园北大门外的宣城县城关镇户外体育场,设有400米跑道和标准足球场。一天下午,在大概是放学时候,我在这跑道内走路时,没有注意前方地面情况,就突然走掉到一个大井洞里。原来是有人把井盖拿开后,没有再盖上。好在自己身体没有明显受伤。另外一次大概是在1976年,宣城的中学生运动会,也是在上述户外体育场。我与其他位学生站在一长方形课桌上观看跑步比赛。这时,来了一位体育老师,要我们从课桌上下来。不知道为什么,这课桌翻到了。我就从课桌上摔倒到地面上。当时神智清醒,就感到不能自动呼吸或是停止了呼吸。过了好几分钟,在这位体育老师帮助推揉了我胸口后,呼吸又自然进行了。身体其它地方没有受伤。

不记得在北京期间有没有滑倒或摔倒的经历。第三次到第六次滑动或摔倒的经历是在加拿大攻读博士学位期间。

第三次可能发生在1988年的秋入冬前天气变寒冷时候。当时,我骑自行车从Dow’s Lake (道氏湖)边的一条土路向南边的Carleton大学校园行驶。没有注意到,一块土路面积冰了(下图A点附近),非常光滑,自行车轮滚上这冰面后,就立即倾倒横飞出去。我身体也跟着前扑倾倒、飞快地扑趴到路面上。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身体没有任何受伤,自行车也完好。

第四次也是发生在这道氏湖附近上图的B点附近。那可能是在1989年的冬天晚间,我和一位同学和他爱人一道,从Carleton大学校园沿湖边小路步行回家。这里冬天很冷且降雪多,地面到处都是达一米多厚的积雪。当我从B点的公园厚雪面上迈向前面的路面时,没有注意到,路面的积雪已经被清理干净,形成了一个高达一米左右的陡坎。我立即感到脚踩空了。没有想到的是,我的整个身体立即进行了一个360度的前滚翻,之后,双脚落地,整个身体站立,完好无损。这实在神奇了。当时,我身穿厚厚的衣服,外套长大衣和背上背了一厚大书包。

第五次,也是在Carleton大学攻读博士早期。一天在住家Peter楼里的浴缸站着洗澡。没有注意到,浴缸极滑。我就从浴缸里摔倒到浴缸外边楼板上。身体也应该是没有什么大的受伤。

DSCN0447a.jpg

第六次摔应该是在1992年的春天。一次与一群同校学生去渥太华附近的一个农场(或度假村)春游。大家都骑马。我也骑上高头大马。这可能是我第一次骑马。开始骑马行走时,心情非常好,在马上感到稳定。没有想到,一会儿,就来到了一片树林处。更没有想到,这里是个下坡。马就开始跑动起来。马跑动时的颠簸让我感到在马背上坐不住了。很快,我就从正在向坡下跑的马前翻滚落下地了。马还在向前跑,我就坐躺在坡地面上。身体没有任何受伤。马也没有踩上我的身体。感到特别幸运。

最近一次摔也是骑马摔倒。那是在201174日。我在印度尼西亚布罗莫火山口考察火山喷发(下图)。站在正在喷发的火山口,看到了火山高压气体和火山沙灰从这巨大(直径达150米)深不见底的圆柱筒地狱口喷出,快速长大升空,心情极其激动,在不停地照相。霎那间,我意识到,我是站在地狱门口的松散干砂陡坡顶部,如果滑下或倒下,那么我就落入了地狱,就永远地进入了。立即就开始注意和防范自己滑滚下落到火山内部的危险了。

Ind01.jpg

这里应该是个旅游景点。当地人提供马让人骑上爬上火山。这里的马都很瘦小。如下图所示。

Ind02.jpg

为了节省体力,我也骑上了一匹马,在山坡路上行走。当马驮着我爬上上图中的冲沟陡坎后,忽然受惊了。开始不向前走,且节节倒退。我也有点担心,就紧紧抱着马背,跟着马倒退。一直倒退回到这冲沟陡坎处,马带着我向冲沟底滑落,我不得不脱开马背,滑倒在这沟底,头面部冲向沟底火山砂,眼睛外面皮肤压在了眼镜上,破了流血。身体其它部位都完好无伤。这是我第二次骑马。马倒后,很快就站立跑开了。也许这马突然受惊,是预警我在火山口的极大危险。我从小到今天,可能就骑了两次马,第一次也就骑了百来米,第二次大概几十米远。两次都从马上摔了下来,都还没有受伤。

我这八次滑倒或摔倒,都是有惊无险,身体都没有明显受伤。

20225212100写成于香港大学602办公室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40687-1339618.html

上一篇:汶川大地震十四周年纪念
下一篇:浮萍草
收藏 IP: 147.8.134.*| 热度|

4 郑永军 张海权 姚小鸥 刘全慧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9 13: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