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毛忽洞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大毛忽洞 自留地是桃花源,只种颜色不耕田。 点击 【博文】 看分类目录 邮箱: lishchlishch@163.com;lishchlishch@gmail.com

博文

周正龙是陕西官员的研究生

已有 4187 次阅读 2008-10-28 23:06 |个人分类:思想和方法|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周正龙是陕西官员的研究生

可怜的周正龙就像是陕西官员指导的一个研究生。

当华南虎照片变成真的时候,官员们既上北京请功,又开新闻发布会风光。当华南虎照片变成假的时候,所有的罪过却都由第一作者周正龙来承担,那些通讯作者连一点罪也没有!

看来要解决研究生和导师的关系,还需要从千古奇案华南虎虎照开始啊!

 

周正龙之妻称非法持有弹药罪是无稽之谈

2008-10-28 15:10:59 来源: 中国新闻网(北京) 网友评论 1509 点击查看

 

中新网10月28日电 2008年9月27日上午,备受关注的“华南虎”案在陕西旬阳开庭审判,法庭当庭宣判,判处周正龙有期徒刑2年6个月,处罚金2000元。然而这个结果却并没有给持续了9个月的虎照风波划上一个句点,反而引起了媒体新一轮的关注。日前,凤凰卫视对周正龙之妻罗大翠进行了采访。罗大翠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不服法院判决,对“非法持有弹药罪”,认为更是无稽之谈。以下是节目实录:

周正龙称造假是为交差

周妻未能强行越过警卫线旁听“华南虎”案开庭

解说:罗大翠今年46岁,本地人,在此之前,她很少出过远门。但是在今年9月27日,“华南虎”案开庭的那天,她却出现在了远在几百公里以外的旬阳县人民法院的门口,并且试图强行越过警卫线进入法庭旁听。对于这一幕,罗大翠至今记忆犹深,她说,她不过是想见一见四个月都不曾见面的丈夫。

罗大翠:这一去他们就不让进,就把我阻止到,也不给我旁听证,也不让我进,里头的可能就是,大概就是个法官,他就出来拿一个东西,他就跟我说,我是周正龙的证人,他说我们是证人不能旁听,他就给了这么个答复。当时我感到也有些生气,我说以前从没听说过,你们说我们是证人,到今天我说旁听你们不允许,就说我们三个都是证人,我说我是今天才听到你们说,以前从没听到过,当时我是有点气,他说不让进你就没有办法,是不是。就只有不进。

解说:据媒体的报道,旬阳县人民法院将罗大翠母子三人拒之门外的理由是周正龙妻子罗大翠、儿子周松做为本案证人,按照相关规定是不能旁听庭审的。对此,罗大翠百思不得其解,因为在开庭之前,她从来不知道自己为老周提供过供词。

罗:没有做过证,他们问就是,老周上山你知不知道,做这些照片这些什么,就问这些我知不知道,我认为也不是证人嘛,是不是,这是个啥子证人。

包括我的儿子、女儿,儿子女儿几个月都没在屋里,直接对他爸爸这个事要说根本就不知道,因为他们都在外面打工,我女儿在南高去学习都没在家,儿子在毛坪底下开挖机也是几个月没回来,他们是啥子证人。

解说:另外,法院的相关人员还解释说,稍早前旬阳法院已经驳回了罗大翠的旁听请求,对这一点,罗大翠也有不同的说法。在得知这个案子要在27日开庭之后,她在9月25日就赶到了旬阳。

罗:26号我就到法院去问他们,他说家属可以旁听,我说我来领几个旁听证,因为我的儿子女儿都想来旁听一下。就这么找到他们办公室的主任。

他就说把这些情况都记录到他那给领导反映,他说晚上给你个回答,我们就走了,走了一直等到晚上,一晚上都没有得到答复,也不知道是行还是不行,就没答复,27号早上,我们就按到他们开庭之前我就又去了,去呢,就找到他们那些工作人员就问他们,我说旁听证在哪儿领,问了几个呢,他们都说不知道,不知道。

