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叟王铮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王铮 中国科学院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兼华东师大、中国科大教授

博文

梅安新老师是个好人 精选

已有 13458 次阅读 2013-9-10 17:32 |个人分类:我的故事|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教师节

梅安新老师是个好人:教师节的回忆

 

梅安新老师今年80岁了,作为梅老师的第一个研究生,我有许多话要说,可惜千头万绪,只能七零八碎的写些关于自己记忆,这些记忆只是梅老师故事的点滴,这些点滴汇成一句话:梅安新老师是个好人。

记得我读大学的时候,总是让人不满,为什么?直接原因有两个:第一是因为我来自地质队,显得自由散漫,又感到地貌专业的地质课我都懂了,喜欢上课自己看书或者去听其他课,不逗任课老师特别是班主任喜欢;另一原因,我喜欢到物理系数学系听课,参加班级活动少。这些,本来老师和班主任不知道,可那个时代总是有喜欢来打小报告的,叫“表现好”。党和国家最低领导人把我上课不听讲、逃课都报告了;只是题外话了,没什么恩恩怨怨的。其实我的关键问题是没有写过什么申请书。自然,我是一个不受欢迎的学生。我怎样不受欢迎,有两个实例:有一次开卷考试,邻座的同学抄了我事先准备的答案,结果他得了全部分,我全部不得分。我问任课老师为什么我的错了他的却对,那个老师说我对你严格要求呀。还有,你与系主任什么关系,凭什么他把你从地理专业换到地貌专业?我说因为我原来是地质队的。他说你一个钻探工懂什么?要严格要求你!我就被这样被严格要求着,两年半下来,我的数理化都是在90分以上,专业课,几乎没有上80分的,除了地质队调来的两个老师讲的中国地质、中国地貌的,实在需要野外经验了,因为我过去不是钻探工而是地质工。不知有没有人给他们介绍过我的“落后”让他们歧视我。有次地理系的线性代数课考试,我得了100分,立即有人说我不怎么上课,怎么可能得100呢?应该是另外一个姓王的同学呀。后来这个任课老师见了我,原来我是那个混进他在数学系讲抽象代数的课堂听课的学生,他说:“原来你是地理系的?!”相信了我,我也接着学抽象代数。还有一次野外测量,我用地质队经验指挥我们小组第一个完成了测量任务,这在我们地质队是小儿科活计,结果我们小组被评了差,理由是完成得太快,不认真;我把大家害了。其实我们那些青年助教,哪有我这个在地质队摸爬滚打三年的地质队员野外地质学、地貌学水平高。不说了,反正我是落后学生。二年级时,因为我写了篇论文,用热力学方程统一河道泥沙分布模式的(后来这篇文章发表了)。教泥沙力学的苏老师看上了我,让我跟他研究泥沙力学问题,可是到学期末,苏老师英年早逝了,我哭了,为苏老师哭,也为自己哭,我有些绝望感。

我这个落后学生进到三年级,梅安新老师来了。自然,落后学生被先通告一遍。梅安新老师从这种介绍中注意到了我,可能因为当年他也是“落后”学生,一个也没有写过什么申请书的人。一个学期下来,我得了遥感课程的最高分,(试想一个因故学过《电动力学》的人,遥感课基础应该有优势的)。梅老师是华东师范大学遥感的开拓者。这回是梅老师没有歧视我了,这门课我考最优。可是又有人不舒服了,梅老师坚持自己的评分。这个最优鼓励了我,让我感到了公正的阳光。快毕业了,我要报考研究生,有权势的人说,他考上也不要。我只好报考了其他学校,由于种种原因,的确是种种原因,我不想说,我当年没有考上。这时有人说,王铮考得给华东师大丢人了!我又伤心哭了,梅安新老师见到我说:“我明年可以招生研究生了,你来考我的研究生,一视同仁。[1]”一视同仁,让我感到无限的温暖,一视同仁。对我来说,是世界上最温暖的阳光。