解说:于是,在情急之下,便出现了罗大翠强闯法庭的一幕。然而,她最终也没能进入法庭,在法庭外等待了近6个小时之后,她等来了周正龙的判决结果:有期徒刑2年6个月,并处罚金2000元。这个结果显然也不是她所期待的。

罗:他不服,我也不服,认为这个诈骗罪一点都不符合,老周把照片拿到你们这,是叫你们领导做鉴定,你把鉴定做了,你说是真的,才给老周的奖金,奖金怎么能成为老周的诈骗罪,又不是他事先给你们话说了,我照片照了,你们要给我好多钱,那属于老周诈骗,他就没有考虑是钱的事嘛。你们给奖金,那幸亏你们才给两万,是不是。那要是再多给些,十万、八万,二十万,五十万,一百万,那老周不是还要判个无期徒刑。他就是做了个假,别的啥子他也没做,是不是。解说:在旬阳县人民法院给周正龙判定的罪名中还有一条是“非法持有弹药罪”,对此,罗大翠认为更是无稽之谈。

  罗:这个不是说在家里找出93发子弹,就说他这个子弹有一部分就是说,还是七几年,那可以说他还没有到我们这个地方来,我都不知道他那个子弹,那还是他因为那些年在,老打猎的,他就公上发得有枪,有枪就说这个子弹可以去买,随时都可以买得到,照我想这个子弹还是七几年的子弹,你那个时候允许买,你能卖,我一个老百姓买到,我掏钱买的,这违啥法,毕竟我不是说从别的方面,别的渠道去,不正规的方式得来的,我合理合法掏钱买的。

  解说:罗大翠说,据她了解,还有一部分子弹则是当初来寻求老周帮忙的考察队发给他的。

  罗:发给他的一只枪,据说有一百发子弹,一只枪一百子弹,就说这个子弹没用完,老周顺便就把它带回家了,枪他们就收走了,枪当时收走了,子弹他们没收,就说放到家里,以后如果再进山还需要,也可以再拿到用,就说是这么个意思。

  解说:罗大翠说,子弹虽然留在家里,但老周从来没有使用过,打猎时他仍然使用的是他以前的工具。这是我们去年采访周正龙时拍摄的画面,周正龙给我们展示了他捕猎的工具。

  在罗大翠的心目中,周正龙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造假,而对于他是怎么造假的,一切是否又是他一人所为,罗大翠说,她知道的还没有记者们多。

  周妻莫名被拘 绝食抗议终放行

  今年的6月29日,陕西省林业厅宣布,华南虎照为假照片,具体的造假经过是:将原老虎图案进行折叠,多余部分用胶带粘到背后;将折叠后的老虎放置树林里拍摄,并用树叶盖住虎画边缘。而这一切都是周正龙一人所为。这样的结果公布以后却没能为虎照疑云划上一个句号,之后网上的一份调查显示:认为华南虎事件已经真相大白的比例不到1%,而超过90%的被调查者认为周正龙只是一个替罪羊。更有网友指出,如果不借助电脑软件进行后期制作和处理,要造出这样一张假照片是不可能的。

  对于这一切,不看电视不上网的罗大翠丝毫不知情。但是有一点她很清楚,周正龙对数码相机的使用是一知半解,对于电脑更是一窍不通。

  解说:相机也是在上山之前,周正龙才学习了怎样使用。

  罗:他学就是说他上山的时间,就是我那个兄弟他把那个相机给他送过来,是借他的,他在我们屋里教过他,他给他设置好,这是我那天在家里听到他们说的话,他说我给你设置好了,你要是找到了,你就按哪里就行了,别的地方你别动,就这么跟他说的。

  曾子墨:罗大翠说自己的文化水平不高,认得的字没有几个,然而,在面对我们的镜头时,她已经可以说出一大堆跟法律相关的名词,并且一再强调,周正龙只是犯错,而非犯罪。自从周正龙被逮捕的四个多月以来,这个普通的农村妇女一面要照料自己的家,一面在努力地为周正龙打官司。在这个诉讼过程当中,她经历了从未想到过的艰辛。

解说:罗大翠家里没有电视,她也不会上网看报纸,所以,当6月29日陕西省林业厅宣布虎照是假照片时,她全然不知。也就是在这个日子前后的某一天,周正龙离开了家,直到现在就再也没回来过。

  罗:哪天带走的我现在不知道,因为他们给我就说拘留,也没给拘留证,逮捕证,老周6月26号逮捕,我7月10号才收到逮捕证,按说他是24小时把这个逮捕证送到家属手中,结果我是240个小时才收到,翻了十倍9倍的时间。

  记者:听说他被带走了,那有没有去找过他?

  罗:没去找过,我就不相信,因为我说他既然,我们这到处就说是哪一个被公安带走了,他肯定要给家属说一声,我是这个考虑,我说没有任何人来给我说,我就不相信,说是带走了,因为他长期一走好几天不回家,这是很正常的,所以我就没有在意这个事。

  解说:对于老周的离家,罗大翠刚开始并不是特别在意,直到有一晚,几个公安人员敲开了她家的大门。

  罗:他们到我家里来的,来了就把我喊起来,喊起来就说他们是市公安局的,找我有点事。我说你们既然是市公安局的,找我有事我就起来,那我就起来,起来就坐到屋里,就我们里面这个屋里,他们就说,你把衣裳穿上,我已经睡了,你把衣裳穿上,跟我们一路到电力宾馆,不是我们这边有个电力宾馆,到电力宾馆去一趟,我说那就在家里去一趟不行,这么晚了还到电力宾馆去,我说我家里又没有人,他说你把门锁着就行了,把钥匙拿到,过去一会儿我们就把你送回来了,这就是他们这么说的。解说:上了车之后罗大翠才得知,他们的目的地却不是县城,而是往几百公里以外的安康市方向。

  罗:当时我感到,我说的你们怎么会这么做,我并不是说你们不该把我朝安康带,不是这个意思,你们现在是公开办案,就说是老周犯到哪一条,作为我一个家属,毕竟我没犯法,你们为啥子在家里不跟我说清楚,叫我把家里请个人照看到,毕竟我家农村,家里喂得有猪,鸡那些,人家怎么说的,你还考虑到你家里猪、鸡,你还想那么多,跟我们走,就这么的,还给我带那个面具,头上还弄个东西带着,晚上,走拢了,找不到那么一个怪地方,我也不知道那么一个地方,因为他是晚上,还戴的头套,啥都不知道,这就带到那去,一拢坐了几个小时的车,又晕车,那个头套戴到真的又闭气,我自己晕得不行了,可以说啥子都找不到。

  解说:罗大翠被带到了一间民房里,噩梦才刚刚开始,之后,她接受了长达四天的讯问。

  罗:询问一大天,晚上亮了他们就换人了,还不叫我休息,他们就轮流换班的来询问。

  就说这帮人问了走了,那帮人又来问,我直接是受不了他那种方式,你本来我就坐车,坐几个小时的车,我又晕车,他们轮流换班的问,我就找不到我说些啥子我都不知道,那可能不该说的我全都说了,因为大脑不管用了,是不是的,人都是昏的。

解说:在这期间,罗大翠只好以绝食来表示抗议,到了第四天,她终于被放行。

  罗:最后就是到了四天上头,我就跟他们说,我说你们该问的这几天,纸都可能写了几十,可能上百张了,该说的我全都说了,就说是不知道的这些,你就把我关一年,我也不知道,还是就是那么个话,该说的我全都跟你们说了,这你们应该放我走了嘛,我说你们晓得,我屋里的鸡子猪,要是饿死了,我绝对要找你们负责,我说的。他们就跟我说,你回去就不能,不要跟记者说,你又是猪死了,又是鸡子死了,当时就是这么跟我说,叫我不要说,结果我回来这么长时间,我也是没说,确实憋到心里实在是难受,承受不了这些。

  丈夫审讯消息皆是记者告知

  解说:这一段鲜为人知的经历,罗大翠是第一次向媒体披露,也是这一次经历更加坚定了罗大翠为周正龙打官司的决心。此时,她又接到了来自西安的杨建军和来自北京的顾玉树两位律师的信息,他们愿意免费为周正龙打官司。这让罗大翠看到了希望,可就在她正式委托两位律师之后,却得到了一个意外结果,他们被告知周正龙已经聘请了律师。