毕业离开华东师范大学,我被分回地质队,我地质队师傅说,你在地质队害了肺结核,不能回来。这样,梅老师让我去找他在云南师范大学的老同学,希望找到工作。从这个老同学那里我才知道,梅安新老师的恋人俞老师,1957年被划为“右派”,梅安新老师不弃不离,表示愿意陪着她下放内蒙古,选择了与一个众人回避的右派分子结婚。我父亲知道后评价说,你不知道什么叫右派、右派生活,梅老师肯定是真正的好人。

事实上证明,梅安新老师是真正的好人。1984年我考上了研究生,可是系里负责教学的副主任S不同意录取我。幸运的是,那时候开始尊重知识分子了,领导不能自作自划。那个副主任追他到办公室,告诉他:“王铮很落后,……”让他不要录取我,没想到梅老师说,“王铮是个勤学的人,政治思想没有问题,不让我录取他,我谁都不录取了。你要录取的,等你自己当了副教授再说。”当我那个在实验室的同学,一个也从来没有写过什么申请书的人,听到这话时,心中说:“老梅,有骨气!”就这样,我得以上了研究生。我妻子后来评价说,梅老师就是你的贵人。有机会,你也要学着他做学生的贵人。我说,本来法律是保障每个老师都可以做学生的贵人的,可是超越法律外有种力量。妻呀,梅老师是个好人,我要学着他做个好人而不是谁的贵人。

我考上研究生不久,就被借调到华东师大参加攻关课题,搞草原遥感。因为刘树人老师没到,梅老师被安排同时负责两个组,土地利用组和地貌组。一到内蒙梅老师就叫我独立负责地貌图编制:“你在地质队和地理研究所干过,相信你可以干好。不明白的自己先想一想,可以问我,也可以问北师大赵济老师,他是中国地理的权威,还有北大崔海亭老师,知识丰富可以讲个不停,对植物地理很熟悉。”到了野外,梅老师要求我每天都作总结,当天的考察成果,当天一定要上图。就这样,梅老师没有门户之见,鼓励我独立工作,使得我成为了地貌图的主要完成者之一,也得到了相应的锻炼,从其他老师学了不少本领,经常代表地貌组开会。在遥感队,赵老师、崔老师都是我的老师。想一想如果梅老师不放手让我工作,不让我向其他老师学习,我不可能形成独当一面的能力。这种能力培养,是真正的好人所作的,好老师所为,让你在自信和独立中成长。

1985年底,梅安新老师要出国作访问学者去,他把我和师妹叫去他家,专门谈了论文的事,希望他出国期间我们不要自我流失。他说,你们的论文题目,我想了两天,我走后你们沿着这个方向读书、探索,题目可以变,方向要稳定。从梅老师家出来,晚风吹着,我感到很适宜。师妹说,梅老师真是好人,把我们论文问题想好才走。我心里想,梅老师是一个平凡的人,可是他是一个尽职的人,一个坚持教师职业操守的人,一个以平等精神待学生的人,一个有正义感的人,这样的人,说不上伟大,也没有什么官方荣誉,自然谈不上光荣正确与否,但是他是一个好人,一个民众心目中的好人。


[1]许世远老师当时也这样劝过我。

 



教师节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211-723831.html

上一篇:新型城市化是一场发展经济学革命
下一篇:“公共政策人”检讨

34 李宁 曹聪 吕洪波 赵斌 武夷山 陈小斌 徐大彬 梅志平 汪晓军 朱传卫 陈安 任国玉 潘竟虎 张忆文 赵鹏 罗中 张佳静 李汝资 罗帆 徐满才 陈智文 刘波 袁贤讯 温世正 徐向田 王浩 王兴民 张伟 zhokzhok qqlisten wwsoul hongjiang0822 chenhuansheng pkuer8102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9 16: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