  罗:我说这不对,我说我必须要下去问个清楚,这个律师从哪来的,这我就到市公安局去,下去,去找到他们呢,他说的,他们在老周逮捕24小时之内,他们去问老周,就说是需不需要请律师,老周跟他们说的需要请律师,他们意思他们就给他帮助介绍一个律师。

  他一直说是老周委托的,有老周签的字,委托书。我说那请你把老周的委托给我们看看,他说他写的字,签的字我认得到,是不是他签的字,是不是他的委托,他不出来,他没得。这我在那做一个多小时,这他就出去,他说你们在这坐一下,等我出去,他们出去,他跑了多久,就是市公安局那个领导,他又进来,他说的你们怎么还不走,还在这做什么?

  我说不是你说的叫我们在这坐一下,我说坐一下,我等你给我拿老周的委托书,你不是说有,你去给我找,现在没有,我想看一下。他就说律师是老周请的,不是我们给你指派的,就这么个事,他说你们可以走了,就是这么说的。

  解说:罗大翠回到家以后越想越不对,于是给安康市公安局写了一封信,表示自己和子女三人都不同意所谓的周正龙请的律师,并用快件将这封信寄了出去。

  罗:他第二天第三天就收到了,他们就给我打个电话来,打个电话来,他说你们来的信我们收到了,你什么时候抽时间在我们这来一趟,我还以为是,说是我们不同意,就说他们不指定了,就由我们自己请,我还心里想的话还高兴,我还以为是这么种情况,我接着又下去了,这下去他说个什么,还是跟以前的话是一模一样的,就是我坐到那的话,你来我就是通知你来,就是叫你认识到,这个律师不是我们给你指派的,是老周自己请的。

  这害得我又花几百块钱,耽误我时间,还是这么个话,就这个话,你完全在电话里头就可以给我说,都说清楚,不需要再耽误我时间,他们也知道家里就是我一个人。

解说:罗大翠的家住在半山坡,每次出门都得先花上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步行到汽车站,然后坐4个多小时的汽车到市里。近四个月以来,为了帮老周打官司,罗大翠已经不记得在这条路上来回走了多少趟。然而一审开庭之前,她还是没能如愿为老周更换律师,她把希望寄托在了上诉阶段。

  罗:天天都有很多的记者给我打电话,他们就知道这些消息,都晓得我在家里又忙,家里又没有电视,一个电视又坏了,我又没有时间看电视,也不会上网,我不知道消息,所有的消息都是记者告诉我的,他们就说这放假了天天就问,打电话问我,收到判决书没有,就说接到判决书十天之内就必须上诉,如果超过十天,期限过了就不能上诉了。

  解说:罗大翠再次来到旬阳,要求为周正龙另聘律师并上诉。

  罗:这个过程还是很困难,一直就是说天天也见不到领导,就说是领导说的,说是开会,说的说出差,反正几天没见到,一直等到10号才把这个上诉,上诉书手续才完成。

  最后一天才完成,以前去那么久,根本就没看到个领导,就说看守所有几个领导,去了,他们见我们去了,他们就自己不见了,最后问到呢,他们就是跟我们说的是,他们也没有办法,就说上级的指示,叫他们怎么办就怎么办。

  解说:罗大翠的坚持终于有了结果,10日下午,她委托的两名律师在旬阳看守所里见到了周正龙本人,并和他签署了委托协议。

  罗:他们就说是老周说的,他说的,知道,因为老周已经写那个委托书,就说委托我给他请律师,他肯定这个东西肯定他们转出来给我说了,他的估计呢,就是说我已经给他请律师了,他就是盼望的是,哪一天律师去见他,他有话要给他们说,就是这个事,老周很高兴他说的,见到他们很高兴,就说以前的律师就是他们安排的,他说的。老周他说的,在里头没有办法。

  解说:对于这种说法,周正龙的一审律师张勇也曾对媒体公开表示,他们是由安康市律师协会推荐给周正龙的,并非由当地政府安排。

  子墨:如今,周正龙的上诉书和一审案卷已经提交到了安康中级人民法院,罗大翠总算松了一口气。但是,她还是没能见上周正龙一面,老周在看守所里过得怎么样,现在是胖是瘦,她都不知道。她盼望着老周能赶紧回家,帮她一起料理家里那几亩庄稼,两个人一起恢复到以前的生活。实际上,从去年华南虎照公布开始,罗大翠这个普通的农村妇女的生活,就已经被改变了。

  周正龙频繁上山寻虎 欲要“弄假成真”

  解说:这是我们去年虎照公布之初来周正龙家采访时的情景,那时候每天前来采访的记者络绎不绝,罗大翠每天都要为记者们做上两顿饭。

  子墨:每天这么多记者来,打扰你们的生活吗?

  罗:好长时间都这么多记者。

  子墨:你觉得被打扰吗?

罗:那也不能说是打扰,反正那些记者,像你们这么远来,都是为我们镇坪人宣传,我们虽说是没有其他的,最起码应该要接待你们。

  子墨:但是你们正常的农活不能干了,家里的事也没法儿做了,你不觉得被干扰吗?

  罗:那想是想到这些事,那你没得办法,是不是,已经到了今天,你不可能不接待这些记者,人家来了这么远,一程几千里路来到这个镇坪,那你不可能不接待人家。

  解说:事隔一年之后,虽然踏入家门的记者比去年少了很多,罗大翠依然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不过,这一次,面对我们的镜头,她表示,其实她从一开始就不赞成周正龙去找华南虎。

  罗:那两天正好就是我们这些谷子这些稻谷庄家这些,也就像现在样的,就是到收的时间了,他就卜守,他天天就去找,一直找就找几个多月的时间,每天上山,只要不下雨,要是下大雨他就不能去,他就待在家里,只要是天晴,他半夜就走了。好几次我就跟他吵架,我就说他不该去找,我说有你啥子事,他说我偏要把它找到,他说我不可能找不到,他说的,我以前见过它,见过几次,他说的,他绝对还在这个山上,他说的,它肯定没走好远,他是这么说的。

  解说:记者们走了之后,周正龙反而更加频繁地上山去寻找华南虎,罗大翠也明显感受到了周正龙内心的焦虑。

  记者:就这一年他还经常上山去找这个华南虎是吗?

  罗:在他心里,他硬是想把那个真的找到,说个良心话,他没有想到说是要去做假,作假呢就是说找不到了,找这么长时间找不到了,反正山上有,我做个假证实它,他也就是这个想法,要说他根本就没有说是诈骗好多钱财,没有那个念头,他没有那个想法。

  记者:他跟你聊过吗?他心里着急,他想把这个老虎找到。

  罗:他说的是他绝对找得到,因为我以前见过几次,他就是在这个山上,大不了多花几天时间,他说的,他说大不了就是多花几天时间,我绝对把这个找得到,他就是这么说的。

  他这个性格感到有点蛮倔的那么个样子,就说他想做的事,他就非要去做,你任何人都阻挡不住他,你再怎么说,他决定的事他会做,他就这么个,其他的啥子还是好,在家里面他也很勤快,喂猪、做饭种地他啥子都做。

  解说:罗大翠说,为了拍到真正的华南虎,周正龙还自己花钱买了一个有录像功能的相机。

  罗:肯定我估计他心里是想到有人不是说他是假的,蛮多人置疑是假的,所以最后他自己也买一个相机,是能录像的,能录像的,就可以说作不到假,他还想去把这个真正的还是想去找到,他还是一心想去把它找到,再去拍一次真的,这你们就没得人再说是置疑了,因为这个录像它能动,再拍得到,你们就不能再对这个有怀疑了。

  记者:他自己花钱买的?

  罗:花几千块钱买的。

  记者:这事他买的时候跟你商量过吗,这么大一笔支出。

  罗:他不跟我商量这些事,我最后我跟他蛮生气,对这个事,我一直都反对,所以我也不支持他,我一直都是反对,管他弄什么,只要你愿意你就去办就是,我一概不管,就说他愿意办,你愿意怎么你就怎么。

  记者:这钱从哪儿来的呢?

  罗:家里钱都是他捕猎那些,他肯定到冬天那些钱他自己有。

  解说:虽然罗大翠对丈夫的行为很不赞成,但她很少怀疑周正龙所说的话,并且,她相信周正龙的确曾经在山上看到过老虎。

  记者:那你自己有没有置疑这个照片,那么多记者来,你想过这个照片是真的还是假的。

  罗:我问过老周,我说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他一直都说是真的。

  记者:你相信吗?

  罗:你说你不相信吧,他以前他从来又没有撒过谎,又没有说是骗过我,所以我就相信,他说是真的我就相信是真的。

  罗:他经常提,他以前那个时间因为国家还没重视,说这个华南虎是保护动物,他看到它就回来给我说,他说他今天看到一个啥子东西,那个时间喊“烂菜黄”,不知道是华南虎,就是老百姓都叫他“烂菜黄”,他看到了回来就跟我说,他说今天看到一个东西,好大,他说好害怕,他说的,他看到了,我就问他是啥子,他就说是“烂菜黄”,他见到“烂菜黄”,因为那个时间根本他不知道这个是保护动物,他随便说,他不需要扯谎嘛那个时间,他说的都是真的。

“将官司进行到底”

  解说:对于当初奖励的两万块钱,罗大翠已经如数退还。这一年来因为接待媒体和各级领导,农活也耽误了不少,家里的经济状况也比往年差了。老周在家的时候,还能抽空帮她一把,现在,罗大翠只能自己去收地里的几百斤玉米。

  记者:这个就你自己这么收,还得收几天啊?

  罗:还要收一两天就行了。

  记者:这个收完了还有别的农活要干吗?

  罗:就是这个杆子还要割还要挖红薯。

  解说:除了玉米,已经成熟的红薯也是让罗大翠焦虑的事。

  记者:这有多少斤产出来的?

  罗:这个可能一千多斤挖得到。

  记者:自己一个人挖得了吗?

  罗:挖不了慢慢挖。

  记者:只能慢慢挖没有人帮忙,去年是我记得老周跟你一块挖的,当时也忙不过来。

  罗:根本就是维持不走要说,家里周围人情世故那些,你要花钱,你就是屋里,你就是照个电这些,油盐这些,零花,小花费都不是问题,你一个人成天待在家里,要说经济收入可以说都没得,以前喂了他几十个鸡子,我就想到我说是,可以卖了,我们这鸡子还比较贵,十多块钱一斤,喂了几十个鸡子,我准备卖了,可能还能卖一些钱,做些零花钱,结果他们把我带到安康去,你鸡子死得差不多了,这鸡子也就没有了。其它的收入根本可以说就没有。

  解说:周正龙和罗大翠的子女现在都在外打工,家里就剩下罗大翠一个人了,她独自照料着家里的庄稼和牲口,饿了就简单做点饭菜吃上两口。她和周正龙结婚20年了,从那时起他们就住在这间老房子里。现在,罗大翠最大的心愿就是二审早点开庭,老周早点回到这个家。并且,她表示,如果败诉,她还将把这个官司打下去。

  罗:现在,现在就说是我已经上诉了,上诉了,我还是相信国家,相信政府、相信法律,我认为上诉到中院,应该说他们会正确地对待这个事,不会说是像以前不是诈骗,非得说他是诈骗,我认为他们会把这个事情弄清楚的,不能,不会说是随便给老周定罪,我认为,在我认为是这么个,就说是万一出现这种情况的话,还跟以前一样,我绝对朝上告这个事,我绝对是不得服气,就说这个诈骗罪哪怕给老周判一天我就不得接受。

  子墨:周正龙是否有罪仍有待法律的公正裁决,这个公正不仅仅应该是对周正龙造假行为的准确界定。在虎照公布前后,一共涉及到县、市、省三级的相关部门至少13个地方官员,如果周正龙的罪名是成立的,那么这决不是他一个人所能承担的。不把虎照所牵涉的全部事实查清,恐怕难以让关注虎照风波已久的公众真正信服。

 

 



真假华南虎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321-44529.html

上一篇:增加研究生收入:条条大路通罗马
下一篇:美国如不救市,就会演变成社会主义

0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9 16: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